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826段子

我挺喜歡鋼琴的,看著人彈奏鋼琴的影片便會覺得很舒壓ww

這篇寫到後來也是不曉得自己到底在寫什麼(抹臉

大致上是小提琴家博雅X鋼琴家狗子這樣

OOC有、現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那是個一如往常般忙碌的早晨。

匆匆來往的人們踏著急促的步伐,像輸入不變指令的機器人般,在車站內閃躲彼此而快速朝著各自該前往的方向而去。

沒人注意到那一個角落放的木造鋼琴,木頭特有的紋路在日照下泛著微光,漂亮的雕紋攀爬在琴蓋上,覆著一層淡淡的灰塵。

最初設立鋼琴的用意似乎是想讓旅客能停下腳步好好放鬆,但在這節奏緊促的時代裡,又有多少人願意冒著趕不上車的風險駐足呢?

蔥白的指節輕輕撫上琴蓋,身型纖細的青年慢慢靠近了鋼琴,手指順著上頭刻畫的花紋拂過。

吹去滿布的塵埃,青年掀起了琴蓋,手指敲上有些泛黃的琴鍵,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淺淺的笑容盛放在他的唇角。

打破匆匆沉默的是那一段極為悠揚的琴音。

不屬於任何篇章,也不出自於歷代音樂家之手,完全的自我即興發揮,悠悠而自由的曲子。

那名青年坐在鋼琴前,手指在琴鍵上飛舞,踏著踏板奏出簡單的旋律。

飛鳥似的悠然;游魚般的自在,奔放而狂野的琴音響徹整棟車站,絆住了行人的腳步。

開始有人停了下來,在青年身側流連,看著那如畫般的景色。

那名青年自身也十分投入,身體隨著彈奏而微微晃動著,淡金色的髮披在臉側,襯著他極為俊秀的面容。

過往的人們步伐慢了下來,任憑旋律綁住時間,將他們帶向全然不同的另一段時光。

另一道小提琴音加入,附和著引導著,另名黑髮青年慢慢朝著對方踏去,手中演奏小提琴的動作未變,行雲流水似的順暢。

彈奏鋼琴的少年只用那雙藍色的眸子稍稍瞥了對方,原本主宰一切氣勢的琴音轉了個調,搭配著小提琴成為和音。

黑髮少年輕輕笑了,提琴音更加高昂,如箭矢般穿梭在周圍,奪去眾人視線。

小提琴音彷若夜鶯,婉轉靈活;鋼琴音神似飛鵬,宏壯遼闊,湊合在一起卻無半點不合。雙方就像是在比試似的,節奏時而急促時而舒緩,樂音時而高亢時而低沉,就像一場神賜的饗宴,互相較勁卻又彼此和諧。

當最後一個音落下時,四周先是靜默了幾秒,接著爆出了掌聲,藍眸青年喘了喘氣,輕輕地蓋上了琴蓋,再度撫摸著上頭的刻紋。

另一名黑髮的青年早已帶著他的小提琴消失在人群裡,在這早晨偶然的音樂盛會雖然落幕,卻稍稍改變了車站裡的氣氛。

琴音似乎還繚繞著,伴隨著風穿過每個角落,帶來一絲自在與活絡。人們臉上的表情不再冷硬,反而多了點溫和,甚至也泛起了笑意。

在那改變了氛圍的車站裡,兩名青年碰了頭,動作親暱。

「不錯嘛,竟然能在我的曲子裡加入你的音樂,看來不能太小看你了啊,源博雅。」藍眼青年如此說道,面上神色雖然淡漠,卻透著淺淺的暖意。

「我可是你的搭檔,自然知道要怎麼融入你的旋律啊,大天狗。」名為博雅的黑髮青年笑著,燦爛的笑容綻放在嘴角,似乎對方才的合奏頗為滿意。

「不過真沒想到你會停下來彈琴啊,我還以為你不太在意呢。」

跟著大天狗一起邁開腳步,博雅小心地提著琴盒,出聲說道。

「不過是那架鋼琴吸引我罷了。」大天狗淡淡地說,「它的音很美,放了那麼久也不太跑音,想必是有人在定時維護的吧。」

「你果然無法抗拒鋼琴的吸引力啊,大天狗。」

源博雅笑道,跟著人走出了車站,然後攔了輛計程車。

「所以,剛剛的彈琴讓你暖身完畢了嗎?」

「嗯,差不多了。」

「我可是很期待的呢。」博雅彎起微笑,看著外邊呼嘯而過的景色道。

在寬敞的國家音樂廳裡,兩名青年換上了筆挺的西裝,出現在燈光之下。

「緊張嗎?」博雅問道。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大天狗輕聲說,看了博雅一眼。

「哈,我也很緊張。」

握著琴弓的手微微出著汗,源博雅悄悄嚥了口唾沫,看著台下幾乎坐滿的觀眾席。

「開始吧,博雅。」大天狗開口說道,藍色的眼睛望向對方。

源博雅愣了愣,接著揚起笑容。

「啊啊。」

當那鋼琴音再度響起,便是宴會又開啟之時。

今日,又會是場怎麼樣的美妙饗宴呢?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