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618段子

如果看我寫了博天跑去哪裡約會的話,十之八九就是咱最近跑去了哪裡玩,寫了遊記的同時也順手讓博天夫夫出門旅行了:D

背景描寫是台灣的淡水,有一部分是真的,另一部份是為了自己需要所以瞎寫的XD

實際上咱也沒待到夕陽下山,不過就網路上找的風景照倒是也能想像一二

若是各位下次有機會來台灣玩的話不妨可以去看看喔:D

順口說聲端午節快樂,雖然內文跟端午完全沒有半點關係(???

OOC有、現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一下公車,混著海水鹹味的熱氣立刻蜂擁而上,轉眼間便驅走了下車時攜上的涼意。豔烈的太陽將目光所及的城鎮映得鮮明,白晃晃的刺著眼,卻又襯著那一片天空晴朗無比。

「終於到了啊……」

源博雅用力伸了個懶腰,從出發地來到這處位於海邊的城鎮也要花上將近半小時,更不用說他們倆一開始還不小心迷了路,搭錯方向的車。

這是源博雅同大天狗策畫的旅程中、額外加進的一個景點。

然而事實上卻是他們兩個不曉得行程尾聲該去哪裡玩玩,索性攤開地圖,隨意抽過一隻筆便閉著眼睛亂點,最後點到了這座位於海濱的城鎮。

說來這處小鎮也是個遊客常去的觀光景點,其中又以一座古時建來抵禦敵人的紅磚城最為知名,其周圍所衍生出的繁榮倒也不容小覷。

「順著這條路走下去就是海濱公園,旁邊就是小吃街。」攤開手中的導覽圖,大天狗指著地圖上兩人目前身處的位子,纖長的手指順著白色的道路向上滑去。

「那我們先去那邊吧?小吃街走到底後轉個彎就是老街了對吧?」

「嗯。」

牽起對方的手,源博雅衝著大天狗露出微笑,而後拉著人小跑步踏上海濱公園前的台階。

略帶鹹味的風拂過,將兩人的頭髮吹的凌亂,源博雅並不是非常在意這些,他拉著大天狗一路跑到公園邊的欄杆,隔著鐵桿看著一望無際的海。

太陽灑在海面上碎成片片波光,隨著海浪不斷浮動,遠處的渡輪破開海水,激起白色的浪花,源博雅又牽著大天狗,小孩子似的興奮全寫在臉上。

「那邊有賣冰淇淋耶!」

「你要吃?」面貌清秀的青年挑起眉,源博雅忙不迭點頭,赤色的眸映出滿滿的雀躍。

大天狗輕輕的嘆了口氣,「要什麼口味的?」

「綜合!」

「我馬上回來,別亂跑啊。」

叮囑好對方後,大天狗立刻往小吃街頭販賣冰淇淋的攤販靠近,捲成漂亮弧度的冰淇淋緩緩擠進餅乾杯裡,散發著淡淡的冷意。大天狗抓著冰淇淋回過頭,視線內卻不見博雅身影。

「又跑去哪裡了……」

他一邊嘀咕著一邊往方才兩人站的地方走過去,稍微張望了下後便看見對方站在離他有些距離的欄杆邊,看著坐在那處的大叔釣魚。

原先一直坐著的大叔突然站起身體,黑色的釣竿尖端彎曲,釣魚線也繃得緊,他快速收線、偶爾又停住動作,直到魚鉤露出水面,連著勾住的魚一併被釣起,在半空中掙扎。

「博雅。」大天狗出聲喚道,源博雅轉過了頭,朝著他笑了起來。

「那個大叔好厲害啊,已經釣到好幾條魚了。」接過大天狗手中的冰淇淋,源博雅舔了舔唇,張嘴咬了好大一口。

「你也能去釣呀,下水抓也行。」

大天狗似笑非笑地說,清秀的面龐上浮出淡淡的戲謔。察覺到對方正在消遣自己,源博雅倒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將冰遞給大天狗。

