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717段子

想不到要說什麼(?

把先前去貓咪咖啡廳的經驗給寫了,感覺篇幅夠,再改一改讓時間線不那麼緊的話,估計可以當成本子出(做死

OOC有、現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那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小巷子。

隱沒在匆匆行人紛踏的大街上,瑟縮在城市的角落,一條幽靜至極的小巷子。

不似那位於市中心的道路是一片冷漠的灰與煙塵,那條小巷子裡充斥著綠意以及生機。每逢春天來臨時,住家裡栽種的植物便會開出各色花朵,就像是那座城市中的世外仙境。

源博雅便是在無意間,發現這條巷子的。

說是無意,其實也不太對,真正領著他來到這處地方的,是一只橘虎斑貓咪。

公車轉進熟悉的街口,末了在站牌處緩緩停了下來,源博雅三步併作兩步地跳下公車,回頭看著跟市中心比起來、顯得不那麼紛擾的城市一隅。

他邁開腳步,輕鬆的步伐踩著雲的陰影、躍進陽光中,豔烈的陽光曬著十分炎熱,但博雅只是抹了抹頭上的汗,熟練地轉進小巷子裡,將剩餘的那一丁點嘈雜拋在腦後,留在幽靜的巷子口。

順著住家緊閉的大門依序前進,那一處栽有兩棵櫻花樹的和風大門逐漸躍於眼前,藏青色的大門只敞開一側,容許路過的人僅能窺視一小角,源博雅輕巧地閃進了大門裡,踩著花圃中排列好的石階,一步一步往玄關門走過去。

盛夏中吹起的風掃過博雅腳邊,連帶微微吹動擺在一側的藤編搖椅,以茅草和竹子搭建起的遮陰處飄來隱隱竹香,摻在另一側的池水驚鹿聲中被腳步踩碎。暗綠藤蔓攀上白漆棚架,垂掛一串串準備熟成的葡萄,在陽光下好似深埋的紫色寶石,兀自閃爍令人炫目的光。

推開玄關的門,懸掛的風鈴落了一室清脆搖響,隨著博雅的踏入被捲進昏黃燈光裡,接著融化在從落地窗透進的陽光中。

當博雅一走進店裡時,一隻橘虎斑貓咪立刻湊了過來,毫不避諱的直接在博雅跟前躺下,露出下方白色的肚皮。

「你來接待我啦?」源博雅笑著蹲下身,毫不客氣地在貓肚皮上捋了一把,貓咪只是輕鳴了幾聲,從喉嚨裡發出舒服的呼嚕呼嚕。

「你來了?」

平穩又熟悉的嗓音自吧檯後方響起,源博雅抬起頭,迎面撞進一對群青色的眼眸中,像映著天空的湖泊,清澈而單純。

「啊啊,我來了。」站起身,源博雅笑了笑,望著面前的青年。

對方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回望著他,一向沉靜的眼底泛起淡淡笑意,「那麼,歡迎光臨?」

「你的歡迎光臨越來越沒有誠意了耶,大天狗。」

「你幾乎每天都來,要有誠意也難啊。」

「說這什麼話,好歹我也是客人啊。」

逕自拉開落地窗旁的椅子,源博雅一屁股坐上柔軟的椅墊,赤色的眼中盈滿暖意。

「有客人會在我特別忙的時候走進後台廚房幫忙的嗎?」名為大天狗的青年微微一笑,在博雅那桌旁站定,「那麼,今天要吃什麼?」

「你想吃什麼?」沒打算回答大天狗的問題,源博雅反問道。

「我嗎?今天有點想吃海鮮青醬義大利麵呢。」

「那就吃那個吧。」

「你要吃其他的也可以喔?」

「不了吧,剛好我今天也想吃海鮮。」說著說著,源博雅彎起大大的笑容,燦爛的笑靨彷若小太陽般耀眼。

「……好吧,我知道了。」聳聳肩,大天狗摸了摸跳上桌子的橘虎斑貓一把,接著轉身踏進吧檯後方的門裡。

源博雅是在無意之中發現這間小餐廳的。

小小的店面極度不起眼,若不是被那只橘虎斑貓帶著,他壓根沒想到這麼幽靜的巷子裡會有一間餐廳。

望著面前完全沒形象、軟成一灘爛泥狀的貓咪,源博雅忍不住苦笑了起來,伸手揉揉貓咪的肚子。

大天狗開設的,是一間貓咪咖啡廳。主要販售的還是以下午茶為主,當然也有能夠填飽肚子的正餐。雖然說隱蔽在如此偏僻的巷子中,不過每逢假日時還是會有不少客人上門,一邊擼貓一邊讀書放鬆心情。

全店中總計有五隻貓,眼下博雅手中正逗弄的是年紀最小的貓咪,名為金云。或許是因為正值最愛玩的年紀,金云十分容易跟客人打成一片,極度親人的性格造就他的頑皮,客人們也因此容易給他不少零食,最近似乎有發福的跡象。

