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其實我不確定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動筆(?

只是覺得一直悶在心裡面,久了就會爆炸,偏偏我又不是一個能夠輕易對他人說心情的人,更多時候只是想想,每當想寫下來發洩一下心情時又會退縮

對,大概就像現在,我還是有種想刪掉這篇文字的感覺XD


我以為自己很快就會忘記……嗯……用釋懷可能會比較恰當一點吧

對,但那終究是以為

我很盡量的不去思考她一個人留在那失去他的房子裡時,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畢竟她也不說

不對自己的孩子說,也不對我們這些孫子們說

說到底,她也只不過是不想讓我們擔心而已,但這種樣子反而讓我們更加擔憂

失去了孩子後的她又失去了結髮十幾年的丈夫,熟悉的房子裡再不見熟悉的人影,那是怎樣的孤獨呢

我不去想像她一個人在家時,房子有多安靜

我不去想像在這樣深的夜晚裡,她是不是又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默默地哭

光是想著這些就讓我極度想馬上回去本家,去看她去陪她去跟她說上好半天的話,去讓她暫時遺忘那些寂寞

我們這些孩子就像放出去的鳥,不曉得有沒有歸來的那一天

我想念她也想念他

想念很久以前他還在的時光

想念我每次回去時他笑呵呵的臉

也想念他叨敘著年輕日子的容顏

時間過得久了,記憶就發酵了,沉在心的酒缸裡,偶爾才會被攪動而想起

我努力記著他的聲音,翻著照片回憶他的樣貌,也回憶以前的生活

想起他大大的手牽著我們去散步,想起他騎著那台老爺車帶我們去兜風

那就像打開的水龍頭,只要稍微扭開就停不住地全部湧出來,像海嘯一樣瞬間淹沒我的思緒,奪去任何能夠思考的時間,只容許眼淚淌出

我其實以為我已經好了

但事實看起來並非如此

……我還是止不住的思念著他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可能跟她一樣縮在被子裡不發出聲音的哭

讓眼淚代替我去想念那個很重要的人


我想見她,也想念他

评论 ( 5 )
热度 ( 3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