「你也吃一點消消暑吧?」

「嗯。」

他看著大天狗接過冰淇淋,小心翼翼地從另一側抿下,豔陽微微曬紅了大天狗的皮膚,汗珠掛在他臉側,浸透了淺金色的髮梢。

源博雅不知不覺伸出手,將對方鬢邊的髮撩到耳後,大天狗只抬頭望了他一眼,舔掉沾在唇上的冰。

「這裡還有喔。」源博雅說道,不等大天狗反應過來便兀自傾下身,舐去對方未能來的及擦掉的冰淇淋。

「……源博雅。」

儘管不是第一次被如此對待,大天狗還是免不了紅了臉,源博雅倒是一臉得逞的笑容,赤色的眸透出滿滿的笑意。

「那邊還有好多看起來好好玩的東西喔,我們也過去看看吧?」

「……嗯。」

空出的手被納入寬大的掌心,大天狗輕輕握緊了博雅的手掌,踏上那條白磚路。

藍色的琉璃石鑲嵌在道路上,排出了漂亮的圖案,臨海的鳥兒時不時落在欄杆邊,偶爾展開雙翼翱翔海面上,順著渡輪一同飛行。

觀光景點的遊客量不少,再加上適逢假日,源博雅緊緊牽著大天狗穿梭在人群中,街旁偶有飄出煮食香氣的小店,也有擺滿了精緻童玩的雜貨鋪,各式人聲交錯、混合海水的味道蒸散在空氣裡。

「要不要休息一下?」

好不容易擠出人群、來到一處較為寬敞的廣場後,源博雅抹了抹額上的汗,轉頭看著大天狗。

「嗯。」

青年點點頭,兩人便在樹蔭下的長椅落座,陽光將白磚道路曬的冒出熱氣,海風吹過腳邊,稍稍驅散了炎熱。才剛坐下不久,源博雅便一副想到了什麼的樣子又站起身,對大天狗扔了一句馬上回來後就跑開了,留下他一臉困惑。

刺眼的太陽鑽過葉縫、在白磚路上映出斑駁的影子,琉璃石反射著光,遠遠看倒與瀲灩海面有些相似。大天狗看著鴿子一蹦一跳地落到自己面前,鴿子理了理羽毛,又朝大天狗咕咕了幾聲,於是這一人一鳥便互相瞪著彼此,像是在比誰先轉頭誰就輸了一般。

當源博雅回到樹陰下時,看見的便是這般情景。大天狗的側臉映著天空色,鬢髮被撥到耳後,露出線條優美的頸子和耳際。從博雅的方向看去,似乎還能隱隱見到對方藏在白色衣服下的鎖骨,以及上頭未褪的吻痕。

博雅小心翼翼地朝大天狗的方向走過去,他將手中冰涼的酸梅湯貼到對方臉邊,大天狗倒是被嚇了很大一跳,群青色的眸子望了過來,在接觸到博雅面容時又放下戒心。

「聽說這間店的酸梅湯很有名,快喝喝看。」

插上吸管,源博雅將酸梅湯遞給大天狗,接著又將自己方才一併買來的藤編帽放在對方膝上。

「戴著這個吧,太陽大會被曬傷的。」

「可是我……」

「唉呀,曬傷的話可是會痛的。」將藤編帽扣在對方頭上,源博雅滿意的瞇起眼睛,看著自己身側的戀人。

「……好吧。」

似是清楚自己也拗不過博雅,大天狗索性點點頭,酸梅湯祛除了不少熱意,酸甜酸甜的滋味挺合大天狗胃口,不消片刻便喝去了大半。

「我剛剛去買酸梅湯的時候有看到,可以坐渡輪出去繞一圈再回來呢。」望著海面上通體純白的渡船,源博雅開口說道,看向大天狗,「要去坐坐看嗎?」

「……好啊。」望進那對深沉的眸子,大天狗彎起了微笑,輕輕頷首。


船緣激起浪花,被打散成白色的泡沫隨著海流向後隱沒,海鷗展翅乘著風徘徊在渡輪周圍,接著又斜斜向上飛去,在被船攪亂後的海面上捕捉魚。

一手按著帽子,大天狗扶著船邊欄杆,城鎮後方的山稜映著天空,隱隱白雲繚繞。迎面吹來的風有點鹹,帶著淡淡的海腥味,拍上大天狗衣角。

渡輪由港口出發,到外邊繞一圈後會再返回原本的位子,當然也能搭著渡輪到位於外海處的小島上觀光,不過博雅和大天狗並不打算到那麼遠的地方去。

隨著破開的海浪,船體也上下微微起伏,遇上較大的浪時則會有些騰空,這倒是讓博雅有些吃不消,他抓著白色的欄杆,起身離開有頂蓋遮蔽的乘客休憩區,到大天狗所在的露天甲板上。

