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依戀02(完)

源博雅是被陽光亮醒的,他揉揉惺忪的眼睛,看著身側睡得安穩的大妖。
伸出手,他輕輕撫過大天狗的側臉,看著對方的睡顏。

他表白了,趁著昨晚的月色和氣氛,首次將自己的感情說了出來。令他意外的是,原來對方也抱著跟他一樣的心情,這讓源博雅感到欣喜。

「……唔……」細微的嚶嚀傳來,大天狗慢慢睜開眼睛,思緒還有些轉不過來。

「早安。」源博雅笑著,低頭親吻對方。

「……博雅……」大天狗撐起身體,下身傳來的疼痛讓他蹙起眉,「嘶……」

「抱歉,很痛吧?」
雖然這麼說,但源博雅臉上絲毫沒有任何歉意,大天狗瞪了他一眼,掙扎著起身。

換好外出服後,大天狗在拉門前停下,細瑣的聲音不斷從外頭傳來,讓他心煩意亂。

「走吧。」摟住大妖,源博雅迎向那雙藍色眼眸,輕輕笑了。

「……」

拉開紙門,群聚在房外的小妖們先是一愣,接著個個露出驚懼的表情,深怕會被一扇拍去山腳下。

「不要露出那麼可怕的表情嘛,大天狗。」源博雅扯扯人,大妖睨了他一眼,轉過身體。

「大、大天狗大人……」

「下不為例。」冷漠的聲音如此說道,接著大天狗拉著貴族武士,離開了小妖們的視線範圍。

「你一直都那麼兇嗎,大天狗?」跟著大妖,源博雅出聲問道。

「你問的太多了。」大天狗蹙起眉,領著人轉進餐房。

「你不用回去嗎?」看著正在用早膳的人類,大天狗漫不經心地問。

「要啊。」源博雅咽下口中的食物,「捨不得我走嗎?」

「……吾沒那麼說。」大天狗避開對方的視線。

望著大妖的動作,源博雅笑了笑,識相地不再開口。

帶著人回到黑夜山下,源博雅站在山口,回頭看向對方。

「晚點我再過來吧?」

「……隨便你。」大天狗冷冷地道,像是鬧彆扭般別過臉。

源博雅輕笑幾聲,按過大妖。
在柔軟的唇瓣上落下親吻,他多想陪伴在對方身側,永不離去。

「我走了。」源博雅低聲說道,紅眸滿懷愛意。

「……嗯。」

送走貴族武士後,淡淡的失落慢慢升起,大天狗甩甩頭,張開了羽翼。

人類活動到了黑夜山下,雖然不清楚他們的意圖,但自己還是有必要去一探究竟。
畢竟,那群小妖說,人類請來了陰陽師,肅清了那一帶的妖怪。

「竟敢招惹到這裡,還真是膽大包天。」大天狗低道,藍色的眼睛流露出寒意。

不過是區區陰陽師,也敢對他大天狗的地盤出手?真有趣,那他就去會會對方。


§


「剷除妖怪?」源博雅看向一旁來報信的侍從,停下手上正在寫字的筆。

「是的,據說有多名貴族在黑夜山下被妖怪襲擊,因此上頭下令要陰陽師前往收服妖怪,以定民心。」

「陰陽師……不會是晴明吧?」

「不……似乎不是晴明大人領軍……」

「……是嗎……」

如果是普通陰陽師,對大天狗來說應該不構成威脅吧……

源博雅如此想著,不安悄悄攀升。

由於消滅妖怪的關係,百姓與貴族們被禁止出入黑夜山,源博雅花了點手段才有辦法溜出家門,直奔黑夜山。
即使進入了夜晚,黑夜山下依舊明亮如晝,不知名的陰陽師守在山下,讓源博雅難以入山。

