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910段子

在被屏蔽的邊緣試探.jpg

其實我有點想在9/6、9/9跟9/10這三篇裡挑一篇出來把車開完www

但是還想不到要開完哪篇的車:D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現paro有

———————————

一房四角,各據一方。

羽枕在手,彼此相望。

這大概就是大天狗跟源博雅現下對峙的情況。

也不曉得是由誰先開始的,或許是博雅玩鬧似的扯起了被子,也或許是大天狗率先執起了枕頭。當兩人意識過來時,彼此手中都捏著枕頭,一副準備狠狠打一場的模樣。

「你覺得你打的過我嗎,大天狗?」面對自家戀人,源博雅挑起了眉,唇角彎起了遊刃有餘的笑容。

「這很難說呢,博雅。」大天狗低聲笑了起來,群青色的眸子裡透出不容認輸的氣勢。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說罷,大天狗率先扔出手中的枕頭,白色的墊枕往博雅臉上砸了過去,卻被輕易擋了下來。

「可別小看我啊,大天狗!」

隨著博雅大叫的聲音,另一枚枕頭又朝大天狗的方向摔了過去,接著埋入被大天狗緊急拉起來抵擋的被子裡。

小孩子打鬧似的枕頭戰就這麼展開,儘管房間裡只有兩個人,但博雅跟大天狗還是玩的不亦樂乎,連櫥櫃裡預備用的被褥跟枕頭都被一併扯了出來,成為彼此的武器。

抓不到枕頭便抱起被子攻擊、擋不下棉被就以褥墊反擊,嘻笑打鬧的聲音融入初秋的夜晚,和著風吹過緣廊。

被一記枕頭砸上臉,源博雅踉蹌了幾步,接著摔在一團被子上,看著對方倒地,大天狗立刻抓穩了機會衝上前,手中還抓著枕頭。

「哎、等等,先等我爬起來啊!」

無視著博雅又笑又求饒的話語,大天狗兀自舉高枕頭,笑鬧著砸上博雅的臉,又是一陣停不住的笑聲。

「唉唷,等一下啦,你這樣犯規耶——」

「戰場是無情的,源博雅。」

笑著回答對方後,大天狗乘勝繼續攻擊博雅。在如雨點般落下的枕頭攻勢中,源博雅只能一邊笑一邊試著抵擋,慌忙間他感覺到自己似乎扯住了布料,卻也當作是被子而用力一拉,試圖擋住大天狗的攻擊。

沒料到對方會拉住自己浴衣前襟的大天狗被用力扯下身,原先就有點寬鬆的浴衣被稍微扯開,讓他整個人伏在博雅身上發愣,另一隻手中還捉著枕頭。

抓緊了大天狗還沒反應過來的時間,源博雅立刻出手攬住對方的腰,接著毫不留情的開始搔起癢。

「等、等等,博雅,你這樣才是犯規……啊!」

沒想到對方會來這一招的大天狗叫了起來,博雅的手指撓過他的腰窩,搔癢難耐的讓大天狗忍不住笑出聲,還被博雅反壓在身下,繼續搔著癢。

「太、犯規了啦、源博雅!」

「我這樣哪有犯規?」

儘管嘴上這樣回著,源博雅依然沒有停下撓癢的趨勢,直到大天狗似乎是因笑到缺氧而氣喘吁吁時才停手,滿意的看著對方滿臉通紅。

「你笑的可真誇張啊,大天狗。」

「還、還不是你,一直不肯住手!」

「我跟你求饒的時侯你也沒停啊。」

博雅邊笑邊伸手撫去大天狗臉側的碎髮,後者深呼吸了幾口氣緩和還有些停不住的笑意,而後抬眼望著博雅。

棉被和褥墊堆積在兩人身邊與身下,博雅將大天狗困在自己和被子中,低頭望進那一對群青色的眼睛。

或許是因為彼此都稍微冷靜了下來,源博雅的視線落到了大天狗微微敞開的前襟,平坦的胸口隨呼吸上下起伏,白皙的皮膚炫著博雅的目光。

「……博雅?」

「……嗯?」

源博雅低下了頭,他親吻著大天狗分明的鎖骨,舌尖順著胸口慢慢舔舐。

此刻的大天狗還不太理解對方想要做什麼,他有些不安分的扭動身體,然而在博雅惡意似的頂了頂他之後,大天狗便安靜了下來。

舌頭繞上早已挺立的乳首,大天狗低吟了幾聲,微微拱起的身體似是將自己更推向對方,雙手也在不知不覺間抱住博雅的頭。

「你啊,這是故意的嗎?」源博雅抬起臉,神色間有些無奈,又有點寵溺。

「……你說呢?」壓下喘息後,大天狗再度低聲笑了起來,群青色的眸子微微瞇起,透出隱隱的情欲。

「明天會如何我可不管喔。」

「你本來就沒打算放過我了,不是嗎?」

聽著大天狗的話語,源博雅笑了笑,又貼上那對柔軟的唇。

END

评论(7)
热度(27)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