「還好嗎,博雅?」

察覺到出現在身邊的戀人,大天狗轉過身體,看著苦笑的博雅。

「啊啊,沒事。」源博雅擺了擺手,雖然他一直都會暈船,只是沒料到連這般簡單的巡遊一圈也會讓他噁心想吐。

不過能看到大天狗眼底的興奮,身體上的不適似乎也沒這麼讓他在意了。

「海鷗離我們好近。」大天狗伸出手,海鷗就距離他們倆僅僅一小段距離,迎著風跟在船側。

「是啊。」

輕輕攬住身邊青年的肩膀,源博雅微微笑著,一頭短髮被風吹的凌亂。

大天狗並沒有發現博雅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他只是仰著臉,群青色的眼睛盛滿了空與海,在陽光的映照下就像琉璃石那般清澈。

源博雅移開攬住肩膀的手,掌心覆上大天狗的後腦,接著他俯下身體,在大天狗因困惑而轉過臉來時親吻上對方的嘴唇。

他快速的啄了一口,像蜻蜓點水那般輕柔,大天狗後知後覺的紅了臉,不由分說就舉起手賞了博雅一拳。

「……你這大蠢貨。」青年低聲說道,白皙的皮膚泛起紅暈,連耳根都紅透了,源博雅嘿嘿笑著,得寸進尺的搭上大天狗的肩膀。

回到港邊後,原先豔烈的陽光也逐漸轉弱,白亮的光線渲進橙紅的夕色,太陽的位置也慢慢落到海面上,藏身於雲層後透出大半片暮意。

牽著大天狗,源博雅鑽進了小道,順著階梯走上去後便能看見那座紅磚城。保存良好的小堡壘開放了一部份提供參觀,時間在磚牆上留下足跡,在夕日映照下,整座城壘的顏色又變得更加深沉,也更虛幻不切實際。

踩上通往二樓的樓梯,暮色從拱型城牆透進,落了一地古舊的低語。歷史安靜的在兩人腳下粉碎,大天狗慢慢走到長廊的盡頭,從高處看去能將海濱公園盡收眼底,包括底下來來往往的遊客與攤販。

提著黑色釣竿的大叔收好了冰桶、販賣冰淇淋的小販點起燈,一明一滅的在夜色中像斑駁的星,墨藍的夜晚從山的方向湧來,與尚未沉落的夕陽交融成了一片虛幻的藍紫色天空。

「很漂亮呢。」

源博雅開口說道,大天狗望了過去,暮色映著博雅的側臉,也襯著那一對眺望遠方的眸子深邃。他沉默了片刻,最後輕輕牽住博雅的手。

「……是啊,很漂亮。」大天狗輕聲道著,極淺的笑意攀上唇角,柔和了那張清秀的臉。

最後一抹夕色沉入海面,夜幕隨之披上,一方城鎮閃爍起燈光,將靠近地面的天空微微照亮。

紅磚城也點起了燈,從草地向上投去的橘色燈光映著城過往的回憶,踏下台階後,源博雅又回頭看著那一座盤據高處的紅磚城,孤高自傲、承載著歷史與古老的紅磚城。

「時間也晚,我們該走了。」看著手腕上的錶,大天狗稍微估算了下時間後,抬頭同博雅說道。

「嗯,先去吃晚餐吧。」

「嗯。」

海風從公園欄杆鑽進,掃過兩人腳邊,笑意與滿足在他們兩人身後落下,隨著風逐漸消散。


END

评论(2)
热度(22)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