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623段子

噫我真的好想開車(打滾

雙手奉上今天的段子,希望大家看的喜歡~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親吻三十題─啃咬脖頸


大天狗最近有些奇怪。

輕撫著頸子上的咬痕,源博雅思考著到底是什麼原因才會讓對方開始變得喜歡咬人。

以人類來說就是口腔期的開始,但那僅限於還是嬰兒時期的人類,難道眼前這大妖怪也還是個嬰兒嗎?

「博雅。」

低聲的呼喚拉回貴族武士的思緒,將身上的衣服攏好後,源博雅踏進了他與大天狗的房間。

擁有一雙墨翼的大妖怪早已將自己完整包裹在棉被中,只稍稍露出半顆頭。

大天狗似乎挺喜歡這種睡眠方式,就算搶走他的被子,他也會以自己的羽翼裹住身體,嚴實的像顆球。

扯扯被子,大天狗探出頭來,藍色的眼睛望著對方。

「睡吧。」博雅笑笑地道,吹熄放在床頭的燭火。

房間內陷入一片幽暗,月光透過紙門映入室內,灑落一地霧濛濛的銀紗。

鑽進被褥裡,大天狗早已替他留好位置,暖呼呼的十分舒服。

挪了個舒適的位置,博雅將對方擁進懷中,聞著大妖身上的淡淡香氣。

大天狗身上總是有股若有似無的香味,據他所言並沒有刻意拿什麼沐浴淨身,或許是天生所帶的味道。

對博雅來說,聞著這種味道入睡早已是習慣,有時他也會刻意讓對方染上屬於自己的味道,這讓博雅有種標記所有物的感覺,十足安心。

細微的嚙咬感覺再度傳來,大天狗老是在半夜咬他,用一種溫柔而不會讓他感覺疼痛的方式輕咬,最後留下整齊的牙印。

蹭在博雅的頸窩處,大天狗張開嘴,一如往常地咬了上去,舌尖舔弄著對方的鎖骨。

有些尖銳的犬齒劃過肌膚,引起不易察覺的刺痛,源博雅輕哼幾聲,將頸子完全露出,方便對方咬弄。

悄悄彎起笑容,大天狗毫不客氣的一口咬了上去,齒尖深深埋進皮膚裡。

「……唔!」壓下想推開對方的衝動,源博雅蹙起眉,卻只能瞄見那顆淡金色的腦袋埋在自己頸間,舔著方才釀下的傷痕。

血珠從傷口中鑽出,接著被大天狗舔去,淡淡的鐵銹味充斥整個口腔,讓他變得更加貪婪。

博雅是天生帶有靈力的人類,就算是只有鮮血,也足以增強妖怪的妖力,這是大天狗在無意中察覺到的。

就算是普通人類,只要吃掉就能獲得更強的力量,代價是就此失去心智,成為食人惡鬼。

關於這點大天狗還是知道的,再說他雖然對強大力量有興趣,卻不屑以此種方式獲取,啃咬博雅也不過是情趣的一種罷了。

看著對方身上能留下自己的印記,是件極為愉悅的事情哪。

覆著厚繭的粗糙手掌突然抓住了他,接著博雅翻身壓到他上方,紅色的眸有如黑豹般犀利。

「你呀,玩的還真是過頭。」源博雅似笑非笑地道,敞開的衣服底下隱隱露出無數牙印。

「就這麼想咬,是嗎?」將大天狗的雙手壓在上方,空出的另一隻手強硬扣著大妖的下顎,逼迫他看著自己。

「那麼我就讓你咬個夠吧,大天狗。」

用著極輕的聲音在對方耳邊低語,博雅的單只膝蓋頂進大天狗雙腿間,不懷好意。

大天狗滿腦子只有完蛋了這三個字。

「博雅,你聽吾說……」

「要說等做完了再說。」

咬上對方的頸子,源博雅如此說道。

夜還長著呢。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57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