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1022段子

亞服最近更新了逢魔之時,雖然個人還是比較喜歡妖怪退治(?

是說前幾天我看著成就,很嗨森的跟小夥伴說再三百多抽就可以月見黑了,隔一天就抽了青燈

我??????????????

只好奢望小號了,小號再三十幾抽就可以非中啦~想拿黑蛋幫花鳥升技哇啊啊

OOC有、轉生後博雅&妖怪大天狗、渣文筆有、爛尾有

--------------------------------------------

源博雅並不是個容易被吵醒的人。

不管周圍有多嘈雜,他總是能在短短幾分鐘內入睡,不管什麼聲音或騷動都吵不醒他。

但是最近,只要到入睡之時,總有道聲音會低低地響起,音量並不大,就像是有人在說話一般,輕言低語著。

源博雅找了很久後,才發現了聲音的來源。

「所以,你最近一直都被吵得睡不著,聲音來源是這面鏡子?」

看著面前小小的圓鏡,安倍晴明轉過頭來,看著面前的好友。

「是啊,我找了很久,發現是這面鏡子一直在發出聲音。」

「……」

看著眼前滿臉認真的好友,安倍晴明思考著對方產生幻覺的機率有多高。

鏡子怎麼可能會發出聲音呢,就算是因為季節而產生的熱脹冷縮,也不可能會發出像人說話似的低語聲啊。

「我說晴明,你有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啊?」

環著手,源博雅實在困擾至極,雖說聲音不大,但那總是在入睡時才響起,就像有人在自己快睡著時講悄悄話那般,吵得讓人無法好好睡著。

「我看不出有什麼附在上面呢,博雅。」

上下打量著鏡子,雖然自己是那大陰陽師的後代、名字也與對方一樣,但那不代表自己就擁有與對方同樣的強大力量啊。

「這面鏡子是從哪裡來的,你知道嗎?」

「啊?我想想……」歪著頭,源博雅皺起了眉,「我記得那是我祖父留下來的遺物,說是源家代代相傳的東西……不過有傳家寶會是這麼新穎的鏡子嗎?」

「這很難說,博雅,傳家寶有時代表的是寶物,有時代表的是這個家族的歷史。」翻看著手上的圓鏡,安倍晴明瞇起了眼睛,「它是到了你手上後,才開始發出聲音嗎?」

「是啊,在那之前一直都是放在父親那裡,直到最近他才把鏡子交給我。」

安倍晴明低吟了會,那面鏡子並不大,看起來就像是女性會使用的化妝圓鏡,不過式樣也很古舊,周圍的框項是以不知名的金屬製成,最上方則嵌著一枚圓形銅片。

「你有沒有試過跟鏡子發出的聲音交談呢?」

「啊?」源博雅愣了下,「交談?」

「既然你說那像是人低語的聲音,不如就試著跟對方說話看看吧,說不定能得到什麼意外的結果。」

「這聽起來也太瘋狂了吧?」

「由我看來,這面鏡子並沒有附上惡靈什麼的靈體,不過它的確是有某種強大的意念在裡頭,只是我解讀不出來。」聳聳肩,安倍晴明將鏡子交還給博雅,藍色的眼睛望著對方,「我能肯定那不是惡靈,可能是某種精怪在上頭,總之你就先試試看吧,你不是也有結界師的血統嗎?」

「是沒錯,但那已經很稀薄了啊。」

「我的也純正不到哪去啊。」攤開手,晴明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只是能比一般人感受到多一點靈體罷了,我跟平安時代的安倍晴明可不同。」