「金云,你是不是又胖了啊?」感受著掌心底下扎實的肉肚子,源博雅輕聲念道。

「喵。」金云只抬起頭來,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望著他,接著又躺了回去。

另一只白中透著淺橘色的貓咪也跳上桌子,一對鴛鴦眼中映出博雅的模樣,他靜靜坐在博雅對面的桌面上,而後睨了沒什麼坐相的金云一眼。

僅僅是那一瞥,金云便迅速坐起身體,像訓練有素的小士兵,瞇著眼微微垂下頭。

「放鬆一點也沒關係的吧,云間?」

源博雅伸手摸了摸白貓的頭,出聲替金云緩頰,名為云間的白貓收回了視線,起身又跳下桌子,回到他習慣待的貓跳台上。

云間是店裡年紀最大的貓,也是五隻貓中的老大,性格沉著穩重,行為舉止優雅,一藍一金的鴛鴦眼讓他成為了店裡最受崇拜的貓。

受客人的崇拜。

跟云間相對的是店內另一隻白貓崇天,渾身通體的白毛也很受小女生歡迎,性子雖然跟云間相似,不過比起云間又更柔和了一點,每當金云闖了禍時總是會出面替對方緩頰,用他們貓咪的方式。

躺在貓跳台上的崇天睜開眼睛,先是涼涼的望了博雅一眼,接著又看著云間跳到他身側的另一個檯子上,崇天只打了個哈欠後便又軟下腦袋,呼嚕呼嚕的小憩。

「把金云抱下桌吧?」

就在博雅擼貓擼到一半時,大天狗早已端著兩人份的午餐走了出來,金云倒是十分自動自發地跳下桌子,甩著尾巴溜到水盆旁喝水。

將盛有義大利麵的盤子分別放到兩人面前後,大天狗又順手取來叉子跟湯匙,輕輕擺在盤邊。

「謝謝。」

朝著青年笑了笑,源博雅捻起叉子,他的肚子早已餓得咕嚕咕嚕叫了,面前的義大利麵散發出好聞的香氣,用料不手軟的海鮮沾上青醬,僅僅是望著便能感覺出這道料理有多美味。

「我開動啦!」

捲起麵塞進嘴裡,青醬特有的味道在口腔內擴散,義大利麵彈牙又不軟爛,更遑論嚥下去後隱隱勾起的海鮮鮮味,更是促進食慾。

看著狼吞虎嚥的博雅,大天狗只是微微一笑,起身替兩人倒了杯水。

「啊,謝謝。」源博雅塞了滿嘴食物含糊地道。

「慢點吃,我又不會跟你搶。」

「哎唷,真的很好吃嘛。」舔掉嘴邊沾上的青醬,源博雅笑得像個孩子。

用過午餐後,大天狗還來不及開口,源博雅就自動自發地收拾好盤子一同收到廚房去,還十分順手地洗了起來。

「我洗就好了吧……」

「沒關係啦,你先去餵貓吧,他們應該也餓了。」

「……啊……好吧。」

興許是明白吃飯時間已到,金云忙不迭湊了過來,晃著尾巴在大天狗周圍走來走去,崇天跟云間也從貓跳台上爬下來,靜靜地坐在一邊等著。

「……嗯?竹間呢?」

大天狗東張西望著,最後才在書櫃下找到另一隻虎斑貓。竹間像是剛睡醒般,綠色的眼睛還有些犯睏,不過在聞到食物的味道後便立刻睜圓了綠眼,喵喵叫著蹭過大天狗褲腳。

在各自的飯碗裡裝好貓糧後,大天狗一站起身,貓咪們立刻衝向自己的碗,埋頭狂吃。而大天狗只是默默望著,隨後他轉身踏進後台,像一陣風似的走過博雅身後。

「對了,說起來,後台裡還有另一隻貓對吧?」

將洗好的盤子放進烘碗機裡後,源博雅邊擦手邊回頭看著大天狗。

「嗯,是啊。」大天狗邊說邊將貓糧裝進白色小碗裡,接著他推開廚房裡另一道門,有些猶豫地望著博雅,「你要來看看嗎?不過她很怕生。」

「可以嗎?」

「應該可以的。」

跟著踩進另一道門中,率先出現的是一路蜿蜒向上的樓梯,橘黃的燈光映亮了兩側牆壁上的照片,源博雅就這麼跟在大天狗後面踩上樓梯,踏入二樓。

二樓的空間比博雅所想的還要更明亮了點,空調吹出的風十分舒適,燈光也不像一樓為了餐廳而刻意選用橘黃色的燈,反而更像是作為書房使用。

「這裡是開放給一部份客人的討論室。」大天狗開口說道,望著書架上滿滿的書籍,「有些客人也會刻意上來二樓念書,畢竟一樓是餐廳,就算再怎麼安靜,也還是會有其他嘈雜聲。」

