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710段子

這是昨晚遇見的事情(

因為下意識的逃跑了所以得到父母的白眼一個XDD

說起來之前就一直想寫類似的,不過一直沒有寫,剛好趁這次寫一寫:D

OOC有、現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預設博天同居中,大概是上班族博雅跟煮夫大天狗

--------------------------------------

那一抹違和感,在不知不覺中萌發。

 

正站在廚房清洗碗盤的青年突然停下了動作,轉頭看著空無一人的飯廳。

 

「……錯覺嗎?」

 

他輕聲自語,早晨的陽光從落地窗間透進,在地板上鋪了一大塊淺金色的絲綢,猶如青年的頭髮一般耀眼。

 

再三確認過整個廚房及客廳都只剩下自己後,青年才又回過頭,將手中的杯盤洗淨放入烘碗機裡。

 

微弱的運轉聲成了這一室唯一的聲音,大天狗隨意擦了擦手,在踏出廚房時又感覺到那一股不協調感。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

 

他默默想著,群青色的眸再度環視一圈,卻沒發現有哪邊不對。

 

「大概是自己神經過敏吧。」聳了聳肩,青年轉身踏進了浴室,將裝滿髒衣服的藤編籃子一把抱起,有些搖晃的往陽台走去。

 

烘碗機的聲響中摻入了洗衣機的運作聲,大天狗輕輕呼了口氣,趁著洗衣服的時候,他得快點把房間打掃乾淨才行。

 

寬敞的主臥室裡擺著張大床,凌亂的被褥隨意堆在上頭,方才換下來的衣服也被扔在被子上,皺巴巴的像醃過的菜乾。

 

「不是說過要把換下來的睡衣疊好嗎,真是……」

 

他用著有些無奈的口吻道,將彼此的衣服疊好後放到梳妝台前,接著便拉起雙人被,用力甩了甩。

 

幾分鐘後,大天狗瞪著被子上幾點微妙的污漬,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等會,順手換條被單吧……」

 

違和感猛的攀起,大天狗迅速轉過頭看向臥室門口,卻依然沒發現什麼不對勁。

 

這下他能確定不是自己神經過敏,而是真的有什麼在這房子裡。

 

大天狗悄悄走到臥室門邊,他小心翼翼地從門口張望出去,廚房與客廳沒什麼不對,陽光依舊耀眼,烘碗機也還在運作著。

 

他走出房間,伸手握上書房的門把,細微的滋軋聲從木門邊緣響起,大天狗從外面往裡邊窺視了一會,最後用力打開門。

 

除了迎面而來的書扉味道以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那麼,其他地方呢?

 

烘碗機的聲音戛然而止,四周突兀地陷入一片寂靜,只剩下陽台上的機器摻合隱隱車馬聲,被隔絕在落地窗外。

 

踩著小心的腳步,大天狗輕輕打開了廁所的門,接著又拉開客房的門扉,卻仍舊一無所獲。

 

不協調感突然消失了。

 

「……幽靈?」

 

偏著頭,大天狗深深蹙起眉,方才感覺到的那股違和感並不像是人類,自己搜索房子這麼久也沒看見有誰闖入,那麼……就只剩下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了。

 

如果是幽靈的話,就不能海扁對方一頓再扔出去了呢,這下可真是麻煩啊……

 

「算了,出現的話再說吧。」簡單對自己扔下這幾個字後,大天狗再度轉過身體,回去整理尚未打掃完畢的房間。

 

兩人份的衣服在陽光下隨風飄揚,帶著淡淡洗衣精的味道,融合在夏日豔烈的太陽光裡。結束掉上午的打掃作業後,大天狗輕輕呼了口氣,給自己倒了一杯冰麥茶。

 

下午他得出門一趟去買個菜,昨天在網路上翻到一本食譜,裡邊的菜色看起來挺不錯的,興許能做給博雅嚐嚐看。

 

簡單給自己弄了點東西填飽肚子後,大天狗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設定好時間的空調吹出涼爽的風,驅走了夏季的炎熱,也連帶勾起了一抹昏昏欲睡。大天狗輕輕打了個哈欠,也不管電視機尚未關閉就闔上眼,在一片朦朧的節目主持人談話聲中沉沉睡去。

 

 

陷入沉眠的意識慢慢被拉回,大天狗輕哼了幾聲,慢慢睜開眼睛。

 

記得他方才沒怎麼多想就睡著了,現在醒來後才發現自己忘了關電視,冷氣倒是已經停了,只剩電風扇攪動還有些涼爽的空氣。

 

用力眨眨眼睛清醒仍有些犯睏的思緒後,大天狗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有哪裡不對勁。

 

首先出現在他視線裡的是一對晃呀晃的觸鬚。

 

 

……觸鬚?

