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827段子

半夜突如其來想到的,就短短的這樣

大概是來自七日繪裡的題目,只是我改成了文www

OOC有,現paro有,博天同居中,渣文筆有,爛尾有,選自屬於某人的七日繪-D6.你忘記帶走了行李

-----------------------------------------

「每回都說下次會改進,這句話你說過多少遍了?」

「我確實有在改進呀!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扔在地上的衣服改丟在沙發上,這就是你說的改進嗎?!」

「這跟那個是兩回事吧?!」

「是同一件事!你根本不曉得你錯在哪裡,源博雅!」

「哈啊?你不告訴我,我怎麼會知道你到底想怎麼樣呢!」

「我都說的那麼明白了,你還是不懂嗎?你這個沒有頭腦的大蠢貨!」

「什……你才是無緣無故發火的大笨蛋呢!」

隨著猛烈的關門聲響起,原先就有點一觸即發的空氣被狠狠震碎,留下源博雅獨自一人站在客廳裡,望著那扇被無故牽連的門。

「……什麼啊。」

源博雅有些惱怒的在沙發上重重坐下,俊秀的眉眼間盡是難掩的慍怒跟不耐煩。

他一向神經直,有些事不當面指破的話,怕是一輩子都不會懂。偏偏他的戀人十分隱晦,總是會拐彎抹角的暗示他一些事情,幾乎不說破。

像這次又是因為老問題而吵架,明明是一件再無聊不過的小事,卻能讓兩人吵的如此激烈。

空氣隨著屋外的陽光慢慢沉寂下來,源博雅深呼吸了幾口氣,他的脾氣來去迅速,只要獨自待一會就能自己消化掉。

可大天狗並非那樣。

事實上源博雅極少見到對方發如此大的火,畢竟大天狗習慣將所有不悅壓抑下來,偶爾只提點幾分、就算是警告他了。然而這些無處宣洩的壓力久了便會濃縮,最後就像今日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事而爆發。

搔了搔頭後,源博雅從沙發上起身,接著又坐了回去,他跟大天狗兩人在吵架時都容易因為一時腦熱而口出惡言,明明彼此都明白那不是真心話,但還是會感到有些受傷。

果然還是得主動去和好吧……

源博雅默默想著,這次吵架的原因還是因為他不怎麼良好的生活習慣。雖說先前已答應大天狗會多加改善,但人心中總是有那麼一點惰性,久了他也就忘了,於是又故態復萌。

源博雅深深嘆了口氣,這麼持續下去也不好,還是軟化一點去向對方撒撒嬌吧。

思及此,源博雅才剛從沙發上準備起身,細微的聲音傳進他耳裡,他愣了愣,手腳迅速的一把將客廳門打開,正好碰上背了包包、正準備關上大門的大天狗。

「大————」

後者完全不給他說話的機會,關門聲成了拒絕博雅的回應。

從那樣子來看,怎麼樣都是要離家出走啊……

源博雅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上回有次也是一樣的事情,那時候他賭氣的不去找大天狗,沒想到對方就真的接連幾天不聞不問,連個訊息電話都沒發,問了共同好友,每個都像是被大天狗威脅過似的唯唯諾諾,半點大天狗的消息都不說。

要不是妹妹神樂看不下去,偷偷告訴源博雅關於大天狗的去向,不然還真不曉得要找多久。

雖然心裡男人的自尊正在叫囂著就讓他走吧還怕了不成,但源博雅也清楚自家戀人的脾氣有多硬。

這種時候還是要放低身姿比較好。

打定好主意後,源博雅忙不迭翻出電話,熟練的打給了大天狗。

第一通被直接切斷了。

不意外呢,再接再厲!

源博雅繼續打著電話,一通、兩通、三通……每通都在響鈴後不久就被切斷,看來這次大天狗是鐵了心不接。

苦笑了幾聲後,源博雅又繼續打電話,在撥通了不曉得第幾次電話後,大天狗終於接起來了。

「幹嘛。」話筒另一端的嗓音聽來有些不耐煩,想必是因為博雅奪命似的連環電話而不爽吧。

「……你的行李忘記帶了。」

「……」

電話那端沉默了會,最後大天狗清冷的嗓音才傳來,語調裡夾著若有似無的不可置信。

「我現在馬上回去拿。」

不等源博雅回話,大天狗就掛掉了。

腳步重重踩上樓梯,雖說大天狗平時就沒什麼表情,可眼下他臉上的神情陰鬱的可以,就像是要提著刀去幹掉某人一樣。

開門的聲音自玄關傳來,接著大天狗推開了客廳的門,看著站在門口的博雅。

「……」

源博雅沒多說什麼,大天狗也懶得說話,他四處張望了下,卻沒看見自己的行囊。

「我的行李呢?」

「在這裡啊。」

源博雅指了指自己,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哈啊?」

這下大天狗愣住了,而源博雅立刻欺身上前,一把將對方摟進懷裡。

「我就是你的行李呀,大天狗,你把你的心寄放在我這裡了,你忘啦?」

「……那我現在可以收回嗎?」

「不行。」源博雅稍微加重擁抱的力道,將下顎靠上對方的頭頂,「這輩子都不能收回去,下輩子也是。」

「……說什麼傻話……」

儘管嘴上這樣說著,大天狗還是不知不覺放鬆了身體,將臉埋進博雅胸前。

「抱歉,我一直在惹你生氣,雖然我現在改的不多,但以後我會繼續努力的。」

源博雅低聲說道,討好似的捧起大天狗的臉,輕輕吻上對方的額頭。

「……你上次也是這麼說。」

「……呃,這次是真的啦。」

嘆了口氣,大天狗終於伸手環住博雅的腰,抬臉望向青年那對赤色的眼睛。

「我想吃蛋糕。」

「等會我們一起出去買吧?」

「還有鬆餅。」

「好呀,神樂說附近開了一間新的店,我們去那裡看看。」

「你以後要記得髒衣服要扔進浴室裡的洗衣籃。」

「好,我會記得的。」

「髒襪子以後不能塞沙發下面。」

「哈啊?我才沒有……」

「那你說說現在露出沙發底下的襪子是誰的?」

「呃……」

望著博雅有些尷尬的臉,大天狗倒是低聲笑了出來。

END

评论(6)
热度(27)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