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906段子

坑挖太多腦子好累,總覺得悖德感已經快要被我扔出去了(???

但咱還在死命掙扎XD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很短XD

---------------------------------------

「只要吾運起妖力,這般小傷轉眼間就能痊癒,實在不至於如此包紮吧,源博雅。」

望著端坐在自己面前的貴族武士,大天狗微微蹙起眉,絲毫沒有其他動作的打算。

「說是這麼說,但你通常都會扔著不管吧?」源博雅輕輕嘆了口氣,接著向大妖招了招手,「好了,快點。」

沉默的望著對方片刻,相處這麼多日子以來,大天狗最清楚眼下自己不稍微妥協的話,源博雅就會坐在這裡一整晚,直到他放棄對峙。

思及此,大天狗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伸出左腳,見對方終於願意將傷口露出來,源博雅忙不迭捉過大妖的左踝,仔細審視著橫在腳背上一道隱隱滲出血珠的傷痕。

「你還說是小傷,血不是都把襪子染紅了嗎?」

小心翼翼的褪下白襪,有些怵目驚心的傷口不斷滲出血液,順著腳掌緩緩滴落。

源博雅將事先浸濕的白巾壓上傷口,擦去周圍的血汙後再小心的按壓傷處,把多餘的血給拭去。

白巾沾染上片片鮮紅,浸入冒著熱氣的水中擴散開來,大天狗悶不吭聲的看著貴族武士清理傷口,最後在止住鮮血的切口纏上白巾,並打了個漂亮的結。

「……真是令人訝異,沒想到你也能將傷口包紮的這麼漂亮。」

聽著大天狗有些諷刺的話語,源博雅苦笑了下,手指輕輕摩擦大妖的後腳跟。

「還不都是看著你學來的。」博雅輕聲說道,微微抬起的視線瞄向大天狗,「誰讓我小時候時常搞得全身是傷來給你包紮呢。」

聞言,大天狗低聲笑了起來,他們倆幾乎可以說是不打不相識,每次見面總要比劃上好一會,非要弄的兩人身上都是擦傷跟塵土才罷休。

比起博雅,長年生活在山上的大天狗自然深諳草藥,對於包紮技巧也較為熟練,自然是擔起了幫彼此治療傷口的角色了。

望著腳上的傷,大天狗有些晃神,思緒像是跌進陳釀許久的記憶裡,每一勺都盛滿了過往與博雅在一起的回憶。

源博雅仍舊兀自叨敘,直到半晌後他才發覺大天狗似乎沒有在聽他說話,他停下了話語,視線挪到大妖左腳上被包起來的傷口,接著源博雅伸出了手,隔著白巾輕輕撫摸著傷。

「……我記得有一次,你也是像這樣受了傷讓我包紮。」

「……有麼?」大天狗抬起了臉,看著面前的貴族武士,後者的目光依然集中在他的腳上,神色間似乎有點懷念。

「那時候你跟我比試到一半,露在外面的腿被灌木給劃開了好大一道傷,血馬上就染紅了你的襪子。」

「吾怎麼不記得了?」

源博雅看了大天狗一眼,接著又笑了起來,「那時候我多著急啊,你卻一臉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還是我拖著你去找人包紮傷口的呢。」

「……原本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決定好不會再讓你受傷了,不過……」

寬大的手掌覆上大天狗的腳背,博雅順著腳踝輕輕摩挲,抬手揉上了對方的小腿。

他像是鬼使神差一般俯下身子,親吻著大天狗腳背上的傷口,嘴唇順著大妖的脛骨逐漸吻上,絝擺也被慢慢撩高。

隱藏在衣服下的身軀有多麼瘦削、白皙,關於這點,源博雅十分清楚。

他輕輕張口咬了咬大天狗的膝蓋,而後又稍微扳開對方的腳,在大腿內側留下一枚吻痕。

自始至終,大天狗都沒有說話,他只是靜靜的看著博雅動作。貴族武士似乎是還有些不滿足,他舔了舔唇,刻意壓上大妖的身體。

「……我想做。」源博雅低聲說道,鬆開了大天狗的前襟。

「……嗯。」

而大天狗輕輕應了聲,伸手解下對方束在腦後的長髮。

黑髮如瀑、猩紅夾雜,從博雅的肩膀上垂了下來,纏繞進壓抑的喘息。

END

评论(6)
热度(24)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