說著說著,大天狗在小架子上放好碗。

「不過你說有貓……我倒是沒看見呢。」

「等等就會出來了。」

面對博雅的疑惑,大天狗只聳了聳肩,在地上坐了下來。

「可能是因為你在的關係,所以她不太敢出來。」

「咦?還是我下去一樓吧?」

「……不,沒關係的。」大天狗輕聲說道,群青色的眼睛專注凝視著桌子下的陰影,「如果是你的話,我想應該不要緊。」

話音剛落,從陰影中便竄出一只黑貓來,金色的眼睛透出畏怯。她先是看了看大天狗,視線又移到博雅身上,接著注意力放回食物上頭,似乎在猶豫自己到底該不該過去進食。

源博雅剛想說些什麼,一道微弱的貓叫聲便打斷了他未說出口的話,崇天順著樓梯跑了上來,晃著尾巴溫和的喵喵叫了幾聲。

看著崇天,黑貓似乎有些放心,她朝小碗靠了過去,思索了片刻後便低頭叼起乾糧,緩慢的開始進食。

「這是黑金。」看著在吃飯的黑貓,大天狗低聲說道。

「意外的很怕人呢。」源博雅小心翼翼地蹲了下來,只要他有什麼動作黑金便會立刻停下進食,金色的眼睛來回望著他跟大天狗。

「性格的關係吧,跟過去也有點關聯。」伸出手,大天狗輕輕摸著黑金的背脊。

「……這樣啊……」

從來到這間餐廳的時候,源博雅便知道了這整間店裡的貓咪都是來自收容所。像金云跟竹間都是小貓時期就被捉進收容所裡,云間跟崇天都是在即將被安樂死前夕才被剛好進來收養貓咪的大天狗給一併帶走,在被捕獲前也是流浪貓。

對於黑金,大天狗似乎不怎麼願意多說些什麼,只是一下又一下輕撫她柔軟的毛皮,眼底透出淡淡的寵溺。

此時的崇天也靠了過來,他先是在博雅褲腳上蹭了一腿毛,接著又靠到黑金身側,細心地替她理毛,藍色的眼睛微微瞇起,仔仔細細的將她的臉給好好洗了一遍,又順便舔了舔身上的毛。

「崇天很照顧她的樣子呢?」

「大概是因為黑金是全部的貓裡年紀最小的吧,雖然她跟金云一樣大。」

「金云?你說那個精力永遠用不完的小屁貓嗎?」

「……咳,對。」對於博雅的話語,大天狗忍不住笑了出來,接著點點頭。

「真是看不出來呢,我還以為金云的年紀會跟竹間一樣。」

「他們倆個其實也差不了幾歲,只是竹間本來就比較有個性,明明是該到處亂跑亂咬的年紀,卻跟云間一樣老成。」

「這算是好事吧,你想想啊,要是店裡有兩個金云的話……」

「……大概,整間店的屋頂都會被掀翻吧。」

想像著那副場景,大天狗便低聲笑了起來,從隔陽窗透進的陽光又白又軟,映在大天狗的側臉上好似一尊精雕細琢的陶瓷娃娃。源博雅只是目不轉睛的望著,直到大腿上傳來小小的重量後,博雅才又低下頭去瞧。

「好稀奇,黑金會碰除了我以外的人呢。」看著那只不知何時攀到博雅腳上的小黑貓,大天狗用著有些訝異的語氣道。

「可能是因為我家裡有養貓的關係吧?」想著自己家裡那隻兇巴巴又十足傲嬌的三花貓,源博雅忍不住苦笑。

輕輕伸手懸在半空中,源博雅不怎麼急著要去撫摸黑金,只是讓對方先嗅聞他的手掌。在陽光下微微反射著光的白鬍鬚抽動,末了黑金小心翼翼地湊了上去,小小的腦袋蹭上博雅的掌心,還不忘發出幾聲又軟又惹人憐愛的貓叫聲。

