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821段子

在坐公車回住處的路上突然腦洞開(?

只是個很迷你迷你迷你的小段子,沒什麼內容,就想描寫親吻的過程而已

寫完自己都想找個人好好親一遍了(問題發言

渣文筆有、沒結尾有:D

-------------------------------

他輕輕貼上那對令他朝思暮想的唇,品嘗著對方果凍般柔軟的唇瓣。

他因緊張而全身僵硬,覆著厚繭的拇指摩娑上他的臉頰,像對待寶物似的捧著,一遍又一遍放鬆他的心緒。

他的舌描繪著他形狀姣好的唇形,微微啟開的唇瓣似是在邀請著他。

撬開略為咬緊的牙關,濕軟的舌舔上齒列,接著繼續深入,勾引著對方。

他猶豫了下,最後大膽的試著纏上對方,而他像捉住獵物的豹子,把握著那一瞬的主動而加深親吻。

啃咬、吸吮、而又溫柔的舔著他的唇,腦子像初春融化的雪、消融在他紊亂又熱情的氣息裡。

他的手探進狩衣的縫裡,粗糙的手指揉上那對羽翼,愛憐的撫弄翅根。

而他的呻吟融化在綿長的親吻裡、化在唇齒間,轉為細小無盡的輕囈。

那雙藍色的漂亮眼睛抹上情慾,泛起邀請的水氣,身體癱軟地倚著對方,纖細的手指緊緊捉住他的衣裳、攀著他。

他吮吸著他的舌,交換彼此的味道,尖銳的犬齒不只一次劃過他的舌頭,帶來細微的刺痛。

他像是親夠了一般緩緩鬆開對方,來不及嚥下的唾液在唇角牽起細長的銀絲,淫靡至極。

「不愧是大妖怪啊……」武士青年低聲說道,拇指揉上對方有些紅腫的唇瓣,「真是蠱惑人心。」

伸手鬆開高高豎起的馬尾,黑中混紅的髮絲傾瀉而下,披散在他肩頭、微微搔著大妖的臉頰。

而那只墨翼大妖並沒有說話,僅僅是彎起罕有的笑容,扯開了身上的狩衣。


END

咱就是不開車!!!!! (壞

评论 ( 12 )
热度 ( 23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