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820段子

最近一直在下雨,每天都在下雨,總覺得自己都快要發霉了(軟爛

特別是這樣下雨的天氣還要出門……啊……討厭弄濕自己……

近期依然天天往醫院跑,行程規律到壞掉的生理時鐘都快修好了XDD

只是還是很想一覺睡到自然醒啊……

OOC有,學院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男友力三十題-傾斜一邊的雨傘

----------------------------------

滴答。

在灰藍色的馬路上,印出了深灰的漬痕。

滴答。

在平靜的水池邊,泛起一圈一圈的漣漪。

滴答。

在乾淨沒有一絲髒污的玻璃窗上,黏上了一排短促而整齊的水珠。

滴答。

在夏季悶熱的午後,揉和了淡淡的雨幕。

當宣告課程結束的鐘聲震響空氣,滿佈在天空中的厚雲也隨之落下細雨。

起初是一點一滴,小小的、宣告著自己的存在。隨後雨絲變得密集,開始打溼地面,讓瀝青馬路反射出日光,炫著眼底。

雨水的味道漸漸擴散開來,伴隨逐漸變大的雨勢,將整座城市掩上一層雨幕,染上一抹涼意。

當大天狗收拾好背包並走出教室時,外頭的雨正下的不小,五顏六色的傘花盛開在街道上,蔽去水霧、庇著人們。

從自己身旁走過的學生們紛紛撐開了傘,嘻笑著談天著踏進雨裡。大天狗低頭看了看手上的錶,他輕輕嘆了口氣,清秀的面容平靜至極,唯獨眼底閃爍著細微的焦躁。

大天狗一向討厭下雨天。

若是待在室內時下起雨,他便不是那麼在意,但若在必須出外時碰上了雨,那麼他便會顯得有些陰鬱。

感到麻煩是其次,最讓大天狗在意的是下雨天出門容易弄濕自己,偏偏他是個十分討厭水的人,除了必要時刻以外,其他時間大天狗能避開水就會避開水,讓自己能保持乾爽。

不過眼下要保持乾爽回去是不可能了,就算撐起了傘也還是或多或少會弄濕衣服,更不用說還有個沒帶傘的大蠢貨要蹭他的傘下空間。

「喔,大天狗!」

說人人到呢。

大天狗沒好氣的轉過臉,那個沒帶傘的大蠢貨正朝他揮著手跑來,俊秀的臉上盡是燦爛笑容,眸子裡也透出欣喜。

「我跟你說,我……」

「沒帶傘?」

「對,你怎麼知道!」

望著源博雅的臉,大天狗幾乎有想往對方臉上甩雨傘的衝動。

不行,他要忍住。

再度嘆了口氣後,大天狗從包包裡掏出折疊傘,回頭瞥了對方一眼。

「走了。」

「喔!」

或許是早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大天狗帶上的折疊傘稍微大了一點,但要擠進兩個人還是顯得有些狹窄,更不用說他拿的位置有點低,傘緣一直撞到博雅的臉。

