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726段子

我寫的很想睡覺哈哈XDDD

原本是想產刀的,結果翻翻三十題就變成了糖(O)

這次是雄姿英發博雅X未覺狗子

雄姿英發那套真是辣死我了,看看那後背,撒百鬼時看得我情迷意亂呀(XXX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色氣三十題─仰起頭時的頸線


年之初為春,那一座被白雪所覆蓋的山頭逐漸竄出綠意,緊接著被一片櫻粉所取代。

冬雪過後的春風儘管還泛著冷意,拂在臉上依然能感覺到淡淡的溫暖。櫻與桃相互交雜,粉色的花瓣似雪般紛落,將一片綠地鋪上奪目的桃粉地毯。

兩道人影於櫻樹下落座,黑色的羽毛夾進風中,同櫻雨相融。

「很漂亮呢。」

仰起頭,源博雅對於面前這一片風景滿意至極,雖說見識到的絕麗景色不少,但還是這一片櫻花林更深得他心。

「那是自然。」

大天狗哼了哼,這可是他所庇護的山林,景色自然綺麗,是任何地方都比不上的。

取出帶來的酒罈,為了賞花這天所釀的葡萄酒時間正好,醇香的酒氣散發,光是嗅聞便能知道這罈酒的品質有多良好,製作的人又花了多少心思。

「好香啊,真不愧是大天狗呢。」

源博雅露起笑容,有些迫不及待地端起酒杯,而大天狗僅僅是笑了下,替對方斟上美酒。

拈起貴族武士帶來的菓子小點,與妖怪的食物相比,人類的食物少了那份粗曠,卻多了一分精緻。

好比那做成兔子形狀的白色和菓,看著十分可愛,若是那些小妖怪肯定會喜歡的。

想起偶爾會在山林中出沒的山兔等小妖,大天狗思考著,不如下回讓博雅替自己再捎來一些類似的小點吧。

白色菓子兔中包著紅豆泥,還夾雜著顆粒的紅豆泥吃來並不過份甜膩,不過比起酒,或許茶又更為合適。

「如何,好吃嗎?」

看著慢慢將小點吃掉的大妖,源博雅急迫地問道,那是他拜託府裡的廚師教他做的,雖然已然盡力,不過有些還是做得不太好。

「嗯,很好吃。」

大天狗依然用著平淡的口吻道,舔去沾黏在指尖上的殘渣。

「好吃就好。」

聽著對方說出讚賞之言,博雅暗暗鬆了口氣,接著有些開心了起來。

雖然大天狗長時間待在山林裡,可嘴還是特別挑,能讓他喜歡的食物可是非常少的呢。

啜飲著杯中美酒,香醇的酒液滑過喉嚨,尾巴帶上淺淺甜味,葡萄味道發揮的淋漓盡致,讓人忍不住一杯接著一杯。

妖怪釀造的酒並不比人類那般溫順,反倒是極為狂野,儘管是博雅,也免不了有些微醺,身體也暖了起來。

相比之下,慢慢品嘗的大天狗就顯得清醒許多,只是白皙的皮膚也透出了紅,在櫻樹林蔭下顯得誘人。

「今年的櫻花開的真是不錯,明年咱們再來如何?」

「今年才剛開始,你就在想著明年麼?」

或許是因為酒精的關係,大天狗難得的笑了起來,藍色眸子泛出笑意,神色也不似以往那般嚴峻。

「我等著你明年也給我釀酒。」博雅笑著道,將雙手撐在身體後方,慵懶至極。

「你要是喜歡,吾平時也能給你釀。」

「嗯……不要不要,這樣我可是會上癮的啊。」

「也是,要是因為喝酒而在射箭時失了準心,肯定會被嘲笑的吧。」大天狗瞇起了眼睛,唇角勾著笑道。

「哼,我可是源博雅呢,豈會在騎射比賽時喝酒。」

「是,是,你是源博雅,射箭也好音律也好都無人能敵的源氏博雅。」

笑意順著飛落的花瓣飄散,爽朗的笑聲則融進了風裡,繚繞著山頭。

似是也跟著醺醉的大天狗仰起了頭,看著那遮去陽光灑了一地綠蔭的櫻花樹。

望著對方的側臉,源博雅僅僅是牽起微笑,不發一語。

雖然是春天,可空氣還是帶著少許寒意,眼前的大妖卻依然穿著那襲白色狩衣,鎖骨隱隱若現在那微敞的領口,誘人理智。

大天狗的頸部線條倒是好看,因為身形的關係,連帶著那頸子都像是能一手掌握般纖細,與博雅相比肩膀也顯得窄小。

順著對方的下顎緩緩向下,喉結在仰頭時顯得格外清楚,最後線條隱沒於狩衣,留著無限遐想。

真想去親吻那纖細的頸子,啃咬對方分明的鎖骨啊……

博雅這麼想著,大天狗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視線,轉頭看了過來。

「怎麼了?」

喉結輕輕滾動,好聽的嗓音自那唇形姣好的口中吐出,像是櫻花花瓣一樣黏上博雅心頭。

源博雅稍微移動了下身體,左手扣上了大妖的頸子,接著向前按倒對方。

大天狗並未掙扎,他就只是靜靜看著博雅,藍眸映著貴族武士的面容。

小心地不去壓迫到對方的翼,源博雅微微收攏了手指,感受那在薄薄皮膚下的跳動。

順著大天狗的頸側向上滑去,博雅輕觸上大妖的臉頰,緊接著指節揉向對方耳側,不輕不重地按著耳垂。

扯下右手上的手套,博雅極為隨興地朝旁邊一扔,跟著按上大天狗的頸子,往下撫上鎖骨。

自始至終,大天狗都沒有開口說話,僅僅是用藍色的眼睛望著博雅,眼神有些迷離。

醉了的關係吧。

博雅想著,他低下了頭,親吻著那對柔軟的唇。

大天狗的嘴唇一如他所想那般溫軟,唇齒間泛著剛啜完的葡萄酒,讓人捨不得放手。

輕易地撬開齒貝,他纏上對方的舌,貪婪汲取,舌頭滑過整齊的牙列,最後親夠似地鬆開。

「……你喝醉了嗎,博雅?」好不容易才找回聲音的大天狗輕聲道,腦袋還有些暈呼呼的。

「……啊啊,或許是吧。」

博雅用著沙啞的嗓音道,再度覆上大妖的唇。

只是這次,大天狗伸出手環住了貴族武士的頸子,將對方拉向自己。


END

评论(15)
热度(40)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