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陰陽師同人】花吐05

注意事項:

◎狗>博狼
◎有OOC
◎與主線無任何關聯,還請注意

01 02 03 04

 -----------------------------------------------

「羽刃暴風!」

強大的旋風捲起,墨色羽毛化為利刃,直直朝前方的敵人刺去。隨著悽慘的咆嘯響起,八岐大蛇的幻影消失得無影無蹤,留下領命前往殲滅大蛇的一行人。

「八岐的封印越來越薄弱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忙著替座敷童子療傷的桃花妖說道,桃粉色的眸裡寫滿擔憂。

「京都的瘴氣跟之前相比也更加濃厚,該怎麼辦才好呢,博雅大人?」

源博雅沉默,原本八岐受四方門結界影響,一直被封印並且沉睡,但隨著時間過去,封印力量逐漸薄弱,八岐也慢慢甦醒,甚至能派出幻影前來擾亂。

在與八岐幻影一次次的交戰中,博雅能感覺到大蛇的力量日漸增強,式神們也開始有些力不從心,負傷次數增多。

或許該告訴晴明這件事,並盡快討論解決辦法了。

「咳、咳……」大天狗輕輕咳著,雖說身為大妖,但近日他也覺得八岐難纏了起來,除了攻擊力上升以外,幻影也不似以往那般、呈現半透明的樣子,而是清晰了起來。

「大天狗,你還好嗎?」看著鮮少表現出病痛的大妖,源博雅出聲問道。

「嗯。」大天狗淡淡應著,捏緊放在兜裡的符咒。

『出去戰鬥的時候就攜上這個吧。』那時候,晴明將寫著咒文的符紙遞給他,『這能減緩你的病,讓你在人前吐不出花。』

『但是回房後一定要拿下來,懂嗎?』

第一次攜帶符紙時,大天狗有些訝異,喉間的異物感消失,只剩下些微的咳嗽。這讓他痛痛快快的出戰,將敵人殺個片甲不留。

而夜晚回到房間,並取下符紙後,他才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

那晚他咳出為量不少的白花,若不是晴明先一步在他房間外設下結界,只怕咳嗽聲會吵醒眾人。

『那符只是用來壓抑你的病狀,並不是長久之計,夜晚一到,你還是得將花吐出來。』看著咳到開始顫抖的大天狗,晴明低聲說道。

『這樣……足以……』大天狗平緩著呼吸,藍眸因劇咳而泛著淚光。

「大天狗?」青年的聲音將大妖的思緒拉回,大天狗面不改色的回過頭,看著博雅。

「你也受傷了吧,請桃花妖治療治療?」

「……吾不需要。」大天狗蹙起眉,現在的他只想快點回寮。

「可是……」

輕哼一聲,大天狗逕自展開翅膀,睨了貴族武士一眼後便飛走了。

「大天狗……最近心情不好嗎?」望著大妖遠去的方向,源博雅搔搔頭,詢問著身側的式神們。

「或許是對八岐的復甦感到不安吧?」姑獲鳥淡淡地道,博雅應了聲,紅色的眸透出不解。

迅速回到寮裡的大天狗將自己關進房間裡,顫抖的手指取出符咒,扔向房間的小茶桌。

強烈的噁心感湧上喉頭,大天狗幾乎是半嘔吐地將花朵吐出,落下滿地潔白。

他的異狀,寮裡也有幾人察覺到。最先發現的是姑獲鳥,或許是身為奶媽的天性,就算召喚出的是如此強大的大妖怪,姑獲鳥仍像慈母般照料著他。

「大天狗大人?」略顯擔憂的聲音自外邊響起,大天狗喘著息,辨認出門外的人是誰。

「……姑獲鳥。」

拉門輕啟,姑獲鳥小心翼翼地踏進房間,扶起大天狗。
「我說,還是讓治療系式神替你看一下吧?」姑獲鳥有些憂慮地道,輕拍大妖的背脊。

「無用的,晴明大人已經試過了。」大天狗扯起淺淺的笑,黯下藍色的眸。

所有治療的方法都已經試過了,他仍舊會吐出花朵,身體也一日不如一日。

雖然早就知道體力會變差,但大天狗沒想到速度會這麼快,距離上次會見八百比丘尼也才不過幾旬而已,身體就已經衰弱到如此。

「晴明大人的符咒……」

「符咒的效力越來越差了。」大天狗淡淡地道,他會這麼趕著回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符咒能壓抑的花吐效果日漸薄弱,就算配戴在身上,異物感也讓他分神。

「能幫吾……取來那盒子嗎?」大天狗斷斷續續地說,姑獲鳥頷首,起身自一旁的矮櫃中取出木盒。

散落一地的白花被撿起,輕輕放到盒中,儘管木盒早已裝滿了花,大天狗仍舊將新的放進去。

「大天狗大人,換個盒子吧,這也差不多滿了哪。」

「……」

輕撫盒身,大天狗想起當初拿到這盒子的情景。


『學得很快嘛,看來你有音律上的才華啊。』


『這就送給你了,當作我們相識的信物吧。』


年少時的男孩,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啊。

就算到了現在,也依舊未變。

只是能看見那抹笑靨的人,已經不是他了。

「大天狗大人?」
姑獲鳥的聲音將大妖飄遠的思緒拉回,大天狗輕咳幾聲,蓋上了蓋子。

「大天狗。」平淡的聲音自門外傳來,姑獲鳥看了那只大妖一眼,起身拉開門。

「晴明大人。」

「妳也在啊,姑獲鳥。」安倍晴明顯得不怎麼意外,他看向坐在矮桌旁的大天狗,神色有些複雜,「有人來了。」

「人?」

「……」不用晴明開口,大天狗也猜到了幾分。

「是八百比丘尼,她說有事要來找你。」

「似乎是占卜到了什麼所以前來相告,還特意囑咐只有大天狗能聽。」

「只有吾嗎……」大天狗低吟幾聲,有些搖晃地站起身,「吾去見她。」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6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