「黑金好瘦啊。」

順著貓咪的頸子向背脊撫去,源博雅輕輕拍著黑金的背,小黑貓的身形又瘦又小,實在是很難讓人相信她跟樓下那隻頑皮的橘虎斑同齡。

「她很挑食,這次的飼料還是試過很多牌子後,少數幾個她願意吃下去的。」聳了聳肩,大天狗摸著鑽到他身邊的崇天,手指梳過白貓身上細軟的毛皮,「不過之後大概又要換了。」

「既然你是開餐廳的,考不考慮做鮮食給他們吃呀?」

「鮮食嗎……」大天狗想了想,群青色的眸子來回望著崇天與黑金,「如果是他們的話可能會吃,不過黑金就……」

「試試看吧,我看過很多做貓咪鮮食的還會加上一些營養補品,說不定能給黑金補補身子,養胖一點。」

「……好吧,我試試看好了。」

看著手邊舒服到瞇起眼睛的崇天,大天狗搔了搔白貓的下顎,接著伸手取過空碗,「走吧,該下樓了,金云他們估計也已經吃完了,說不定正在搗亂呢。」

「哈哈,好啊。」

再度揉了一把黑金後,源博雅有些戀戀不捨的起身。像是知道他們要準備離開似的,黑金跳到了桌子上,金色的眼睛直勾勾望著博雅,又發出幾聲喵叫。

「等等再過來看妳,好嗎?」摸摸黑金的小腦袋,源博雅彎起了極為溫柔的笑,俊秀的臉上盡是難掩的暖意,還和著一點淡淡的不捨。

「喵。」

踏下樓梯後,大天狗還沒走到前台,一抹深灰色的影子就從旁邊堆疊的箱子跳到大天狗身上,爪子緊緊攀住衣服往上爬,非得待在他肩膀上。

「竹間。」大天狗輕聲喚道,一把將竹間從自己身上拉下來,被扯下來的虎斑貓似乎有些不快,綠色的眼睛斜斜瞥了博雅一眼,而後又朝著大天狗喵喵叫。

「睡醒吃飽就開始搗亂了?」

露出略帶無奈的笑容,大天狗抱著竹間回到前台,只見云間端坐在桌子上,透著淺橙色的尾巴晃呀晃,勾引待在地板上的金云不時跳起來撲抓,也屢次落空。

「你要不要陪金云玩玩呢,博雅?」

將竹間放回地上後,大天狗打開檯子下方的櫃門,從中取出一枝掛有羽毛小玩具的逗貓棒。

「咦?現在嗎?」

「嗯,下午茶的開放時間也差不多要到了,我得先做些準備,不過金云通常都會來妨礙我。」

「啊,這樣啊。」

接過大天狗遞來的逗貓棒後,金云的注意力立刻從云間身上轉到羽毛玩具上,琥珀色的眼睛緊緊盯著羽毛尖,大有撲上去的衝動。

「那就拜託你了。」

「嗯!」

逗貓棒甩呀甩的,淺褐色的羽毛玩具也跟著甩動的動作晃呀晃,附在上頭的鈴鐺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不斷吸引金云的注意力。

云間和崇天只是懶洋洋地趴在落地窗前曬太陽,兩隻早就已經倒成一團,只有崇天偶爾會抬起頭,看著金云追逐羽毛尖。

「竹間,你要試試看嗎?」

望著坐在離自己有點距離的竹間,源博雅晃了晃手中的逗貓棒,然而竹間只是用綠色的眼睛望著他,接著就別開臉,一副十分嫌棄的模樣。

老實說,這不是竹間第一次有這樣的反應。

打從源博雅第一天來到這間貓咪咖啡廳起,竹間就一直對他抱著濃濃的敵意。當然,這些都是源博雅自己猜想的,畢竟竹間非常黏大天狗,黏到只要是清醒的時候就會跟在大天狗腳邊,走到哪跟到哪。不過自從源博雅開始每天造訪後,竹間黏著大天狗的時間就減少了,反倒是會自己一隻貓坐在貓跳台上,綠眼睛緊緊盯著博雅。

