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陰陽師】1015段子

前些日子忙到沒日沒夜後我終於有點時間能好好碼文了

接下來應該會稍微輕鬆一點....大概(

玉藻前的相關故事還是不夠多,在加上只憑語音實在聽不出來他的性格是什麼呢

這篇實在很難界定是不是博狗,雖然我放了一點進去,但更多的是玉藻前的獨白哪

就不打上博狗tag,只簡單打幾個就好了

OOC有、完全沒主線自己亂玩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召喚,是以符咒為媒介,陰陽師念出咒訣,以言靈尋找呼應他聲音的妖怪,並與之簽訂式神契約。

被召喚而出的妖怪們實力不等,力量弱小的小妖怪也會趁機投於陰陽師麾下,以保護自己不被其他大妖怪吃掉。

雖然簽訂契約便等同於將自己的自由交於陰陽師手中,但人類生命畢竟短暫,因此也有不少妖怪們願意做出如此行動。

其中有部分大妖怪是純粹為了好玩嚐鮮而願意和陰陽師簽下契約,他們大多實力高強,也常用作鎮守或威嚇,也有的是因有求於人類陰陽師而訂定約定。

而我,並不屬於任何一方。

腳下巨大的召喚法陣依然殘留著未完全褪去的銀藍色光芒,那名白髮陰陽師的身影在光中若影若現,藍色的眸子透出淺淺的訝異。

終於,可以代替妳見到他了。

「這一帶還真是變化不小呢。」

我輕聲說道,接著彎起了微笑。


葛葉的孩子,成為了一名出色的陰陽師。

或許是因那白狐血統的關係,他在陰陽術上十分得心應手,技術遠高於同期的京城陰陽師們。

令我意外的是,葛葉的孩子麾下有不少我所熟識的妖怪。

例如,大天狗。

大天狗還小的時候,我曾經見過他一面。

那個時候我尚未與她相戀,隻身在這個世界不斷旅行、見識著一切未知的事物。在因緣際會下,認識許久的天狗長老差人送來了信,大意是說有只大天狗降生了,請我前去探看。


反正也很久不曾與對方好好敘舊了,就不妨趁此去看看吧。


那個時候的我是這麼想的,帶上了伴手禮便往愛宕而去。

那只新降生的大天狗是由人化形的,簡單來說,便是懷抱強烈怨恨而死去的人。只不過那時的他初化為妖,對自己還是人類時的模樣完全沒有任何記憶,一切就像是新生一般。

是啊,能夠化作天狗中的上等,肯定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但我對那孩子背後的故事沒有半點興趣,反正那都是人類時的記憶,忘了也無妨。

那名大天狗雖然年紀尚幼,身形也像孩童般嬌小,唯獨那雙眸子冷的像塊冰,總是用著平淡的態度面對周遭,彷若這個世界入不了他的眼。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大天狗,就算面對的是如我這般天生擁有九尾的大妖,他也沒有半點畏懼,僅僅是用那雙藍色的眼睛望著我。

後來,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

來到陰陽寮後,不曾為人式神的我對於一切事物都十分好奇,畢竟我隱居許久,這個世界的動盪十分快速,轉眼時代便已走到我跟不上的時候,人類的物品越發精細優美,似乎也衍發出屬於他們自己的生活之道。

在這陰陽寮中,除了葛葉的孩子以外,還有另外幾名人類同他一起生活。

一名是擁有長生的占卜師、一名是被葛葉家孩子所撿到的失憶少女、另一名則是自稱為少女兄長的貴族武士。

在我看來他們都如孩子般稚嫩,相處起來倒也十分有趣,尤其是那名貴族武士,寮中互相比劃的風氣似乎都是由他帶起的。

每當那名武士和其他妖怪們比劃時,我都會在他們附近觀戰,看著他們一來一往過招,日子倒也不無聊。

只有在這個時候,大天狗才會坐到我旁邊,跟我一起看他們較量。


大天狗一直是個不擅表達自己情感的妖怪。

很久以前,天狗長老曾經這麼對我說道。

那個孩子啊,太過於壓抑自己了,就算已經化作妖怪了也還是如此。


在我看來,天狗長老說的沒錯。

「……隱居那麼久的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呢?」

我花了幾秒才意識到,方才是大天狗開口向我搭話。

「為什麼啊……大概是因為,想看看葛葉的孩子吧。」我淡淡地道,看著庭院裡的貴族武士召喚出黑豹御靈,朝面前的酒吞攻去。

「……你把自己對兩個孩子的思念投在晴明大人身上了嗎?」

……天狗長老還少說了一點,大天狗的洞察力不是普通的強呢。

「你要這麼說也是沒錯,我不會否認。」

「……你……」大天狗突然顯得有些猶豫,似乎在斟酌著用詞,「……你還是很自責嗎?對於她,或是那兩個孩子。」

我沉默了下,當年銀白色天雷劈開天空時的模樣又浮現在腦海,伴著那開了一地的紅色血花。

「……我從不曾忘記。」

也無法忘記。

「後悔嗎?」大天狗再度詢問著,藍色的眼睛直視前方,並未看著我。

「如果你指的是愛上她這件事,那麼我並不後悔。」

「……可她是個人類,就算她沒有遭受天罰,短短幾十年後也會死去。」

「對我來說,不去愛她才是會讓我後悔的事情。」

我輕聲說道,伸手撫了撫臉上的面具。

「……是這樣嗎?」

我抬頭看著坐在身側的大天狗,夕陽斜斜映在他的側臉,替那對藍色的眼睛染上一抹橙黃。

「大天狗!」

我正想說些什麼時,另一道聲音打斷了我,接著貴族武士朝著這裡揮了揮手,俊秀的面容雖然有些疲憊,卻十分滿足。

「……那個蠢貨。」

坐在身邊的大天狗低聲說道,露出我從不曾在他臉上看過的表情。

那是我曾看過一次的表情,在她臉上、在我臉上、在葛葉臉上,曾經出現過的神色。

溫柔而帶著點寵溺、微微笑著的面容。

在那名貴族武士與大天狗身上,我似乎看見了曾看過的光景。

「……啊啊,是這樣啊……」

我淺淺的笑了,夜色逐漸渲上遠方的山頭,襯著不知何時掛上的弦月,伴著點點繁星。


葛葉,我見到你的孩子了,他跟妳很像,白狐的血統讓他成為了平安京第一陰陽師,我答應過妳會好好照顧妳的孩子,所以不用擔心。


親愛的,我在這裡遇見了以前曾遇過的孩子,他跟我一樣愛上了人類,我會在他們身邊靜靜看著,希望他們能不重蹈我們的覆轍,走完他們不後悔的生命。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