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眸02

详细就不多说啦~

OOC有、现paro有(牛郎博雅X清纯狗子)、渣文笔有、女装有

---------------------------------

走在对方身侧,博雅尽可能的想让彼此间不那么尴尬,虽然大天狗一直都没有回应他说的话语,但偶尔他会点点头,又或是摇头以示自己的想法,明明只是单方面的谈话,却让博雅有种遇到知音的感觉。

停顿下脚步,博雅注意到大天狗的视线望向街上另一侧,那是一间专卖乐器的店家,各式各样新潮流的电吉他、贝斯立在店门口,招呼着喜爱音乐的客人。

「妳也喜欢音乐吗?」

博雅出声问道,大天狗点点头,蓝色的眼睛难得亮了起来,有些雀跃。

「真巧,我也喜欢,尤其是笛。」

他总得学会些什么来吸引合作伙伴的视线,也更方便以此作为会面借口。

博雅学过了不少乐器,基本的古典乐器不提,吉他也多少涉足了点,在所有乐器中,他最有天赋的便是笛,家里也收藏不少古笛或是珍贵高价的笛子,可惜身边的同事们大多对笛没有兴趣,这让博雅只能孤芳自赏,自鸣自趣。

听闻博雅好笛,大天狗整个人都亮了起来,蓝色的漂亮眼睛盯着他,像是在拜托博雅奏笛一曲,源博雅轻声笑了笑,伸手轻轻捏上对方的脸颊。

「等下回妳来时,我奏笛给妳听。」大天狗想也不想的点头,全然没发觉博雅在话语中藏匿的陷阱。

这样下次也能见到对方了。

博雅喜孜孜地想,车站的形状逐渐在路灯下显形,分别的时候也到了。

「大天狗。」轻声唤住对方,博雅笑了笑,凑了过去。

「我的名字是源博雅,不是艺名,是我真真实实的名字。」

看着那对有些错愕的眸,博雅笑得极为灿烂。

「晚安。」

告诉客人本名什么的,是不被允许的事情,除了容易被依循着侵入私生活以外,也可能会对自身造成危险,虽然店里的客人性格都很好,彼此也都恪守着规定,但这还是源博雅第一次以身试法,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人。

他觉得眼前的少女是个可以相信的人,于是将名字告诉了她。

这其中,满含了所有真情真意。

「这还是第一次看你对客人那么上心呢,博雅。」望着返回店里的博雅,晴明一边擦拭着酒杯一边道。

「你很在意她吗?」

「嗯。」在吧台后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博雅又恢复成原本趴在桌上的模样,像只豹般慵懒。

「……呐,晴明。」

「嗯?」

「店里是不是有一条员工不能与客人谈恋爱的规定啊?」

「有是有……」察觉到对方的异样,晴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向了博雅,「别告诉我你喜欢上刚刚那个女客人了。」

「……」

烦躁地抓抓头,博雅将脸埋进双臂里,态度显而易见。

而晴明叹了口气。

「博雅,你又不是第一次进这行,怎么那么简单就沉下去了呢?」

「别说的好像我很常干这种事好吗?」闷闷的声音自臂里发出,晴明瘪了瘪嘴,将酒杯挂回上方的台子。

「明明以前都是客人喜欢上牛郎,今天怎么反过来了?」

「我怎么知道。」

抬起脸,晴明在博雅面前放了杯调酒,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是刚刚离开的那个女孩吧?」

「嗯……」

「没想到你喜欢那一型的啊?」

「不能这么说。」拿起酒杯,博雅轻轻啜了一口调酒,回忆起对方的面容,「……她的眼睛很吸引人,就像是大海一样,光是盯着就会被吸进去。」

「不像其他的客人那样,她竭力想把自己缩小,甚至对于自己处于这样的环境而感到不适应。」

「你怎么能保证那不是欲擒故纵呢?」

「我觉得不是。」放下杯子,博雅撑住了双颊,看着在店里不断谈笑的牛郎与客人们。

「她看起来就像只刚学会飞的鸟,未经世事。」

「至少,我的直觉是这样告诉我的。」

博雅的直觉一向很准,商场上也好,私底下也好,都准的不像话。

晴明再度叹了口气,「这样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啊。」


-


或许是因为与博雅有着奏笛之约的关系,少女在几日后再度登门拜访,只是这次是独自前来。

「唉呀,是一个人吗?」看了看后方,晴明没见着半个人,大天狗轻轻点了点头,神色如同第一次会面那般平静。

「那么,指名博雅吗?」

稍作思考了下后,大天狗颔首,而晴明扬起浅浅的笑容,转头呼唤在员工休息室偷懒的博雅。

「是大天狗吗?」

急急扎好马尾,源博雅从休息室里冲了出来,天知道他方才躺在里头的沙发上睡得正舒服,一听见上门的客人是大天狗便赶忙爬起来,还不忘理了下自己的仪容。

「嗯。」看着博雅,晴明侧开了身体,让博雅将人带进店。

「人就交给我了,没问题吧,晴明?」

「嗯。」

领着人来到了较小的包厢,这还是源博雅第一次单独接待客人,以前都会和其他公关一起谈笑,压力也没那么大。

「呃,妳喝酒吗?」试探性地询问对方,大天狗摇摇头,蓝色的眸依旧平静。

换上无酒精饮料后,博雅像是急着献宝似的将笛子拿出来,看着大天狗。

「这是上回答应妳、要奏给妳听的曲子。」

将笛口靠向唇部,优美而清脆的音调自笛身流泄而出,包厢的隔音极佳,笛音回荡在整个空间里,悠远而绵长。

微微眯起眸,对于博雅的笛艺大天狗倒是挺为赞赏的,看来他说好笛这事并不假。

随着一曲终了,博雅看向了对方,宛若等待赞赏的小孩,红宝石似的眸子毫不遮掩,直视着大天狗。

犹豫了下后,大天狗伸出了手,轻轻揉上博雅的头。

「好听吗?」

或许是因为紧张的关系,博雅总觉得包厢有点热,吹完笛后也口渴了起来。

再度颔首,大天狗思索了下,犹豫着是不是该用其他方式同博雅交谈。

「那个,妳……是不是不能说话?」

博雅用着小心翼翼的口吻问道,上次也好这次也好,对方半句话都不吭,这让博雅怀疑起大天狗是不是并非不想说话,而是无法说话。

迟疑了几秒后,大天狗终究还是颔首,蓝色的漂亮眼睛透出了淡淡的落寞。

「不能说话也没关系的,反正我还是能理解妳想说什么……」

有些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明明面对那些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时总能应对如流,唯独眼前的少女让博雅完全静不下心,表现比平常笨拙许多。

望着不断比手画脚的博雅,浅浅的笑意攀上大天狗的嘴角,勾起了那樱色的唇。

博雅并未看漏那抹微笑,对方笑起来时的模样特别好看,让他想再多看几秒。

似是察觉到自己不小心松懈了,笑容迅速自大天狗脸上褪去,又换回原先那副冷冰冰的表情。

而博雅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经过这两次的相处,他大概明白对方的个性为何,也大致理解大天狗的想法,他并不打算去勉强对方,时候到了,该来的自然会来。

博雅默默地想着,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大天狗聊了起来,虽然大部分只是他单方面在说话而已。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