「真是麻煩……」源博雅嘖了聲,煩躁地耙耙頭髮。

「是……博雅大人嗎?」畏怯的細小聲音從旁邊傳來,源博雅回過頭,皺眉看著出線在自己面前的燈籠妖怪。

「大、大天狗大人下令,若是看見您出現在黑夜山的話,將您帶進去……」

「大天狗?他受傷了嗎?」源博雅有些心急,燈籠鬼沉默了下,身上的火焰轉弱。

「總之,請您跟我過來。」
跟著小妖怪,雖然怕有什麼陰謀,但想見到大天狗的心情蓋過一切,讓源博雅聽話地跟隨在後。

大天狗的宅邸外籠罩著結界,似乎是房屋主人設下的,穿過結界,房子內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大天狗大人在裡面。」在房間前停下,小妖怪輕聲說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

拉開紙門,大天狗就正坐在房間裡,背對著門。

「……大天狗?」源博雅試探性地喚道。

「……」

大妖像是石雕一般動也不動,源博雅慢慢走了過去,一眼便看見對方面前躺著的妖怪。

那是服侍大天狗許久的小妖怪,如今身上纏著白巾,傷口滲著血液。

「……博雅。」大天狗輕輕開口,視線不曾從小妖怪上離開,「……妖怪,是必須趕盡殺絕的嗎?」

「……」源博雅沉默著,在對方身側坐了下來。

「這些小妖怪臣服於吾,吾卻沒能保護他們的安全。」他咬咬牙,藍色的眼睛溢滿憤怒,「……那陰陽師,吾會殺了他。」

「等等,大天狗……」

大妖並不等待對方,急促的腳步踏向外頭,源博雅只能追上去,看著大天狗在院子裡展開墨翼。

「留在這裡,源博雅。」大天狗冷冷地說,戴上了腰間的面具,「替吾守著這裡。」

「對方雖然不是晴明,但好歹也是陰陽師,你這樣太……」未完的話語被風阻斷,大妖早已消失無蹤,留下博雅一人。

「真是……」源博雅抓起了弓,立刻跟了出去。

「博雅大人……」

「你們不要出來!」源博雅一邊跑一邊說,「等我們回來!」

像是在等待大天狗一般,陰陽師站在山腳下,身側站著皇室士兵。

「躲在那裡也沒用的,妖怪。」

陰陽師大聲地說,大天狗慢慢從樹後出來,臉上戴著令人驚懼的面具。

「吾名為大天狗,不過是區區人類,竟也想挑戰吾的地盤!」

「妖怪就是妖怪,沒有存留的必要。」陰陽師說道,揮開手,「攻擊!」

難以計數的弓箭射出,大天狗拍拍團扇,強大的風卷出,瞬間擋下攻勢。

「剷除邪惡,拔除不淨,急急如……」陰陽師話未完,大天狗便閃到對方眼前,團扇拍落。

風揚起了大量沙塵,士兵們被吹的七零八落,唯獨陰陽師張開了防護罩,眼底盈滿殺意。

「只是妖怪……不過是妖怪而已……」

「識得情況就快離開黑夜山!」大天狗飛在半空中,黑色的羽翼幾乎與夜色融合。

「風襲!」團扇劃出的強風如刃般,瞬間打碎了陰陽師的防護罩。

大天狗舉起扇子,扇端瞄準著陰陽師,「下一擊,就是你的腦袋。」

「大天狗!」熟悉的叫喊聲傳來,大天狗愣了愣,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樹林裡的貴族武士。