就像是在監視他會不會對大天狗做什麼壞事一樣。

「……啊!」

簡短的驚呼從廚房裡傳來,源博雅跟竹間幾乎是同時起身跑到廚房,只見大天狗縮著腳,清秀的面容上盡是猶豫,有些慌亂的目光在接觸到博雅時便亮了起來。

「怎麼了嗎?」

「呃,沒事,只是似乎看見有什麼東西鑽到紙箱後面了。」

指著擺在冰箱旁的箱子,大天狗顯得有些遲疑。

「會不會是什麼小蟲子之類的呢?」

源博雅邊說邊搬開箱子,原本一直蹲在大天狗腳邊的竹間突然衝了出去,一掌拍住從箱子縫隙中竄出來的蟲子。

「竹間!」

「哎,沒事沒事,竹間很聰明不會把牠吃下去的。」擺擺手,源博雅慢慢靠了過去,看著被竹間拍暈在地上的金龜子。

「是金龜子啊……大概是從門的縫隙跑進來的吧。」源博雅邊說邊撿起金龜子,赤色的眼望向大天狗,「我把牠扔去花圃吧?」

「嗯。」

側過身體,大天狗微微蹙著眉,看著博雅輕輕捏著金龜子走出廚房,他稍稍鬆了口氣,群青色的眸子看向竹間。

「謝謝你呢,竹間。」他輕聲說道,唇角彎起極淺的笑容,「先出去吧,等等給你點小魚乾。」

「喵。」

當博雅把金龜子扔進草叢,並回到餐廳裡時,竹間正好從廚房裡踏了回來,他微微仰起下顎,一副非常得意的樣子跳上桌,翠綠色的眼睛瞇著望向博雅。

「……總覺得被一隻貓比下去了啊……」

源博雅有些無奈地輕聲低語,接著他湊向竹間,後者倒也沒跑,只是靜靜用漂亮的眼睛盯著他,鼻子微微抽動。

「我問你啊,竹間,你喜歡大天狗嗎?」源博雅用著只有一人一貓才聽得到的音量問。

「喵。」

「真巧,我也喜歡大天狗。」

他嘿嘿笑了起來,竹間一聽似乎有些炸毛,他起身退了幾步,線條俐落的背脊微微拱起。

「哎唷,我話還沒說完嘛。」見對方一副有點生氣的樣子,源博雅連忙擺擺手,要竹間坐下來。

「我跟你說啊,以後呢,估計還會有類似的情況……你也知道嘛,大天狗他對於蟲子之類的一向挺抗拒,偏偏他外邊又栽了這麼多植物,難保不會有蟲子趁隙而入,你說是不是?」

「……喵。」

「所以呀,以後呢,如果我不在的話,就拜託你替我捉走那些蟲子吧?扔到外頭去就好了,別把他們吃了啊。」

「喵喵喵。」

看著竹間一副理解的表情喵喵叫了幾聲,源博雅勾起微笑,伸手揉了揉對方的腦袋,「那就拜託你保護大天狗了啊,竹間。」

「喵!」

「……你在跟竹間說什麼悄悄話嗎?」

熟悉的嗓音從博雅背後響起,源博雅嚇了一大跳,一回頭就對上大天狗困惑的群青色眼睛。

「啊、呃,沒什麼啊,你說對吧,竹間。」

「喵、喵!」

望著面前的一人一貓,大天狗微微偏著頭,不過他也沒打算去思索兩人到底聊了什麼,只是將手中的托盤放到桌上。

「我替你泡了咖啡,還有一些餅乾。」

「啊,謝謝。」

黑咖啡的香氣揉和陽光緩慢擴散在整個餐廳裡,大天狗伸手將營業的門牌翻好後便回到了位子上,捻起一塊破裂的餅乾放進嘴裡。

「今天的餅乾比較不甜耶。」

「我試著斟酌了糖的用量,畢竟有些女孩子會介意體重之類的。」舔掉手指上的餅乾屑,大天狗端起面前裝有奶茶的杯子,輕輕啜了一口。

「體重啊……的確是女孩子們會介意的事情呢。」

「你好像很了解的樣子,博雅。」望著博雅的臉,大天狗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群青色的眼睛映著日光,看著清澈。

「……啊?呃、不是、因為我妹妹她也常常會說類似的話,所以……」

看著慌張想解釋的源博雅,大天狗忍不住笑了起來,軟軟的光照在他的側臉上,更加襯出那副清秀的面容。源博雅有些看傻了,愣在原地有些回不了神。

「博雅?」

「……啊?」

直到大天狗出聲呼喚他後,源博雅才回過神來,他慌張地端起咖啡想掩飾自己方才的分神,卻被黑咖啡給燙了一嘴,好不容易才嚥下去。

「你還好吧?」望著對方幾乎是手忙腳亂的舉止,大天狗側著頭問道。

「呃,沒事……」

「是嗎?」又喝了口奶茶後,大天狗抬起了臉,這次視線有些飄移,「……博雅,你有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類型嗎?」

「……啊、啊?」

見著那對錯愕至極的眸子,這次換大天狗慌張了起來,「……不、我只是想說,如果你有特別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說不定我可以在來店的客人裡幫你看看。」

「這、這樣啊……啊哈哈……」端起咖啡,源博雅尷尬的笑了幾聲,大天狗則是微微低下了頭,咬著餅乾遮掩自己方才的唐突。

「我喜歡的類型啊……」

源博雅輕聲說道,紅色的眸子微微瞇了起來。

「嗯……大概是,體型稍微纖瘦一點的吧,不過也不要太瘦,跟你差不多的話倒是挺好的。」

「身高也、差不多到我的胸口感覺不錯,這也跟你差不多。」

「臉的話我是不怎麼在意啦,不過希望對方可以不要化妝,或者說很少化也沒關係,我就喜歡乾乾淨淨的模樣。」

「性格的話,希望對方也喜歡小動物,最好有養貓,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交換養貓的心得了,希望手藝不錯,跟你一樣的話就挺好的。」

「特別喜歡吃甜的也沒關係,我能帶他到處去吃好吃的甜點,看著對方吃著甜食、一臉幸福的模樣,就是我最大的快樂。」

沒料到對方會說那麼多,大天狗愣了愣,纖長的手指稍稍使力捏住玻璃杯,「……真沒想到呢,我還以為你會更喜歡那種外向開朗的類型。」

「開朗是不錯啦,不過怎麼說呢……」搔了搔頭,源博雅露出有點燦爛的笑容,「比起開朗,我比較喜歡兩人合得來的默契啊。」

「……是嗎?」

「是啊,你這樣的話,我就很喜歡。」

「……啊?」

聽著從博雅口裡說出的話語,大天狗一時沒反應過來,愣在原地,察覺到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什麼話的博雅立刻噤了聲,微妙的尷尬逐漸蔓延在兩人之間,融合進咖啡跟奶茶的香氣中。

