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千年約

注意事項:


◎OOC有

◎博狗

◎兩種結局

◎玻璃渣有,大概

◎與上篇寫作手法不同,斟酌食用

◎超短篇

------------------------------------------------

他眸中映著他被箭矢射穿的身影,如慢動作般倒了下來。

驚慌的聲音四處響起,大天狗不自覺策動身體,奔到對方身側。

「咳……咳咳……」
鮮血溢出源博雅的唇,一如他的眸色。

「博雅!」抱著人,向來冷靜的大妖如今理智全無,眼中只剩下命在旦夕的貴族武士。

「別等我……」源博雅掙扎地道,努力伸出手。
「……找個地方……山……你愛的妖怪……平靜生活……」沾滿血的手指撫上他的臉,紅色的眼盈滿不甘,「……別等我……」

他知道,他所愛的大妖怪肯定會等他千年轉世,但他不願。

那太殘忍了。

握住大掌,大天狗輕輕點頭,「……吾知道。」

確定對方答應了以後,源博雅扯起淡淡地微笑,闔上眼睛。

微弱的呼吸停止。

「……」
大天狗沉默著,低頭親吻那對再也無法述說愛意的唇,藍眸淌出眼淚。

「……可吾仍執意等你……」

三途川前,佇立著難得一見的人,墨色的翼、淡金色的髮,藍眸雖如冰,卻隱隱藏著悲哀。
冥界的鬼使兄弟由不遠處緩緩走來,身側跟著那再熟悉不過的青年。

悄悄藏起自己的身姿,他看著他捧起孟婆湯,一飲而下。

身為「源博雅」的存在被抹消,過往的記憶也蕩然無存。

此刻的他,就只是一個等待轉世的靈體而已。

鬼使兄弟瞧見了他,卻未說什麼,眼中溢出惋惜。

邁開腳步,青年轉身準備離去,而他伸出了手,平靜的面容首次浮現了慌張。

小小的力量拉住了大妖,名為孟婆的小妖怪抬頭望著他,眸底含著一絲畏怯。
「不可以的喔,大天狗大人。」孟婆輕聲說道,視線追著那離開的人,「即便是您,也不行的。」

大天狗並未甩開對方,他靜靜站在小妖身側,看著青年消失在自己的視野裡。

「吾等他。」大妖輕聲道,藍色的眸子有些失焦,「無論多久,吾都等。」


§


他所深愛的他,轉世了無數次。

他也在三途川前,等待了無數回。

某一世的他,延續著貴族命格,成為了親王。

某一世的他,宅心仁厚,樂善好施,成了地方景仰。

某一世的他,轉生為裁縫之女,嫁了個好歸宿。

某一世的他,即便生活清貧,卻知足感恩。

每一世的他,即便相貌皆不同,卻都擁有正直善良的心,不成為惡人。

大天狗不曉得第幾次站在三途川前,看著他喝下孟婆湯。
他早已感到習慣,也麻痺,只是每次看著對方輪迴時,他總會想起那一天。

轉世成「源博雅」、死去的那天。

「你又來啦。」
青年的聲音喚回他的思緒,大天狗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黑色鬼使。

「這是第幾次了,你有數嗎?」鬼使黑悠閒地道,看著自家弟弟引領亡者。

「……第一百八十五次。」
聞言,鬼使黑愣了下,有些不可置信,「你去數了?」

大天狗並未回應,只是輕輕點頭,看著靈體離開。

「該說你很堅持嗎……」鬼使黑嘆了口氣。

「每一世,吾都會重新愛上他。」大妖靜靜道,藍色的眸子讀不出其他情緒,「男的也好,女的也好,那不重要。」

「吾會等他,等到他想起來的那一天。」

鬼使黑沈默,他看著滔滔江水,眸底閃過複雜的神色。

「……我知道。」

因為,他也等過。


§


時代更迭,朝代替換,這島嶼經歷過無數戰亂,最後迎來新的世紀。

路上行人匆匆,在眾多急踏腳步裡,唯有青年慢慢走著。

淡金色的髮也好,藍眸也好,俊秀的面容也好,路過的人們只當他是某個模特兒,卻不知他是堂堂大妖。

「對,資料先放我桌上,我等等回去……喔!」擁有紅黑相雜髮色的男人正與秘書通話,冷不防撞上青年。

「抱歉抱歉,你沒事吧?」扶起被自己撞倒的少年,他有些慌張。

「吾……我沒事。」大天狗低聲道,靜靜望著對方。

「是嗎,沒事就好。」他說道,露出了與千年前相同的微笑。

「……喂?喔,沒事,不小心撞到人了,剛剛說到哪裡了……」
看著男人離去,大天狗並未攔下對方,藍色的眸子裡流露出哀傷的神色。

夜晚,大天狗悄悄出現在某幢建築物前,抬頭看向發出嬉鬧聲的房間。

剛下班的男人打開家門,迎接朝自己奔來的一雙兒女,而他的妻子溫和微笑,替他接過公事包。
餐桌前,四人和樂融融,笑鬧聲不斷。

「你還要繼續等嗎?」
悠悠的聲音如此道,大天狗回過頭,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側的鬼使兄弟。

「工作經過而已。」察覺到大妖的疑惑,鬼使黑聳聳肩。

「……吾會繼續等。」大天狗輕聲說道。

這一世的他,再度名為「源博雅」,只是,記憶不再。

「就算要再等上千年?」鬼使白開口。

大天狗沉默了下,扯起悲哀的笑容。

「哪怕是千年,吾都會繼續等。」


END


----------------------------------------------
HE

時代更迭,朝代替換,這島嶼經歷過無數戰亂,最後迎來了新的世紀。

「我出門了。」少年如此說道,紅色的眸映著日光。

紅黑混雜的髮色讓他在眾人裡顯得突兀,騎上單車,這一世,他再度名為「源博雅」。

笛聲悠悠,略帶惆悵的樂曲吸引著他,讓他在半途脫隊,尋聲而去。
然後,他看見了,樹枝間坐著的那道人影。

像是刻意引他前來一般,眼前的人吹著笛,背後還有對大翅膀。

「……好美……」少年發出讚嘆,樹上的人停下曲子,睜開了一直閉著的眼。

如天空一般絢爛、蔚藍的清澈眼眸。

「……你是、誰……」少年呢喃出聲,迷失在那雙漂亮的瞳眸裡。

「……吾為大妖……」他輕道,望著那紅瞳裡自己的身影,「大天狗。」

從樹上來到對方跟前,伸出手,大妖擁住了對方。

「吾等你千年,如今終於等到你了……博雅。」沙啞的聲音如此道著,源博雅眨眨眼睛,腦海裡閃過他未曾看過的記憶片段。

他看見了他與大妖一同擊殺惡鬼。

他看見了他們倆在悠閒的日子裡下棋對羿。

他看見了他們彼此笛聲合音,奏出悠揚樂曲。

他看見了他死前,大妖臉上的眼淚。

「……大天狗……」他低喃,雙手攀上對方的背脊。

而大妖再度閉上了眼睛,擁抱裡藏著思念。

歷經千年,他終究還是等到了。

评论
热度 ( 24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