看著手上的圓鏡,源博雅癟了癟嘴,鏡子每晚發出的聲音十分細小,但總像是在叨敘著什麼,不斷低喃。

入了夜後的城市仍未減喧囂,時間一直推移到深夜,整座城市才逐漸安靜下來,只剩遠方市中心橙黃色的燈光微微照亮天空,替夜幕染上不合時宜的生氣。

在昏暗的房間裡,源博雅坐在床上,手上握著那枚圓鏡。

有些刮痕的鏡子反射出他的模樣,桀敖不馴的紅色眸子、亂翹的短髮、像是為了耍帥般在瀏海染上的一抹艷紅,源博雅就這麼保持著盯著鏡子的模樣,等待鏡子裡的低語再度響起。

秒針滴滴答答的走著,輕微的時針走動聲是房間裡唯一剩下的聲音,隨然博雅並不想信鬼神精怪的理論,在這種時刻也難免緊張了起來,握著圓鏡的手有些出汗。

「……根本什麼都沒有嘛。」

盯著鏡子過了許久後,源博雅將鏡子扔到了床尾,向後倒了下去。

「晴明是在騙人嗎……」

雖然那道聲音很吵,但從聲音背後,博雅總能感覺的到對方的情緒。

那是帶著淡淡的哀傷、像在懺悔什麼一般的話語,儘管內容聽不清楚,但聲音的主人確實在後悔著什麼。

「明明平時都會準時出來吵的,怎麼今天就不講話了呢?」看著床頭上顯示已接近夜半的時鐘,博雅用力伸了個懶腰,睏意攀上。

小小的聲音突然響起,細細碎碎,像是某種樂器奏出的旋律,零落從鏡子裡飄了出來。

原本已瀕臨睡著的博雅突然睜開眼睛,他迅速從床上坐了起來,瞪著那面開始傳出音樂的圓鏡。

「……今天不是說話聲?」他低語,撈過圓鏡後,盯著反射出自己容顏的鏡子。

旋律雖然有點斷斷續續,但聽起來倒有種說不出的熟悉,像是小時候父母播放給自己聽的音樂一樣,讓人心神放鬆。

源博雅將耳朵湊近了鏡子,仔細聽著那串音樂,像是笛子演奏出的清脆樂曲開始繚繞,其中還帶著像是風鈴一樣的聲音。

「……真好聽。」

源博雅忍不住道,笛音在那一瞬間停止,接著鏡子靜默了下來。

不會是嚇到對方了吧?

源博雅這麼想著,笛音停下了好半刻後才又響起,這次換成另一首曲子,聽來不似前一首那般悠揚,反而帶了點悲傷,平平淡淡地好似在敘說什麼。

「……好熟悉的曲子啊。」源博雅又忍不住開口說話,這次音樂真的停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道嗓音。


……你是誰?


搭話了!

源博雅愣了下,雖說對方一直在唸著什麼,但像這般直接對他本人說話倒還是第一次。

「我是源博雅。」博雅咳了咳,「我說啊,不管你是住在鏡子裡的妖怪還是幽靈什麼的,能不能別在半夜對著鏡子碎念呀?很擾人睡覺的。」


……博雅?


對方用著帶點訝異的疑惑口氣呼喚著,儘管看不到對方的臉,博雅仍能感覺的到他似乎有些動搖。


……你真的是博雅?


「啊?這是什麼問題啊?我認識你嗎?」

鏡子另一側沉默了半晌,最後才傳出聲音。


……不,你應該不認識。


對方似乎有點失望,又或者說是失落,這讓源博雅有些不解。


……你聽的到吾的聲音?


「當然,你每天晚上都會對著鏡子說話吧?我可是都聽到了啊,雖然聽不太懂。」


……是麼……


搔了搔頭,源博雅實在不確定自己到底該怎麼跟對方說話。

聲音聽起來是個男的,感覺起來十分冰冷平淡,可以前對方說話時的聲音總像是在懺悔什麼,帶著點哭腔的不斷叨敘。

「咳……我說,你每天晚上都在念著什麼呢?」


這跟你無關。


「什麼跟我無關。」一聽對方這麼說,博雅馬上有些不悅地回應,「你每天晚上都會念一大堆聽不懂的話,吵得我睡不著,這還說是跟我無關?」


……


對面再度安靜了下來,靜到源博雅以為對方離開了,過了許久後,鏡子另一端才幽幽開口。


……抱歉。


「嘖……也不是責怪你啦,只是我說那啥,你說話的口氣感覺像是在後悔著什麼……我不是故意要去偷聽的,只是你念了很久所以……」


……後悔、嗎……


盯著鏡子,儘管對方不再出聲,博雅還是知道那一側的人並沒有離開。


……或許,是真的後悔也說不定。

……吾,為了實現自己所想,而背叛了珍視的朋友,並做出許多傷天害理、令對方失望的事情,即便事情早已解決落幕,吾也沒有顏面再回到他身邊。

如果那時的吾能夠清醒一點就好了。


聽著對面傳過來的平淡嗓音,源博雅倒有些意外對方會全盤對他托出,望著不再發出聲音的鏡子,博雅抓了抓頭。

「我說你,可以把手放到鏡子上嗎?」


啊?