抓穩對方分心的一瞬間,陰陽師射出符紙,劃傷大天狗的翅膀。

「唔!」被劃破的傷口異常疼痛,大天狗忍耐著躲回林間,迎面便看見源博雅。

「不是叫你不要出來……」

「那怎麼可以!」源博雅扶住對方,眼裡寫滿擔心,「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來!」

大天狗愣了愣,突然笑了。

「……你啊,老是這個樣子……」他低聲說道,按著腹部的手掌上滿是鮮血。

「你受傷了?」

「……」大天狗沉默,他在前往探查的路上受到埋伏,隨行的小妖替他擋了致命傷,而他雖然只受輕傷,傷勢卻也不小。

「都受傷了幹嘛還要出來,你這笨蛋!」源博雅忍不住駡道,攙扶著大妖。

「找出來,他肯定在附近!」陰陽師的聲音逐漸傳來,大天狗蹙起眉,掙扎著站穩身體。

「先回去吧,你這樣不行啊!」源博雅著急地道。

「吾沒事……」

大天狗突然瞪大眼睛,細微的聲音是人類無法聽見的,但他聽得清楚。

「閃開!」

源博雅幾乎反應不過來,原本攙在手的大妖突然張開翅膀,擋在他面前。

鋒利的箭矢刺穿那雙羽翼,潔白的衣服染上了殷紅,慢慢擴大。

「……大天……狗?」

大妖喘著氣,慢慢抬起了頭。

「沒事吧……博雅……」他呢喃,唇邊掛起少見的笑意。

那是源博雅不曾看過的微笑。

大天狗的身體逐漸癱軟,源博雅只能抱著對方,握緊染血的手。
「喂,大天狗……別嚇我了,你可是……」源博雅嘶聲喊著,而大妖勉強睜著眼睛,呼吸急促。

「沒事的……吾會……保護你……的……」大天狗斷斷續續地道,咳出鮮血。

「不……我會治好你的……喂,大天狗,你聽到了嗎……」顫抖的聲音飄進大妖耳裡,他扯了扯嘴角,撫上對方的臉頰。

「……不要……哭了……這不像……你……」
疼痛讓大天狗幾乎喘不過氣,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眼前也變得十分模糊。

那雙紅色的眼睛,他不想忘記。

努力舉起手,大天狗從源博雅的背袋裡抽出箭來,但很快就被握住。
「你會沒事的,大天狗,堅持一下,我會治好你的……」眼淚落在大妖蒼白的臉上,大天狗搖搖頭,藍色的眼睛早已失去焦距。

「大天狗——」

箭尖戳入大妖胸口,源博雅想把它拔起來,然而對方堅持的不放手。

「咳咳……咳……」

血液沾滿大天狗嘴角,他的思緒越飄越遠。恍惚間,似乎有什麼覆上自己的嘴唇,顫抖而帶著淡淡的鹹味。

即便想看清楚,卻再也無法做到了。

懷中抱著的人停止呼吸,大妖露出安穩的表情,那是在生前不曾表露出來的。

輕輕放下對方,源博雅仍舊不肯相信大天狗死去了,嘈雜的聲音慢慢往他的方向靠近,然而源博雅無法思考。

「源博雅大人?」士兵們的聲音帶著些許錯愕,身為皇室貴族的源博雅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那隻大妖怪……源博雅大人除掉妖怪了嗎?」

「錯不了的,插在妖怪胸口的箭是博雅大人的啊!」士兵們發出歡呼,同時簇擁上去,圍著博雅。

「妖怪除去了!」

「黑夜山終於不是可恨妖怪的地盤了!」

源博雅過了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他想解釋,然而周遭的士兵們情緒過於激漲,他完全插不上話。


不是那樣的……


那不是可恨的妖怪……


那是……

那個可是……


我的……


「……戀人啊……」他低聲說道,聲音埋沒在歡呼中。

而黑夜山,靜靜下起了雨。


§


幽靜的黑夜山裡,一道鮮明的人影穿梭其中,朝著某個方向邁進。

被清理出來的小小草地上立著石碑,石碑前則放著花朵和面具。

那是一個天狗面具。

男人在石碑前停下腳步,換上新的鮮花。

「抱歉,拖了這麼久,才拿新的笛子給你。」他輕聲說道,從兜裡拿出一枝笛。

「你一定會喜歡的,我花了很多時間才找到這麼好的笛,音色很美。」男人邊說邊將笛湊近唇,吹奏出優美的旋律。

悅耳,卻又滿懷思念的曲子。

「晴明說,我不能一直沉溺下去,但我實在是走不出來。」停下笛,男性如此說道,「我辭掉了京裡的工作,這樣,才有更多時間能陪你。」
清風徐過,吹亂了男人一頭紅黑色的髮,紅色瞳眸微斂,臉上掛著寂寞的笑。

「……博雅大人。」

小小的聲音從後方傳來,男人回過頭,看著來迎接他的燈籠鬼。

「……啊啊,看來我該走了。」源博雅輕聲道,伸手撫著石碑。

「明天,我再來看你,大天狗。」


END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