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陰陽師同人】花吐03

注意事項:

◎狗>博狼
◎有OOC
◎與主線無任何關聯,還請注意

01  02

 -----------------------------------------------

有多久沒像這樣與博雅並肩同行了呢?

關於這點,大天狗並不知道。

就算奉了晴明的命令而帶隊出戰,博雅始終站在白狼身側,為她而笑。
而他只能跟著其他妖怪走在後頭,看著兩人的背影,兀自難受。

「大天狗?」青年的聲音將思緒拉回,大妖微微側過頭,看著貴族武士,「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大天狗老實地搖頭,源博雅嘆了口氣,放慢腳步,「我說,你覺得送什麼給白狼好呢?」

「……不知道。」

「哎呀,真是……果然還是要叫上姑獲鳥或是螢草比較好嗎……」
博雅露出困擾的表情,他沒送過禮,尤其對象還是女孩子。

「選你喜歡的吧。」大天狗淡淡地道,涼風吹過小徑,帶起小小的旋風。

「我喜歡的?為什麼?」

大天狗瞥了他一眼,「不知道。」

說完,他加快速度,將博雅拋在後頭。

「喂喂,等等我啊!」

人類的市集一如以往般熱鬧,以大天狗的性子來說,幾乎是不會靠近的。

但提出邀約的可是博雅哪。

在販賣各式金工的攤位前,源博雅苦著一張臉,不斷猶豫到底該送什麼才好,而大天狗逕自站在不遠處,看著對方苦惱。

「唉……」

在嘆了今天不曉得第幾口氣後,源博雅在店旁的長椅上坐下。

「女孩子的禮物還真難選啊。」晃著腳,博雅讓人送了茶點上來,稍作歇息。

「……」悠哉地拎起糰子串,大天狗瞄了貴族武士,將糰子塞進嘴裡。

「既然作為貴族,好歹也懂些金工吧?」大天狗淡淡地道,啜茶潤喉。

「雖然是這麼說,但我沒經驗啊。」武士青年誇張地嘆了氣,跟著拿起糰子,「如果是送你的話就好選多了——」

大妖一愣,面不改色地吃掉最後一口糰子,並喝光茶。

「吾說過了,選你喜歡的。」

「可是,我喜歡的不代表白狼會喜歡啊。」

「你對自己的眼光那麼沒信心麼?」大天狗似笑非笑地道,伸直有些痠痛的雙腿。

他已經很久沒有走這麼久的路了,大多時候都是以翅代步,鮮少靠自己的雙腿行動。

「唉……」吞下糰子,源博雅從長椅上起身,用力伸個懶腰,「再看最後一攤吧,大天狗。」

「嗯。」

擺滿各式女用飾品的攤子前,源博雅依舊苦思,簪子也好釵飾也好,他覺得每個都很好看,實在看不出差異。

大天狗的視線始終在博雅身上,未曾移開,對方苦惱的面容有些好玩,是他從未見過的。
就連談到白狼時、所露出的神采奕奕也是他不曾看過的。

如果,那含笑的眸是看著自己就好了。
大天狗這麼想著。

邁步上前,大天狗掃過攤上一票奪目的飾品,從中抽起個髮飾。

綁成蝴蝶結形狀的紅色髮飾從兩側各延伸出紫色緞布,並滾上金邊,典雅秀氣卻又不失大方。
「喔,這個不錯呢。」博雅彎起笑容,審視著大天狗挑出的飾品。

「挺符合她的,況且她也需要。」大天狗淡淡地道,想起那狼族少女總拿素面髮帶束髮,若加上眼前這飾品,肯定能增色幾分。

「是啊,那麼就這個了吧。」

在回寮的路上,源博雅哼著曲,對買到合適的禮物感到愉悅,大天狗仍舊不發一語,沉默如風。博雅也不甚在意,他習慣了身側大妖的沉默,只一心想盡快回寮,將禮物送給白狼。

「博雅。」
當庭園逐漸出現在視線內時,大天狗出聲喊了對方。

「嗯?」

「別跟白狼說禮物是吾挑的。」

「啊?為什麼?」

藍色的眸看過去,映入貴族武士那困惑的眼裡。
「你想讓白狼認為你連挑禮物都需要別人幫忙嗎?未免也太沒男子氣概。」

這話直戳進博雅心底,他思考了下,點點頭,「好吧,改回我再給你帶個謝禮。」

一走進寮裡,大天狗立刻振翅離地,遠遠飛上屋頂他常坐的位置。

櫻樹下,博雅將手上包裝精美的禮物送給白狼,看著少女一臉驚喜,而博雅漾著滿足的笑。夕陽在兩人身上蒙起一層紗,影子拉的斜長。

大天狗輕聲咳了起來,白色的花瓣再度掉出唇外,隨風遠去。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