在被傘緣甩了第十次雨水後,源博雅終於受不了了,他接過大天狗手中的傘柄,順便將對方拉到內側。

「博雅?」

「我拿著吧。」源博雅微微一笑,「省的我一直被雨水噴。」

「……你若是每回都記得帶傘,就不用兩個人擠一把了。」

「啊哈哈……」

雨水打上傘面,順著弧形落到邊緣,夾雜濕氣的風稍稍吹起兩個人的頭髮,拂不去彎在博雅唇角大大的笑意。

「……博雅。」

「嗯?」

趁著源博雅說話停息的空檔,大天狗出了聲,側過頭看向對方。

「明明近幾日的午後都會下雨,為什麼你就是不帶傘呢?」

「啊?因為你會帶啊。」

聽著博雅的回答,大天狗默默在心裡翻了個白眼,要不是他倆自小就是竹馬,家又住的近,否則他早就自己打傘回家了,誰還會等這個沒腦筋的大蠢貨。

淅瀝的雨幕似是有些變大,濺起的雨水打上大天狗的手臂。他微微蹙眉,臉上的表情依然沒什麼變化,只是走在最外側的源博雅不著痕跡地傾了傘,讓對方能更納進傘下的空間。

「說起來,最近班上的女孩子們在討論附近新開了一間咖啡廳呢。」

「怎麼,你不是對甜食沒興趣嗎,博雅?」大天狗抬起頭,看向博雅的眼神有些玩味。

「呃,因為那個……啊,神樂也說起了那間店,聽說他們的水果塔很好吃,她想吃吃看。」源博雅搔了搔頭髮,笑了起來,「等天氣好的時候,我們去吃吃看吧?」

「……隨便你。」

大天狗平靜地道,只是稍微往博雅的方向靠近了些。源博雅揚起了如同太陽一般燦爛的笑容,整張臉也亮了起來。

雖然他的竹馬平常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樣,像是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能處變不驚,但只有源博雅能從大天狗的細微動作中,判斷出對方的心情為何。

比如說見著天氣又開始下雨,大天狗會先稍微揚起左邊的眉毛,原先就抿成直線的嘴唇會閉的更緊;聽他說又沒帶傘時,會從鼻腔裡發出輕短的哼聲;被雨滴濺到身上時,會皺起眉毛,同時也會放慢走路的速度。

不過心情不錯時會不自覺地朝自己的方向靠過來,嚐到久違的甜點時也會微微瞇起眼睛,唇角勾起幾不可見的淺笑。

能見著大天狗這般表情的機會可不多,畢竟對方總是保持一臉面癱,不管在何時總是擺著平靜的表情,甚至讓人懷疑他是不是臉部肌肉僵硬,所以才幾乎不笑。

「小心點,博雅,別踩進水裡了。」

大天狗的聲音適時拉回源博雅的思緒,他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一大灘水窪,大天狗早在不知不覺時伸手扯住他的臂膀,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

「下雨天可真是麻煩。」他輕聲嘀咕,默默朝博雅的方向又靠近了一會,似乎是在思考該怎麼跨過這灘水窪。

畢竟博雅的另一側有車輛來往,一不注意的話就可能會被撞上,果然還是小心的跨過去吧。

大天狗跟源博雅幾乎是同時間邁出腳,皮鞋在水灘上踩出大大的漣漪,將雨聲一併踩碎。

他抓著博雅的手臂,全神貫注的盯著腳下,全然沒有發現身側的青年正偏頭看著自己,赤色的眸子裡寫滿了罕有的思緒。

好不容易跨過水灘後,大天狗輕輕鬆了口氣,正想抬頭跟博雅說話時卻發現對方正盯著自己,臉上的表情跟以往大不相同。

「……博雅?」

「……嗯?」源博雅愣了好半刻後才回過神,接著便慌慌張張的別開了臉。

「……」

雖然不是非常理解對方到底怎麼了,不過大天狗還是轉頭看向前方,自家屋宅的模樣隱約可見,看來再走一段路就能到家了。

「走吧。」

察覺到自己正挽著博雅的手臂,大天狗有些猶豫的鬆開了手,未料卻被博雅一把揪住,小巧的手掌納進青年寬大的掌心,有些溫暖,有些顫抖。

「……走吧。」源博雅低聲說道,刻意移開的臉上透出隱隱的害羞。

「……嗯。」

將大天狗送回家裡後,源博雅冒著早已減弱不少的雨絲,迅速衝回就在隔壁的自宅,甩去身上的雨水。

他另一側的肩膀濕了大半,連著褲管都被方才經過車輛濺起的水花溽濕,不過只要大天狗沒有被弄濕衣服,這些對博雅來說倒不算什麼。

換回居家衣服後,源博雅的視線落到放在書桌上的折疊傘,他思索了片刻後才伸手輕觸雨傘,俊秀的面容不知不覺泛起微笑。

「……不帶傘的原因嗎……」

他輕聲低語,隨後目光移向書桌前為了防止雨水潑進而緊閉的窗戶。

在那扇窗子後面,隔了一條小巷便是大天狗的房間。

「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跟你撐同一把傘,趁機牽你的手啊,大天狗。」

在窗子背後,同樣回到房間的大天狗也正站在書桌前,視線從佈滿雨珠的窗戶上移開。

「……大蠢貨,那麼明顯的招數,哪瞞的過我呢。」大天狗輕聲說道,唇角彎起有些無奈、卻又揉和寵溺的笑容。

「想牽手就直接說啊,何必用這種方式呢。」

END

评论(6)
热度(39)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