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909段子

說起來我很喜歡只特定寫某一個場景下的博天,雖然相對的短,不過可以寫的很細

喔不過寫久了就會變成懶的寫長段子哈哈哈wwww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博天現paro

—————————

大天狗是在一片有些亮眼的陽光中醒過來的。

早晨略帶金色的光線鑽過窗簾縫隙,和著窗臺上幾只鳥兒鳴叫的聲音灑滿室。大天狗稍微揉了揉還有些犯睏的眼睛,模糊的視線在片刻後逐漸聚焦,最後落到躺在他身邊的男人身上。

依然熟睡的源博雅輕聲打著呼嚕,棉被下的胸膛隨著呼吸微微起伏,大天狗小心翼翼的翻了個身、讓自己側躺著望向對方,又揉了幾把還有些睜不開的眼。

說實在的,源博雅這個人實在是好看的有些過分。

這不是大天狗在呼攏自己,相比周圍的人,博雅看起來就是有那麼點不太一樣,興許是因為對方喜歡弓術,偶爾也會去健身的關係,儘管身上的肌肉明顯結實,卻又不會像健美先生似的太過分明。

視線落到博雅臉上,從側面看來高挺的鼻梁、緊實的下顎,喉結連接著線條好看的頸子,最後蜿蜒上結實的胸膛。大天狗感覺自己似乎能夠明白為什麼以前還在學時,會有那麼多女學生給博雅做巧克力寄情書了。

這傢伙真是天殺的好看啊,更不用說當他在陽光下練弓時的專注神情能吸引多少女性,儘管穿著弓道服,卻還是掩不住底下的身材,而博雅開朗坦率的性格就像是太陽,再怎麼烏雲蔽天也總能讓人綻出笑靨。

隨著一聲輕哼,源博雅翻過身體,順手將大天狗攬進懷裡,健壯的手臂抱上大天狗的肩膀,博雅的下顎也靠上他的頭頂,低喃著什麼沉沉睡著。

大天狗微微推開對方,他抬臉看向博雅,後者仍然酣睡入夢,絲毫沒有察覺到身邊戀人的視線。

伸出手,大天狗的手指輕輕觸上博雅的眉毛,順著對方的臉緩慢輕撫。

博雅的眼睛一向坦白如鹿,幾乎什麼事都藏不住,雀躍時眼睛會亮的跟什麼一樣,不小心惹大天狗生氣時則是會露出有點委屈的表情,讓人也罵不下手,只能嘆口氣原諒他。

說起來,大天狗似乎沒見過博雅生氣……不對,其實是見過的。大天狗還記得,當他們還是學生時,班上總是會有幾個特別喜歡欺負人的同學,或許是因為大天狗總是擺出平靜沉穩的模樣,那些人便找上碴來,想盡各種辦法就是要惹他生氣。

結果最後沒有惹成大天狗,反而把博雅給惹毛了,還在校外打了一架。

那是大天狗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也會打架啊。

畢竟當時對方人多勢眾,光靠博雅一人有些頂不住,他才勉為其難的跟著一起出手。說是勉為其難,其實也是因為看到博雅掛了彩才會跟著一起打,否則他對那些人一向都是秉持著無視的原則,哪會去弄髒自己的手呢。

想著過往的回憶,大天狗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他碰上博雅的嘴唇,指腹輕輕摩挲著。

他們倆的初吻是在高中畢業那時。

或許是因為知道畢業後就很難見到面的關係,結業式那天他們兩個都特別沉默,雖然博雅還是被塞了不少女學生們的最後情書,但制服上的第二顆扣子卻一直沒有被扯走。

儘管是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天,源博雅也還是用盡全力躲避其他女孩子們的告白,拉著大天狗躲到了空教室去。

窗外櫻花爛漫,紛飛的花瓣從敞開的窗戶中飛入,揚起了窗簾,映著外頭的藍天。

或許是氣氛使然,當大天狗反應過來時,博雅已經捧住了他的臉,赤色的眸子裡映著他的模樣。

那時的親吻十分生疏,帶著一點緊張、一絲顫抖,就像是在對待藝術品一樣,源博雅的吻又輕又柔,還摻著一些外頭的櫻花味道。

從指尖上傳來的細微疼痛感讓大天狗回過了神,他抬眼撞進一對赤紅色的眼裡,像琉璃珠、像映了滿天櫻花的結業式那天。

「早安。」

源博雅低聲說道,將大天狗拉的更靠近了自己一些。

「……你什麼時候醒的?」

「大概是你開始碰我的臉那時候吧。」

博雅邊說邊打了個哈欠,他在大天狗額上落了一記親吻,唇邊泛起滿足的笑。

「你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入神。」

「……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而已。」

「喔?」聽著大天狗的話,源博雅挑起了眉,「什麼時候的事?」

「很多,包括你在結業式那天跟我告白的事。」

「啊哈哈,那麼久以前的事,你還記得啊?」

「那當然,我可不像某個蠢貨全都忘了呢。」大天狗哼了哼,沒打算推開博雅又再度攬上的手臂。

「我才沒忘呢。」

面對大天狗的話語,源博雅苦笑了下,貼上對方那雙柔軟的嘴唇。

舌葉相互交纏,溢出口的喘息融化在唇齒間,源博雅悄悄的揉上對方的腰,順著腰際曲線緩緩向下滑。

「……一早起來的你要幹什麼?」此時的大天狗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然而博雅只是又親吻了他的臉頰,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

「……幹你啊。」他低聲在大天狗耳邊說道,接著滿意的看著對方紅了耳根,清秀的面容上盡是掩不住的害臊。

「……你這大蠢貨。」

儘管嘴上這麼說著,大天狗還是伸出手擁住博雅的頸子,細碎的悶哼混雜在早晨的陽光中灑落,碎了一室輕喘低吟。

END

评论(6)
热度(26)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