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給大天狗的信-第?封

給大天狗:

從那起事件後,輾轉的,又過去了多久呢?

當年八歧大蛇被重新封印,晴明同黑晴明再度融為一體,成為了真正的安倍晴明,八百比丘尼終究得不到她真正的願望,我的妹妹……神樂也無法取回原本的記憶。

你也,在那一場戰役中逝去。

我並不曉得,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沒有背叛你,那起對你所掌管的山發動的妖怪退治,並不是我下令的,從頭到尾,我都被蒙在鼓裡……也是,那個時候的我正忙著尋找失蹤的神樂,哪會知道這些事情呢。

這些,都是在一切平息後,他告訴我的。

被抹殺的信使烏鴉,我以為的傳信紙人、實質上是探察紙人,這些,都是他為了發起退治而做的。

與我同為源氏部族的他,掌管著源氏另一面的他。

我曾抓著他的領子,質問他這麼做的用意,可他只是淡淡一笑,與我相仿的紅色眸子讀不出任何情緒。

他說,我不需要知道那些,只要我能做好我的皇族武士身分就行了。

當我看見你仍留著那只笛子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我以為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回到跟以前一樣的生活。我可以每天往你那兒跑,一起吹笛、一起比試,就算什麼都不做的飲酒賞花也行,我還想跟你一起賞過幾十年的冬雪春櫻。

我以為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直到我的軀殼老去、直到引路人出現在我眼前。我會跟你許下來生再見面的誓言,你或許會哭,可你絕對不會讓我見著你的眼淚。

但是,你卻先走了。

不留下半點力量,沉默的、將自己獻給了八歧大蛇。

我恨那個時候的我為什麼沒能來的及射出那一箭,或許是因為我怕我會射偏,又或許,是因為我早就知道,要擊殺八歧的最好方法,就是連著你一起貫穿。

就算瀕臨死亡了,你也還是那一副平靜的表情,就像是這一切根本沒什麼一樣,就像是你早已決定好、為了實現所謂的大義,這麼死去也無妨一樣。

你永遠不會知道,當你的軀體在我手上化作塵埃散去時,我有多恨我自己。

你永遠不會知道,你臨死前看著我的眼神,寫滿了多少沉痛和無聲的恨意。

你永遠不會知道,早在這一切發生以前……早在、我妹妹失蹤以前,我就已經喜歡上你了。

這些事情,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我問過晴明,妖怪死去後,是否還會再一次轉世。

晴明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用有點悲傷的眼神看著我。

我不願意去相信,大天狗,我相信你總有一天會再度出現在我面前。

化作了蝴蝶也好,轉世成為了人類也罷,又或是跟今生一樣是個妖怪也行,我如此期盼著,希望你可以再度出現。

於是這麼一等,從青春晨光,等到了暮雪白頭。

你始終沒有出現。

我的時間,也已經不多了,門外兩名引路人的身影映在紙門上,等著我寫完這一封信。

如果還有下一世,如果還能夠有下一世,就算飲去孟婆湯的我沒了今生回憶,我也想再去尋你一遍。

就像當年的我在山上招惹了一隻大妖怪,下一次,我不會再放開你了。

下一次,我們可不可以在一起了?

─源博雅

评论(6)
热度(25)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