「把手掌貼到鏡子上,像這樣……啊,我忘記你看不見。」

掌心裡的圓鏡並不大,所以博雅只能將手指貼上鏡面,指尖上傳來的觸感堅硬而冰冷,不曉得是不是錯覺,總覺得能感受到一抹淡淡的暖意。

「比起現在後悔著自己做過的事情,倒不如去找你那位朋友,並向他道歉吧?」

「獨自一個人悔恨是沒有用的啊,你的朋友會原諒你的。」

說著說著,博雅笑了起來。

「趁著還有時間的時候,快點去找他吧?」

鏡子另一端沉默不語,源博雅依然保持著將手放在鏡子上的動作,等待著對面的人發聲。


……

真不愧是擁有與他同名的人啊。


「啊?」


沒什麼。

吾會試試看的。

那怕是需要贖罪。


聽著對方仍然淡漠的聲音,源博雅笑了笑,望著鏡子裡的自己。

「我真好奇你的朋友是什麼樣子呢。」


……是個十分衝動,做事不經大腦,重情重義的大蠢貨。


「這串評語還真是微妙啊。」聽著對方下的結語,源博雅哈哈笑了起來,「那麼你呢,你又是什麼樣子呢?」


……吾不曉得。


「這鏡子還真是奇怪啊,能聽見彼此的聲音,卻沒法看見對方的面容。」撫摸著鏡子邊框上的雕飾,源博雅自顧自地說道,「我們還有機會像這樣說話嗎?」


……吾想,應該是沒有了。


「嗯?為什麼?」


吾等之所以能夠如這般交談,是因為你的靈力,與吾的力量相互共鳴。


「共鳴?」


……或許是你的靈魂對吾的力量有了反應,從而引起這般現象。


「有點複雜啊……」

搔搔後腦,源博雅皺起了好看的眉,對方說的話有點哲理,但他實在是聽不太懂。


你懂了也好,不懂也罷,像這樣的現象可不能再持續下去,總該將他結束掉。


「但我還想再跟你多聊一點。」


……你不是嫌棄吾每晚的碎念聲吵麼?


「呃……」

望著鏡子裡自己的倒影,源博雅完全反駁不了,自己確實是想請對方別再每晚低語沒錯,但經過方才下來,他倒是很希望能再跟對方多說點話。


……總有一天會再遇見的。


鏡子對面的人低語了這句,然而正在恍神的博雅並沒有聽得很清楚,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什麼?」


沒什麼。

謝謝你,博雅。


「你要走了嗎?」


嗯。


「好吧。」

擦擦印上指紋的鏡子,雖然突如其來的覺得有些寂寞,但博雅還是彎起了微笑,「對了,我一直忘記問你的名字。」


……大天狗。


「……還真是奇妙的名字啊。」

是代號嗎?

博雅這麼想著。

「那麼再見啦,大天狗。」


……再見了,博雅。


對面如此說道,鏡子表面浮出了一道漣漪,僅僅是那一瞬間,青年的面容一閃而逝,快的讓博雅愣了半晌,懷疑那是否為自己的錯覺。

「……錯覺嗎?」

他低語,方才鏡子上顯現的青年十分好看,雖然只有一瞬,但那雙群青色的眼睛卻讓人印象深刻。

望著不再發出任何聲音的鏡子,源博雅向後躺回床上,將鏡子放上床頭櫃。

晴明說的沒錯,確實有某種強大的意念寄宿在這面鏡子裡。雖然聽起來太過奇幻,不過博雅並不感覺到害怕,反而為自己能與鏡中人對話而感到些許開心。

「以後再見嗎……」博雅輕聲說道,接著閉起了眼睛,「希望以後,還能再遇見你,大天狗。」



望著不再發出任何聲音的銅鏡,大天狗將手掌收回,轉頭看向窗外高掛的弦月。

「……大天狗大人。」

看著自己侍奉的妖怪大人踏出房間,鴉天狗小心翼翼地湊上前,看著面前大妖展開背後的翅膀。

「吾出去一會。」

「這麼晚的時間嗎……」

「很快就回來的。」

黑色的翼搧動,引起了不小的風,大妖白色的身影轉瞬間飛上天空,接著消失在夜幕中。

他並不懂,為何那面博雅贈與他的銅鏡能和過了千百年後轉生的博雅通話。

或許是那輪迴後的靈魂在呼應他的悔恨,給了他這個機會去贖自己以前的罪過。

拍拍翅膀,大天狗在山腰處落了地,夜晚中的山上潛藏著不少妖怪,亮晃晃的眼睛盯著他,好奇著山之主為何在這種時間離開宅邸。

月色下的墓碑覆著一層銀色的紗,大天狗輕輕在碑前坐了下來,手指觸著墓碑上的字樣。

「……看來不能食言了呢,博雅。」大天狗輕聲說道,藍色的眼睛映著夜色,染上一層暗藍。

會再見面的。

等到千百年的時間過去,你再度輪迴轉生後,就會去找你。

然後,再向你好好的懺悔,吾親愛的源博雅。


END


溫馨小補充(?)

我怕很多人看不懂所以來補充(抹臉)

要到什麼時候我才能練成就算不用補充大家也懂我腦洞的文技呢(望天

博雅跟大天狗是分屬不同時空的,博雅是現代,大天狗則是平安時代,原先設定是因逢魔之時,博雅跟大天狗才能說話,不過這邊改成了是由平安時的博雅靈魂呼應了大天狗的模式

大天狗的鏡子是博雅送的,想成原本鏡子是一對的就行了

是說當時男性會照鏡子嗎感覺也太悶騷了

源家保留的銅鏡到後來被製成圓鏡上的裝飾,對就是那枚圓形的銅片,最後才傳到博雅手上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