客人上門的風鈴聲是最好的解救良藥。

「……有客人來了。」

「……呃、嗯,你去忙吧。」

看著大天狗從位子上起身,迅速將自己面前裝有奶茶的玻璃杯收拾到廚房後,源博雅才收回一直望著對方的視線,目光落在那杯還剩下一半的黑咖啡上。

略為冷卻的咖啡溢散出濃醇的香氣,源博雅輕輕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卻感覺咖啡的味道有點苦澀。

「……話說得太快了呢。」一邊攪著面前的飲料,源博雅看著躺在桌邊的竹間,伸手揉揉他的肚皮,「你說,竹間,我剛剛是不是太心急了呢?」

源博雅輕聲低語,虎斑貓只是懶洋洋地抬起臉,綠色的眼睛瞇成一條線,朝著博雅喵了一聲。

「果然還是得再等等嗎?」

「喵。」

「可是我有點等不及了。」

「……喵。」

望著那顆小腦袋又歪了回去,源博雅忍不住苦笑了下,如果竹間是人類的話,方才的表情肯定是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那抹人影在吧檯與廚房間忙碌穿梭,午後的陽光夾進甜味與淡淡的人聲紛擾,書頁的香氣作為佐料,拌上逗貓棒的鈴鐺聲響,源博雅忍不住向後伸了個懶腰,大掌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竹間。

昏藍的夜色從巷子尾端慢慢渲了過來,溫軟的陽光不知不覺隱沒在雲層後方,讓橘黃的燈光映亮整間餐廳,成為夜色中的一盞引燈。

下午茶的時間過後便是晚餐時刻,上門的客人並不算少,連帶的博雅也起身協助大天狗的工作,時不時掛上笑容將餐點端給前台的客人。

「博雅,三桌的……」大天狗端著托盤踏出後台的門,一眼便瞧見源博雅正站在一桌滿是女孩子的桌旁,笑著摸摸其中一位客人膝上的金云。

「……」

大天狗實在難以判定心底那抹隱隱的不快是為何而來,博雅笑得很燦爛,就像夏季的陽光那般耀眼純真。大天狗知道自己曾經見過幾回那樣的笑容,每當博雅同金云玩得嗨起來時,總會露出那樣的笑。

當大天狗意識過來時,自己已經驅動雙腿,將餐點端到指定的客人面前。他不曉得自己是不是該慶幸天生的表情平靜,所以不管心底如何充斥各種思緒,表面上也還是一副平平淡淡的模樣。

