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100追與0721段子

我想把這篇當作一百追跟今天的段子(你不要

其實本來是想從情侶三十天裡湊,結果寫著發現似乎跟主題沒有太大關係(默

儘管如此我還是把題目放上來了(抹臉

那麼一樣的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情侶30-11-幫對方擦頭髮


「沒想到這裡有這麼棒的地方啊……」

將全身浸入熱呼呼的泉水裡,源博雅用力伸了個懶腰,趴在池側。

早些時候大天狗說要帶他去個好地方,也不說明白便逕自抱著他飛走,留下寮裡來不及阻止他們的晴明一臉懵逼。

話說回來,這也是博雅第一次體驗飛行,高空上的景色能看得很遠,地面上的樹木房子都變得十分渺小,彷若自己能一手掌握。

這就是大天狗飛到空中時、所看見的世界啊……

抱著大妖,博雅這麼想著。

大天狗帶著他來到一座不具名的深山,不大的湯屋靜靜坐落在山中,門邊的兩盞燈籠鬼晃呀晃的,來回看著大天狗與博雅。

湯屋的主人是只猴妖,在這不為人知的山中開設了溫泉屋,於寒冷冬夜中提供妖怪們一處可取暖飽食的地方。

對於博雅的到來,湯屋主人顯得有些驚訝,不過倒也沒多說什麼,只招呼著一人一妖入內。

畢竟這裡是妖怪聚集之地,一向不會有人類造訪。

雖說以往也曾有過旅行僧人借住,但博雅看著就不像是僧侶哪。

從四面八方傳來的視線讓博雅繃緊了神經,但大天狗只淡淡地掃視了一圈,那些視線便都不見了。

將兩人領到房間後,湯屋主人簡短說明了一下湯屋的構造與溫泉的位置後便退出去,留下一人一妖。

接著,就是現在的模樣了。

「這裡不錯吧。」

雖然大天狗並不喜歡弄濕羽毛,但溫泉當前,他也沒管那麼多,將身體沉沉泡入泉水裡,吐出長長的氣。

初化為天狗時,長老曾經帶他來過一次,那時的大天狗很快就愛上了溫泉,對於如此能暖和身體的天然水源感到訝異。

露天的溫泉熱氣氤氳,大天狗極為放鬆地靠著池側,墨色的翼微微敞著,似乎對於溫泉十分滿意。

熱煙緩緩浮起,讓眼前陷入一片朦朧,源博雅看向了正閉著眼休息的大天狗,紅色的眸暗了暗。

「別泡到昏倒啊,大天狗。」

「吾才不會呢。」

在好好暖和過身體後,湯屋主人倒是十分貼心地送上了酒與菜餚,或許是體諒到博雅身為人類的關係,送來的食物都是些香菇等野菜,看起來味道也不錯。

隨意攏好浴衣的帶子。博雅拎起了掛在一邊的毛巾,靠上了大天狗。

「博雅?」

將毛巾覆上大妖那對有些沉重的翼,博雅小心地壓乾上頭的水分,順便把掉落的羽毛梳理下來。

大天狗倒是自動地敞開了翅膀,方便身後的貴族武士替自己擦乾羽毛。

從後方,博雅能清楚看進大天狗那有些寬鬆的浴衣領子,或許是因為剛泡完溫泉的關係,白皙的皮膚透著誘人的紅,後頸的線條看著極為撩人。

擦乾了羽毛後,源博雅按上了大天狗的肩膀,不輕不重的捏了起來,順著肩胛骨的方向按摩。

儘管翅膀的骨頭中空,長時間拍翅飛行還是免不了讓大天狗感到肩頸痠疼,博雅的按摩力道恰好,十分舒適。

此刻的大天狗全然無往常那般警戒,黑色的翼微微垂著、極為鬆懈地耷拉在兩側,博雅悄悄地移動了手掌的方向,觸上了翅根。

或許是因為距離皮膚較近的關係,翅膀根部的羽毛並不似外層硬羽,而是更為柔軟的絨羽,博雅輕輕按著皮膚和翅膀相連的部位,搓揉著絨羽。

大天狗的翼在那一瞬間豎了起來,可博雅並沒有要放過對方的意願,反而更刻意的揉上了翅膀,順著羽毛生長的方向以手指梳理。

他並沒有看漏那不斷輕顫的身體,還有逐漸泛紅的耳根,可大天狗依然沒有阻止他,像是默許了這一切動作。

源博雅彎起了微笑,從後方將大天狗抱入懷裡,極為滿足的靠著大妖耳側。

「……博雅。」

大天狗的聲音聽來有些沙啞,甚至還有些急促,靠著武士的背部能清楚感覺到人類溫暖的溫度,讓大天狗放鬆不少。

「嗯?」

源博雅漫不經心地發出了單音,手指滑入大天狗前襟,撫上胸口。

「……別亂摸。」

「我有嗎?」源博雅失笑,卻沒打算停下手上的動作。

「你有……嗯……」

望著懷中大妖縮起身體,被一同攏在懷裡的翅膀顫動,源博雅便覺得更加滿意。

湯屋果然是個不錯的地方啊。博雅想著,笑得更為開懷。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6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