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608段子

今天晚些放了真抱歉

想著要吃點甜甜的糖,於是就出了下面這篇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色氣三十題─舔咬耳垂


下起雨了。

雨水滴滴答答落了下來,在庭院池上泛起陣陣漣漪。

有些黏膩的空氣膠著,黏稠的如麥芽糖般化不開,緊緊依附在那寬大的墨色羽翼上。

大天狗靜靜坐在廊邊,偶爾伸出赤著的足,任憑有些冰冷的雨滴落在自己腳上。

細碎的旋律自那形狀姣好的唇間哼出,平平淡淡的融進空氣,再隨著雨飄落。

大天狗極為喜歡如此閒適的午後,儘管濕黏的天氣讓羽毛有些笨重,但他仍舊不討厭雨天。

「大天狗,你又坐在這裡啊?」暖意自後方覆住他,將他整個人圈入懷中,稍稍驅散了雨所帶來的涼意。

儘管妖怪對於溫度一向不太在意。

「博雅。」大天狗輕聲喚道,放心地向後倚上,將全身的重量交給背後的貴族武士。

「又下雨了,翅膀很不舒服吧?」

源博雅低低地道,手指順過那雙翼,連帶梳下不少掉落的羽毛。

「還好。」大天狗聳聳肩,從前在愛宕山時他也是這麼過的,並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是嗎?」博雅笑了笑,攬緊了懷中的人,「等天氣好了,我再帶你去市集晃晃吧?」

原本今天說好了要帶對方去逛逛人類市集,然而因為臨時的事務,再加上天氣不佳,只好作罷。

雖然大天狗表現的無所謂,不過對方肯定挺在意的吧……

想到這點,博雅就忍不住靠在大天狗頸上,輕輕嘆了口氣。

意外的是,懷中的大妖稍微瑟縮了下,藍色的眸子輕輕瞥了過來。

「怎麼了?」博雅側著首,而大天狗只搖了搖頭,並未多說些什麼。

有些異樣的反應倒是讓博雅起了好奇心。

「大天狗?」他刻意似地靠近對方的耳朵說話,果不其然,大妖再度小小縮了下,這次投來的視線多了點不滿。

……啊啊,是這麼回事啊。

源博雅彎起了然於心的笑,毫不客氣的湊了過去。

輕輕朝著大天狗的耳朵吹氣。

「……博雅!」

被突如其來動作嚇到,大天狗反射性的就想展翅,不料自己一雙羽翼早就被博雅連同自己抱在懷中,根本無處敞。

「原來你的耳朵這麼敏感?」源博雅戲謔地道,這次從後方輕嚙耳殼,逗弄似的不斷啃咬。

「別弄……啊……」極富挑逗性地喘息不小心溢出,大天狗蹙起眉,閃躲著博雅的動作。

加重抱著對方的力道,這次源博雅含住了對方的耳垂,暖熱的鼻息拂過大天狗臉側,就連那味道都近在咫尺,不斷搔弄大天狗的理智。

咬住下唇,儘管忍住了險些發出的低吟,從耳根泛起的紅暈卻阻止不了。

「……真可愛。」鬆開人,源博雅如此低聲說道,紅眸裡盡是滿足。

輕哼了聲,大天狗瞪了對方一眼,團扇就這麼朝著身後的人拍上去。

「啊!」摀著吃痛的額頭,博雅委屈的像隻小狗,眼巴巴的望著大妖。

「誰讓你亂來。」大天狗淡淡地道,藍色的眸子若雨過天空那般清澈。

「因為我喜歡你啊……」源博雅小聲咕噥,卻見對方再度窩回自己懷中,像剛才那樣靠了上來。

「別再亂來了。」大天狗輕聲說道,神色有些彆扭。

他不是沒聽見博雅最後那句話,只是再任憑著人動作,會發生什麼他也不知道。

「嗯。」博雅倒是理解,這次就安分的攬著,下顎靠上大妖的頭頂。

「……我喜歡你,大天狗。」

「……嗯。」

「……很喜歡的那種喜歡。」

「我知道。」

「所以你……」

「吾……」打斷了博雅的話,大天狗顯得有些侷促。

「……吾也喜歡你,博雅。」

沉默了下,源博雅揚起笑容,緊緊摟住對方。

「再說一次?」

「為什麼?」

「因為我想聽。」

「吾不要。」

「咦────再說一次嘛。」

「不要。」

屋外雨勢漸歇,明亮的日光衝破了厚厚雲層,撒下了金色的紗。

而映出一道若有似無的天青虹彩。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