 

 

大天狗猛地瞪大眼睛,深棕色的殼反射光線,看起來又亮又滑,長長的兩根鬚不斷晃呀晃的,似是在探索前方道路,又像是在大張旗鼓地宣示自己在這裡。

 

「……」

 

大天狗默不作聲地慢慢爬起來,還趴在客廳矮桌上的棕色生物動也沒動,只是不停晃著鬚。

 

眼下博雅不在,又不能打電話要他從公司趕回來只為了幫自己打蟑螂,看來只能自立自強了。

 

大天狗默默想著,緩慢起身先與對方保持一段安全距離。

 

他撈呀撈的想把自己的室內拖鞋撈過來,然而卻悲傷的發現拖鞋被放在矮桌下,還很剛好的就在蟑螂正下方。

 

看來,得先放棄拖鞋這項武器了。

 

想了想後,大天狗一邊瞪著蟑螂一邊緩慢往廚房前進,他記得流理台下的櫃子裡有一瓶殺蟲劑,只要能拿到那個罐子,勝利就是他的了!

 

移動輕淺的腳步,大天狗摸索著打開了櫃子的門,他迅速移開視線,伸手抓住了殺蟲劑後又抬起臉,然而那只褐色生物卻早已消失無蹤,連根毛都沒看見。

 

「不見了?!」大天狗錯愕地站了起來,他小心地拉開窗簾,又膽顫心驚的把拖鞋撈出來穿上,巡視了廚房跟客廳一圈後還是沒見到那只蟑螂的蹤影。

 

「難道是已經出去了嗎?」

 

大天狗自言自語著,群青色的眼睛掃視了一週,卻依然未見其蹤跡。

 

「……不行,我不放心。」

 

抓著殺蟲劑,大天狗先打開了通往陽台的落地窗,他仔仔細細的拍打了每件衣服,又認真地看著地板跟角落,確認沒有蟑螂後才回到屋子裡,換下一間。

 

將所有房間都搜索完畢後,大天狗還是沒看見那只蟑螂,他皺起眉,就算要跑估計也只會在房子裡,怎麼這樣檢查了一圈後還是沒見著呢?

 

他邊想邊打開了通往客廳的門,接著大天狗停下了腳步,瞪著那一只不知何時又出現在地板上的邪惡生物。

 

那只蟑螂依舊老神在在的晃著觸鬚,背殼反射著令人討厭的光芒,一副無所畏懼的趴在地板上。大天狗緊緊握著手中的殺蟲劑,晃了幾下確認裡面還有殘量後便顫抖地舉起手,將噴口對準眼前的生物。

 

隨著藥劑噴出的聲音,那隻蟑螂也掀開了背殼,啪噠啪噠的飛了起來,還朝著錯愕的大天狗撲了過去。

 

 

原先被隨意放在桌面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正敲打著文件資料的源博雅先是瞥了一眼,目光在接觸到來電人的姓名時愣了會,接著忙不迭接起。

 

「喂,大天狗,怎麼了?」

 

「……博、博雅!」

 

電話另一端的人似乎很慌張,一向平穩的嗓音聽著竟有些顫抖,對源博雅來說,大天狗幾乎不曾如此失態過,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打電話給他。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個、我……」對方顯得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掙扎著自己到底該不該說出口。

 

「發生什麼事了嗎?」

 

源博雅一邊問道一邊向坐在自己旁邊的荒川使眼色,後者了然於心的點點頭,一副剩下的工作就包在我身上你快點回去吧的表情。

 

「呃,也不是什麼大事,就只是────啊啊啊啊!」

 

突然爆出的尖叫讓源博雅忍不住將手機拿離耳朵,聲音大到連荒川都好奇的投來視線。

 

「大、大天狗?!」

 

「沒事!我應該可以自己解決,你不要翹班────不、走開啊!」

 

接連不斷的驚叫讓源博雅的眉越皺越緊,他索性將桌上的東西全都掃進包包裡,接著瞄了旁桌的同事一眼。

 

