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陰陽師】1006段子

這就是被我一時手殘刪掉的文(望天

大概還記得幾句原本寫的句子,寫起來跟原本差了不少哇啊啊(痛哭

下回絕對不要再手殘了qwq

這是從FB上某個小小提議樓內擷取下來的,說小也不小,大抵上是文手們挑戰以一句話虐哭人,我從那裏面截了幾個喜歡又適合的出來

有想要的話我能再去翻翻看,扔上來做靈感

狗→博晴

OOC有、與劇情無關、渣文筆有、爛尾有

就不打博狗tag了

-------------------------------------

你仍如往昔般從身後將我摟入懷中,口中卻說著她的名姓。


源博雅喝酒時,有個壞習慣。

特別是喝醉以後,越發容易引起他做出如此脫序的行為。

有些發燙的身軀不知不覺靠近,俊秀的面容染上暈赧,呼出的氣息皆帶上醉意,唇邊則彎著那副過於爽朗的笑容。

「……博雅,很熱。」

大天狗微微蹙起眉,看著醉酒後開始有些恍惚、黏在自己背上的武士青年。

「唉呀……誰讓你抱起來冰冰涼涼的很舒服嘛……」

源博雅用著含糊不清的聲音道,將臉埋進大天狗背上的翼裡,享受羽毛擦過臉頰的柔軟觸感。

要換作是清醒時,博雅並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是啊,並不會。

大天狗與源博雅之間並沒有簽訂任何契約。事實上,博雅曾經多次向大天狗詢問、願不願意做他的式神,可大天狗從來沒有答應過。

對博雅而言,他並不意外大天狗的答案,儘管如此他仍舊會時不時以開玩笑的語氣問同樣的問題,接著再得到一成不變的答案。

對他來說,大天狗是本該居住在山林裡、自由奔放的妖怪。

對大天狗來說,他也認為自己應該要是住在山林裡,不受任何拘束的大妖。

可不曉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閉上了眼腦海便會浮出博雅的身影,同對方談天時的回憶、互相比劃的回憶。

被時間磨去感情的心會因博雅而稍起波瀾,這是成妖千百年來從不曾體會過的,和斬殺惡鬼時的興奮不同,那是更為柔軟、灼熱的悸動。

所以,每當博雅進入山中、呼喚著他時,大天狗總是會順著對方的意願現身,以那副平靜的面容看著眼前的人類,就算對方只是閒著來找他吹吹笛喝喝酒。

雪女曾說過,大天狗身上帶著一股戀愛的臭酸味。

大天狗低頭嗅了嗅自己的衣服,並不覺得身上有什麼味道……好吧,是有股屬於博雅的氣味,但那也只是因為他們時常膩在一起喝酒賞月的關係。

他並不討厭這樣,相反的大天狗更希望能時時看到對方,可他強烈的自尊不容許自己臣服於人類,小小的情愫被輾壓著無法釋放,只能強硬地塞在心的角落,不去注意他。

他替那異樣的感情找了藉口與理由。


名為「戰友」。


那是在博雅心中數一數二的位子,大天狗心安理得的佔著,順理成章地回應著博雅的呼喚,同對方一起解決貴族們的各式委託。

他一直以為,那個位子是屹立不搖的。

直到大天狗第一次看見,源博雅臉上出現了其他光芒。

不同於面對妹妹神樂,也不同於面對其他小妖怪們,那是更為寵溺、憐愛的眼神。

大天狗在那一瞬間就立刻知道了,還有個人的地位比他高,那是他窮盡一切也無法觸及、源博雅心裏真正柔軟的一塊。

.「……晴明……」

小巧的酒盞被翻倒,撒了一席酒香醉意,源博雅枕在大天狗背上,嘴裡呢喃著聽不清的話語。

源博雅愛上了那名平安京裡首屈一指的陰陽師,安倍晴明。

或許是身為半妖的關係,大天狗總覺得安倍晴明身上有股與自己相似的味道,屬於妖怪的味道。

白狐的血統賜予了晴明一雙會勾人的眸子,若說大天狗的眼是山一般的群青自由,那麼晴明便是海一般的藍錆誘惑,看著總令人著迷。

大天狗知道的,對博雅來說,那才是最好的選擇。

儘管是半妖,安倍晴明終究不像妖怪那般擁有長久的生命,他能跟著博雅一同死去、一同相遇在冥界、最後一起轉生。

那是大天狗做不到的事情,他只能抱著對博雅的思念生活,試著去遺忘。

也是到那時候,大天狗才領悟,原來他愛上了源博雅。

輕輕將對方從自己背後拉下,大天狗小心地讓博雅躺了下來,覆上方才對方嫌熱脫掉的外掛。

「……今天……月亮很漂亮……對吧,晴明……」

斷斷續續的囈語從武士青年唇邊吐落,大天狗頓了頓,染上墨藍的眸底映著月光。

「……是啊,今晚的月色很美呢,博雅。」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