但源博雅總是會輕易地發現。

「怎麼了?」

看著大天狗回到後台,源博雅忙不迭跟了上去,看著對方著手準備下一道餐點。

「沒什麼。」

大天狗平靜的說,煮食的聲音打斷了博雅還想說些話的動作,也隔絕對方的提問。望著面前的青年,源博雅沉思了一會,最後選擇離開廚房,不待在那裡妨礙他忙碌。

「咪。」

極為細小的喵叫聲吸引了博雅的注意力,源博雅抬起臉,視線正好與云間對上,後者一臉愜意地躺在貓跳台上,一對鴛鴦眼深深映出博雅的模樣。

「……云間。」源博雅試著呼喚道,云間倒是順從的從最高台跳到次一階的台子上,瞇著眼睛讓博雅撫過自己身上的毛。

「我好像又惹他不高興了?」

源博雅輕聲問著,雲間睜開了眼睛,漂亮的眸子靜靜望著他,像零落的寶石。

「……果然還是等他忙完再說吧。」

「……咪。」

「博雅。」

聽著從廚房裡傳來的聲音,源博雅應了聲,轉身探進後台,「怎麼了?」

「你能幫我餵餵云間他們嗎?」

「咦?我嗎?」

「嗯。」

瞥了對方一眼後,大天狗迅速將鍋子裡的義大利麵裝好盤,再將盤子移到托盤上,「乾糧放在吧檯下的櫃子裡,一隻貓給一湯匙到兩湯匙,黑金的話給一湯匙。」

「喔、喔喔……」

循著對方的指示,源博雅捧著碗裝進了貓糧,飼料敲擊碗盆的聲音吸引了金云,小橘虎斑貓立刻衝了過來,一臉興奮地在源博雅旁邊晃來晃去。

「別讓金云鑽進櫃子裡了。」

「我知道……啊、金云!」

一把拎住想往裡邊鑽的小貓,源博雅苦笑著迅速將櫃門關上,然後分別把碗放在給貓咪專用的小架子上頭。

白色的小碗上還特意畫了五隻貓的卡通造型,一旁也備註上名字,才剛把碗放好,金云跟竹間忙不迭蹭了過來,小臉埋進碗裡進食。

「你們也吃得太快了吧……」

望著旁邊明顯優雅許多的云間跟崇天,源博雅捏起金云的後頸,將他稍稍拉離了碗邊,避免小貓因為進食速度過快而吐出來。

「我去放黑金的飼料喔。」

「嗯。」

順著樓梯來到二樓,興許是因為方才下樓時關掉電燈的關係,整層二樓陷入了昏暗,僅剩下空調微弱的運轉聲。

月色從隔陽窗間透進,在地上投下了淺銀色的色塊,隨著博雅走過,在光下飛舞的塵埃被微微擾亂。

源博雅倒也不急著開燈,他晃了晃手中的碗,飼料撞擊碗盆而發出細碎的聲響,接著博雅看見那一對金色的眼睛從陰影處冒了出來,似是在猶豫該不該靠近。

「吃飯了,黑金。」源博雅盡可能用溫和的聲音低語,接著他將碗放在黑金用的小架子上,並在一旁的地板上坐了下來。

小黑貓猶豫了很久後才從黑暗裡現形,她的碗盆被放在月色下,正好能將黑金的模樣映出。黑金只是低頭聞了聞碗裡的食物,而後又抬頭看著博雅,喵了一聲後便開始進食。

源博雅動也沒動,他的眼睛已經慢慢習慣黑暗了,周圍十分安靜,就連一樓的嘈雜聲響也全被阻斷在沉寂的空氣下,只剩機械運作的聲音跟黑金吃飯時發出的細微聲響。

望著黑金逐漸把碗裡的食物吃完了後,源博雅微微一笑,伸手輕撫小黑貓的背脊。覆著繭的手指滑過黑金的頸子,博雅刻意用指腹磨蹭黑貓的下顎,逗的黑金抬起了腦袋,瞇起那對金色的眼睛。

極其細微的咪嗚聲成了這一室僅有的聲音,小黑金蹭向博雅盤坐的腿,接著她跳到博雅身上,小腦袋不斷磨蹭人類的腹部。

揉著對方的肚皮,指腹下的肚子隨著呼吸起伏,隔著瘦弱的身軀也能感受到胸腔裡強而有力的心跳,宣示著生命的脈動。

「……真羨慕妳啊,黑金。」源博雅沒來由地開口說道,小貓瞇著眼躺在博雅的大腿上,舒服的翻著肚皮。

「大天狗很疼妳呢……雖然他也疼店裡其他的貓,不過……」

「看著妳的視線,格外溫柔啊……」

儘管嗓音輕如羽,在這寂靜過頭的樓層中也還是有點沉重,源博雅低聲笑了起來,手指輕輕按著黑金的肉球。

「喵。」

不屬於黑金的貓叫聲奪去博雅的注意力,源博雅回過頭,正好看見崇天出現在樓梯口,被夜色浸染的眼珠映著微微的光,透出一抹清澈的藍。

崇天不慌不忙的靠了過來,他先是隔著博雅的腿嗅了嗅黑金,瞥了黑金吃完的空碗一眼後便一把踩上博雅的大腿,低頭整理黑金身上的毛。

「崇天也很疼黑金呢。」源博雅笑著開口,黑金像是附和一般喵了一聲,小小的腳爪揮了揮,抱住崇天的頭。

「博雅?」

略為困惑的聲音稍稍劃破了二樓的寂靜,大天狗從樓梯間探出頭,變成暗藍色的眼睛望向源博雅,「黑金吃完了嗎?」

「嗯,是啊,樓下需要幫忙嗎?」

 上完了,不急。」

「不,餐點都上完了,不急。」

「啊,好。」

解下身上的圍裙,大天狗跟著在博雅身邊蹲了下來,一臉稀奇的看著黑金跟崇天。

「黑金今天特別反常呢,居然會在我以外的人身上打滾。」

「看來我被你家的小黑金看上囉。」源博雅嘿嘿笑著,打趣似的話語換來身側青年的輕笑。

「這樣也好,我一直希望黑金能勇敢點去接觸不同的人。」

「不過,還是不要逼她比較好吧。」源博雅開口說道,伸手捋了捋黑金的肚子。

「……是啊,雖然這麼做很抱歉,不過我也只能把她放在二樓……」

雖說一開始大天狗曾試著把黑金放在一樓,但進出的客人們實在不少,再加上金云三不五時就會捉弄她,搞的黑金一整天下來都神經兮兮的,只好把她獨自安排在二樓。

幸好會上二樓看書討論的客人算少,大部分的客人們也都知道黑金的習慣,不會刻意去打擾她,這倒是給了黑金一個獨立的空間能夠去宣示自己的範圍,並在自己的舒適圈裡打滾。

唯一能進入舒適圈的,只有崇天跟大天狗。

現在還多了一個源博雅。

輕聲打著呼嚕,黑金翻過身體、抬頭望著博雅,金色的眼睛熠熠生輝,耀眼的像兩顆黃鑽石,源博雅忍不住又揉了幾把,一轉頭便望見大天狗正低頭看著他腿上的黑金,眼底透出淡淡的溫柔。