「明天的午餐。」荒川開口說道,源博雅點點頭,忙不迭抓起外套跟包包就衝出辦公室。

 

「我馬上回去,你等我!」

 

「什麼!不、不用,我自己可以……啊!」

 

也不管對方到底答應與否,源博雅立刻衝下樓,抬手攔了一台計程車就直奔回家。

 

當源博雅奔進玄關時,大天狗正好從客廳裡衝了出來,臉上的神色有些狼狽。

 

「博、博雅?」一瞧見對方,大天狗先是一愣,群青色的眼睛透出滿滿的錯愕跟慌張,源博雅立刻扔下手中的包包,大步踏上前摟住對方。

 

「怎麼了?」他低聲問道,大天狗支吾了片刻,表情有些尷尬。

 

「不是,我不是讓你別蹺班回來……」

 

「那沒關係啦,反正也快下班了。」聳聳肩,源博雅抬手輕撫對方的背脊,「所以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呃,那個……」

 

還沒說出口,大天狗便聽到那陣不祥的啪噠啪噠聲往他們的方向靠過來,棕色的影子速度飛快,直直往大天狗臉上撲。

 

然而源博雅的速度更快,他抄起室內拖,快狠準的一把將那道影子拍在牆壁上,伴隨著清脆的聲響。

 

「……啊?」

 

直到反射性地動了手後,源博雅才發覺自己剛剛似乎把什麼東西拍上牆壁了,他慢慢移開拖鞋,看著拖鞋跟牆壁夾縫間掉下一只被拍扁的蟑螂,而後又低頭望向大天狗。

 

「……你……」

 

源博雅愣了好半晌都說不出話來,反倒是大天狗率先反應過來,為自己的怯弱感到困窘,他一把推開源博雅,清秀的面容上盡是尷尬。

 

「你……就為了一隻蟑螂打電話給我?」源博雅後知後覺的出聲問道,大天狗別開了臉,從頸子的地方泛起丟臉似的紅。

 

「我不是跟你說我可以解決嗎?」

 

大天狗悶悶地說,那隻蟑螂朝他撲來時,他驚險地閃了過去,手中的殺蟲劑也掉了,於是就演變成他迅速摸出自己身上的手機打給博雅,卻在撥通時突然想起、若是被對方知道自己為了一隻蟑螂而打電話求救,肯定會被笑很久。正想掛斷時就被接起來了,搞的大天狗得一邊跟博雅說話一邊閃躲不斷飛來飛去的蟑螂,時不時還被一直想往自己身上撲的生物給嚇得驚聲尖叫。

 

「……不是……呼、哈哈哈!」

 

反應過來所有事情的博雅忍不住笑,笑聲一出,大天狗便覺得更丟臉了,他沉著一張臉站起身,臉上的表情陰鬱的可怕。

 

「唉唷,我不是笑你啦……」

 

察覺到對方不開心地博雅連忙扔掉手中的拖鞋起身,他從背後環住大天狗,將對方納進自己的懷抱裡。

 

「我不是跟你說過,只要你有麻煩,喊我一聲我就會馬上出現嗎?」源博雅輕聲說道,扳過大天狗的肩膀讓他面對自己,「現在不就是你需要我的時候嗎?」

 

「但是,那也不過是一只……」

 

「就算今天你要打的是一隻蚊子,我也會為了你趕過來的。」源博雅笑了笑,低頭印上那對淺櫻色的唇。

 

細碎連綿的親吻稍稍緩和了大天狗的情緒,他睜開自己不知何時閉上的眼睛,望著男人眸中倒映出的自己。

 

「好啦,現在時間還有點早呢。」看了看手錶,博雅又伸手揉了揉大天狗的頭髮,「買菜了嗎?我換件衣服後,跟你一起去吧。」

 

「……嗯。」

 

大天狗點了點頭,伸手牽住博雅的掌心。

 

「對了,剛剛你拍扁的那隻蟑螂,等等要去把他清理掉喔。」

 

「哎,好。」

 

「牆壁也得擦一擦用酒精消毒,還有拖鞋……乾脆整雙換掉好了。」

 

「等等、那還可以穿吧,擦一擦就好了。」

 

「不行,你知道蟑螂身上有多少細菌嗎,不整雙換掉我不放心。」

 

「……好吧,等等去買菜時,順便去買一雙新吧。」

 

END

评论(18)
热度(32)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