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912段子

靈感大概是來自夏目友人帳裡的某一話,所以試著想了如果是博天的話,會是什麼樣子呢?

ooc有,渣文筆也,爛尾有,私設八岐封印後劇情有

—————————

當我再度見到他時,儘管臉上仍舊一片淡然,其實心裡是激動萬分。

畢竟我跟他已許久未見,自從那件事結束了之後。

或許是心結,也或許是我的自傲所使,當八岐大蛇再度被封印起來後,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山上。黑晴明大人已消失,雪女離開了這裡,三尾狐選擇回到她的舊神社,我自然也沒有繼續留下來的理由。

所以,我獨自回到了大山,沒告訴任何人,也沒告訴他。

說是鬧彆扭,其實也有些期待,期待他會像以前那樣上山來找我,興許我可以當作給他面子的兩人和解,然後再次於櫻花盛放的春季賞花品酒。

只是我的期待,一直到現在才實現。

我沒有出現在他面前,相反的,我躲了起來,悄悄跟在他身後。

他的樣子沒什麼變化,俊秀的面容在人類中特別顯眼,赤色的眸像豹子,犀利的掃視一切,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唯一的改變是他剪短了頭髮,不過額前一綹紅仍然襯托出他的桀驁不馴,也更襯著他的與眾不同。

他似乎是沒有發現我,自顧自的穿梭在山中小徑,我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後面,隱藏起自己的妖氣,看著他一步一步走往山林深處。

他沒帶上大弓,也沒攜上長刀,雖然這座山由我所掌管,但就這麼大意可不是件好事,等會再好好對他說教吧。

他突然停下了腳步,林葉間灑落的陽光映著他的側臉,襯托那對赤紅色的眼睛好似琉璃珠。我從以前就喜歡看著他的眼睛,他的心思全都藏不住,只要盯著眼就能知道他在想什麼。

他躊躇的時間有點長了,久到我以為他要發現我了,可他最後還是別過了頭,繼續往山上走去。

在我回到大山的時候,他疏忽了結界術的訓練嗎?看來得好好笑一笑他,竟然連我的氣息都沒有發現啊。

小徑旁的雜草不少,這也難怪,畢竟這處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他走的有些困難,我便使出風替他稍微壓低雜草,好讓他能更方便行走。

為了他再度上山的這一天,我做了很多準備。

像是替他釀葡萄酒,這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要找到又大又甜的野葡萄花了我一番功夫,再加上酒吞童子時不時會湊來我這裡,逼得我只能給他幾罈酒快點打發掉,這麼一耗葡萄酒又少了,又得繼續釀新的酒。

他送我的笛子已經有些破舊了,但我捨不得丟,只是收在兜裡每天拿出來看看,偶爾吹奏幾曲,讓笛音繞著山打轉,讓我的思念摻和進笛音裡。

我拜託萬年竹給了我幾枝上等的竹枝,為了製作滿意的笛也花了我不少時間,好不容易才做出這樣一只來。我一直想著,等到他再度上山來找我的時候,我就要把笛子送給他。

他已經越來越靠近山頭了,在小徑的盡頭會是一大片櫻花林,其中有一棵老櫻花樹。

那棵櫻花樹長得又大又美,春天一到總是會開滿淺粉色的櫻花,從那邊可以看見整片櫻花林的模樣,稱得上是最適合賞花的地方。

他的腳步加快,當那片櫻花林出現在他眼前時,他露出了訝異而歡喜的表情。

很棒吧,這片櫻花林,為了等待他的到來,我也盡心照顧著這些櫻花樹,甚至拜託櫻花妖教我該如何照料。

他跑到了那棵老櫻花樹下,我終於忍不住的在他身後現了形,手中握著準備送給他的那只笛。

他轉過了頭,視線與我對上眼,接著他露出了笑容。

風吹起了我的狩衣袖擺,漫天櫻花紛飛,我眼裡只映著他的身影,他的模樣。

他笑了,一如當年的笑容,坦白直率、如太陽那般燦爛的笑容。

接著,他朝我的方向跑了過來。

「神樂,這裡!」

他從我身邊擦了過去,在那對紅色的眼睛裡,映照不出我的身影。

啊啊,也是哪,畢竟從八岐大蛇被封印後,又過了千百年。

儘管是強大如源氏部族,在這幾旬幾世紀的消磨下,也終究回歸凡人,不再有能夠看見我等妖怪的人了。

就算出現在我眼前的他跟千百年前的他模樣相同、名字相同,也無法再看見我了。

這一世的源博雅,依然無法看見我。

我默默想著,縱身飛上了老櫻花樹的枝幹,看著下方的幾名人類鋪上了墊子,歡笑著賞著櫻花。

這只笛子,這一世也送不出去了哪。

我低頭看著手中的笛,視線望向這一世的源博雅。

看來,又讓酒吞賺到了幾罈葡萄酒了呢。我邊想邊取出懷中另一只笛,那是當年的博雅送我的笛子,儘管破舊不堪,仍然能吹出好聽的旋律。

我將吹孔湊上唇邊,悠悠的笛音融入人類的笑語聲,隨著櫻花花瓣越吹越遠、越吹越遠。

下一世的你,能看見我了嗎,源博雅?

END

我記得夏目友人帳裡有一話是夏目的眼睛被妖怪舔了一口,滲進的毒讓他短暫的見不到妖怪,而貓咪老師變回妖怪原型後趴在他身邊的畫面讓我記了很久

评论(5)
热度(27)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