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824段子

現paro車似乎不錯.......(快閉腦

是說前天去問了做「射殺戀人之日」這視頻的太太,能不能授權黑化狗子跟狗子全身造型好出角,不過太太還沒有回覆 (滾動

然後我在打這段的同時外邊一直在無限打雷閃電啊啊啊啊啊(抱頭

超怕一個不小心就電腦關機了啊啊啊啊(冷靜((

OOC有、現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一點點川連有(?)

--------------------------------------

他原本可以按時下班的。

然而就在一切事務都處理完畢、東西也都收拾好,就差刷卡下班的那一瞬間,頂頭上司笑吟吟的靠了過來,將一大疊資料夾放在他手上。

「荒川跑了,所以就拜託你囉,博雅。」

荒川那個渾蛋!

源博雅氣鼓鼓地暗罵,悶著臉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再度打開電腦。

他今天答應了大天狗會準時下班回家的,這下好了,又得食言。

滑開手機,儘管再怎麼不想面對,他還是得發個訊息告訴大天狗,讓他別等自己了早點睡。

大天狗只淡淡回覆了句嗯。

看著通訊軟體上沒有太多回應的大天狗,估計對方是生氣了吧,畢竟昨天大天狗才說要做幾道菜給他嚐嚐鮮,讓他早些回來。

下班後去買個小蛋糕做賠罪吧。

源博雅嘆了口氣。

留下來的事務並不算多,需要的手續卻十分繁瑣。轉眼間,整個部門只剩下博雅一人還在奮鬥,其他同事都早已刷卡下班了。

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目前手頭上的資料處理完畢後大概也要將近午夜了吧,不曉得大天狗睡了沒……

啊啊,記得上回有次也是說好要提早下班,結果臨時被客戶拉去應酬,拖到了深夜才放人,那時候還被生悶氣的大天狗鎖在門外,折騰好久才放他進去。

「……不曉得這次要被關門外關多久呢……」

「你就這麼想被關門外嗎?」

「咦?」

熟悉而清冷的嗓音自背後響起,源博雅錯愕地回過頭,看著大天狗冷著一張臉由上而下地望著他,神色淡漠。

「大、大天狗?你怎麼來了?」

「來看你是真的在加班還是在跟人約會。」青年平靜地道,俊秀的面容認真至極,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

「呃……」

「……吃飯了嗎?」

「還沒……」

輕輕嘆了口氣,大天狗將自己手上的袋子放到桌上,從中拿出了幾個保鮮盒。

打開蓋子,飯菜的香味立刻飄了出來,溫暖四周的空氣,源博雅驚嘆了聲,伸手就想拈糖醋排骨。

「哎,去洗手。」

拍掉男人蠢蠢欲動的手指,大天狗顯得有些無奈,都這麼大了還像個孩子一樣,一點長進都沒有。

不對,從認識博雅開始,似乎就沒什麼長進……

看著博雅喜孜孜地拎起筷子,說句我開動了以後便埋頭苦吃,淺淺的笑容綻放在大天狗唇角。

他是收到晴明,也就是博雅的上司寄的訊息而來,內容倒是挺簡單的,只是說了博雅替人擔了沒做完的事情,所以會晚些回家,讓他別因此向對方生氣。

大約猜測出扔了事情就跑的人是誰後,大天狗不慌不忙地給自己的朋友一目連發了條短信,接著開始裝起菜餚,準備替博雅送便當。

接著,就是現在這副模樣了。

「好吃嗎?」

「大天狗做的都很好吃喔!」

看著滿臉燦爛笑容的博雅,大天狗笑了笑,傾身舔去對方黏在嘴角的飯粒。

雖然自己以前也曾像這樣,替對方舔掉沾在嘴邊的奶油或冰淇淋,不過被反過來對待時的感覺倒是挺新鮮的。

看著明明是主動那方,卻自己羞紅臉的大天狗,博雅笑瞇了眼睛。

「……快點吃,吃完趕緊工作趕緊回家。」

避開男人的視線,大天狗別開了臉,盡可能的冷著聲音道。

「嗯。」

用過晚餐後,博雅繼續將精神投入在程序繁瑣的工作上,大天狗則起身替兩人泡了咖啡,接著就縮在隔壁荒川的位子,打開了自己帶來的筆記型電腦。

鍵盤喀搭喀撘的聲響成了整個空間唯一的聲音,大天狗敲打著自己研究所需的論文,半暗的光線在他臉上刻出陰影。

將最後一筆資料輸入完畢後,源博雅向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而大天狗也及時將檔案儲存完畢,看向對方。

「回家吧。」博雅彎起微笑。

「嗯。」

關掉樓層上最後一盞燈,博雅牽著大天狗的手離開了公司,時間將近午夜,周圍的店家也都拉下了鐵捲門,整個街道寂靜無聲,只剩遠方隱隱約約傳來一點細微的紛嚷。

時節甫入秋,儘管白日仍舊炎熱,夜晚卻已有些許涼意,握緊身側青年略為冰冷的手掌,博雅配合著對方的步調,朝家的方向前進。

「回去早點休息吧,你也累了。」

揹著餐袋,源博雅揉揉大天狗的頭髮,輕聲道著,紅色的眸子盈滿寵溺。

大天狗小小打了個呵欠,淡金的頭髮抹上月色,泛著銀藍。

「回去後快點休息吧,你明兒還得上班。」

「唉呀,上班的事不急啦。」

「你不累?看起來是嫌工作不夠多呢,要不我去拜託晴明多派些給你好了。」

「別別別,我乖乖睡覺就是了……」

望著癟起嘴的男人,大天狗扯起淡淡的笑,月下的兩道影子又更靠近了些。

「……明天我做馬鈴薯燉肉,要吃就早點回來。」

「馬鈴薯燉肉!」

盛放於唇角的笑容如太陽般燦爛,博雅發出了小聲的歡呼,笑得像個孩子。

大天狗只靜靜地用眼角瞥著對方,嘴邊噙著無法壓下的弧度。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34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