「……嗯?怎麼了嗎?」似是察覺到博雅正盯著自己,大天狗移開視線,望進那對映著月光的赤色眼睛。

「……大天狗,你知道嗎,你看著黑金的眼神特別溫柔。」

「……這是當然的吧,畢竟她的身體最為瘦弱,也是最容易被欺負的。」大天狗停頓了下,唇邊彎起了略為戲謔的微笑,「你看著金云的時候,臉上的笑也格外燦爛呀。」

「……啊?我有嗎?」

「有啊,只要你跟金云兩個玩嗨了,臉上的笑容就會變得比平常還要更深。」

「……你偷偷觀察我,是不是喜歡我?」

聞言,大天狗先是愣了愣,接著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在說什麼傻話,誰會喜歡你。」

「我很認真的耶。」

「是嗎?那你偷偷觀察我,是不是也喜歡我呢?」

「……是啊。」

聽著源博雅的回答,大天狗明顯愣住了,他慢慢移動視線,讓目光落在源博雅臉上,在那副認真的面容上尋找一絲玩笑戲謔。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源博雅輕聲說道,他有點緊張,摸著黑金的手也微微顫抖,「我很認真的。」

「……我喜歡你,大天狗,不管是你每次見到我露出的笑容也好,撫摸貓咪時的溫柔眼神也好,我都喜歡。」

靜默渲染在兩人中間,源博雅悄悄嚥下一口唾沫,目不轉睛的望著大天狗的眸子。

無論看過多少遍,他依舊讚嘆,那對眼眸的澄澈、認真、只有在見到他時才會展現的放鬆與隨興、見到黑金時的溫柔,儘管大天狗一向不喜形於色,但只要望著那對群青色的眼睛,儘管不多言也能明白。

「……我……」

「喵。」

崇天的聲音適時的打斷兩人,不知何時走到樓梯口的崇天回頭望著他們,藍色的眼睛透出無邪天真。

「……該下樓了,客人們大概也用完餐了吧。」

站起身,大天狗低聲說道,臉上的表情有些難得慌張。

「……啊、啊,是呢。」

再度摸了摸小黑金後,源博雅取下空碗,跟在大天狗後面走下樓梯。

更加深沉的墨藍覆蓋大半天空,唯有市區方向的天際被燈光照亮,抹著喧囂熱鬧。將門上的營業牌翻到背面後,大天狗將椅子靠攏,源博雅則有一下沒一下的拖著餐廳地板。

微妙的尷尬充斥在整間餐廳裡,連著四隻貓都察覺到有些不對,窩在貓跳台上看著底下不發一語的兩個人類。

「……那麼,我走了。」揹起包包,源博雅轉頭看著大天狗。

「……嗯。」

「明天會再過來的。」

「……嗯。」

「那……晚安。」

「……晚安。」

望著一直閃躲自己視線的大天狗,源博雅握了握拳,最後他慢慢呼出一口氣,轉身推開玄關的門。

他還是有些操之過急了。

源博雅默默地想,腳步有點沉重。

明明下午才跟竹間說過得再忍忍才行,卻馬上就忍不住、一頭熱的告了白,這下可好了,直到結束營業前,他們兩個都尷尬的跟什麼一樣,連聊天都有點難以接話。

嘆了口氣,源博雅踩著巷子裡邊的寂靜,夜色破碎在他的腳下,散成粉塵隨夏天有點悶熱的風煙消雲散。

正當博雅踏出巷子口時,慌亂的腳步聲由遠方靠了過來,他回過頭,看著那道熟悉不過的身影從黑暗裡慢慢顯現,伴著氣喘吁吁的呼吸聲停在他面前。

「大天狗?」

「呼、呼、……」

扶著對方的肩膀,源博雅看著面前低頭不斷喘氣的青年,臉上透出不解與困惑,「怎麼了嗎?」

「……那個、博雅……」

稍微平順好呼吸後,大天狗抬起了臉,清秀的面容映上城市邊緣的隱隱繁華,「剛才的問題,你能再問一次嗎?」

「哈?」

「你剛才在二樓問我的問題。」

「呃……」源博雅愣了愣,「你……你偷偷觀察我,是不是喜歡我?」

「……我……」

大天狗顯得有些緊張,他飄移著視線,最後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抬臉望著源博雅。

「是、是啊,你怎麼知道。」

「……啊?」

興許是大天狗的回答太出乎意料,源博雅傻在原地,好半刻都回不了神。

他剛剛、說什麼?

是啊?

大天狗回答了是?

望著博雅一臉呆滯的表情,大天狗愣了愣後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後退幾步,讓自己稍稍隱於巷子的幽暗之中。

「那麼、明天見。」大天狗低聲說道,抬眼望向博雅的眸子含著笑意、含著淡淡的害羞。

源博雅發誓自己沒有看錯。

當大天狗轉過頭跑回巷子裡時,露出來的耳朵跟後頸緋紅無比。

「……什麼啊……」直到對方的身姿消失在視線裡後,源博雅才喃喃開口,俊秀的臉上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難以言喻的雀躍。

「這也太……」他終於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像個傻子一樣站在巷子口笑。

想著方才對方臉上有點害羞的表情,源博雅便壓不下唇角的笑意,連踏回家的腳步都變得有些輕鬆起來。

END

评论(8)
热度(39)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