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陰陽師同人】花吐11(完)

注意事項:

◎狗>博狼
◎有OOC
◎與主線無任何關聯,還請注意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淡粉色的花瓣飄落,隨著屋外拂過的風落入池塘,泛起陣陣漣漪。
年之初為春,庭院的那棵櫻花樹今年依舊盛放,綻了一方櫻粉。

幼小的妖怪們在姑獲鳥照看下玩耍,幾只難得一見的大妖則群聚在櫻樹下,把酒言歡。

看著如此平和的景象,晴明實在很難相信幾個月前,他們還在與復甦的八岐搏鬥,封印那禍世蛇妖。

「喔,晴明。」熟悉的聲音自背後傳來,安倍晴明回過頭,看著氣色紅潤許多的貴族武士。

「博雅,身體怎麼樣了?」

「托八百比丘尼的福,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源博雅笑了笑,隱隱透出和服下還纏著的白巾,「一直窩在房間裡,總覺得身體變得十分僵硬啊。」

「博雅大人!」
倉促的嗓音打斷晴明未說出口的話語,白狼自後方匆忙跟上,漂亮的金色眸子帶著些許擔心,「您的傷勢未癒,怎麼能在外頭逗留呢!」

「啊啊,我已經沒事了嘛。」源博雅露出安撫的笑,伸手揉了揉狼族少女的頭。

安倍晴明靜靜望著兩人,突然想起了那只大妖。

「對了晴明,」好不容易讓白狼寬心並離開後,博雅再度喊住陰陽師,「等我的傷好了以後,就會帶著白狼一起離開。」
「我答應過她,一起出去看看這個世界。」

「我知道,我已經解開與白狼的契約了。」安倍晴明笑了笑,看向貴族武士那驚喜的紅色眸子,「好好待她,博雅。」

「我知道的。」源博雅再度露出如太陽般的燦笑,未束起的長髮隨風揚起。

一段時日後,源博雅與白狼站在晴明的庭院外,揮手告別。

「有空記得回來看看我們喔。」姑獲鳥笑著說道。

「我會的。」白狼輕道,拍了拍抱著她、眼角含淚的螢草,「別哭了,我會再回來的啊,螢草。」

「我、我知道了……」抹抹眼淚,螢草努力扯起笑容,望著白狼,「我會讓自己變強,強到足以保護大家的,白狼大人!」

「嗯。」揚起笑,白狼也覺得眼眶有些發熱,她已經待在這裡很久了,自然也與大家產生了深厚的感情,就這麼說走實在是讓人不捨。

「對了,晴明,大天狗還是不在嗎?」博雅四處張望了下,出聲問道。

安倍晴明愣了愣,接著搖搖頭,「不在呢。」

「是嗎……本來想說可以好好餞別,看來是沒辦法了呀。」嘆了口氣,博雅歛下了眸,有些不解。

自八岐一戰後,大天狗便消失了。

在他昏迷的那段時間內,具體發生了什麼事,就連晴明也不清楚,至少博雅是這樣認為的。

只有安倍晴明本身清楚明白,大天狗到底去哪裡了。

「那、我們走了。」

「嗯。」牽著神樂,晴明朝著兩人揮揮手,藍色的眸有些複雜。

離開了陰陽寮後,白狼靜靜跟在博雅身側,時不時瞄著對方的側臉。

晴明的話語,不斷迴盪在她腦海中。


『我認為妳該知道,白狼,即便大天狗不希望。』在他們離開的前一晚,晴明獨自喚了白狼,如此說道。

『……您指的是什麼呢,晴明大人?』白狼不解地看著陰陽師,微弱的燭火映著晴明的面容。

『……』

拿出雕飾精美的木盒,晴明輕輕將盒子推向白狼,示意她打開。

盒子內裝滿無數散發芬芳的白花,花中則躺著一隻精緻的笛。

就算是不懂音韻的她,也一眼就看出那笛有多高貴精細。

『這是……』

『這是大天狗遺留下來的東西,白狼。』頓了頓,晴明的眼中閃過一抹哀傷,『大天狗已經死了,為了博雅。』

『死……了?』突然收到的消息讓白狼反應不及,只能愣愣地看著晴明,『那是什麼意思?為了博雅大人?』

『……』

安倍晴明輕輕閉上眸,想起那時大天狗對他說過的話。

在封印了八岐以後,身受重傷的博雅被緊急送回平安京,無數治療系式神圍繞在側,就連八百比丘尼也在。
『不行,他傷的太重,這是無法救回的啊。』就算已經修復好被大蛇咬去的身體,博雅依舊命在旦夕。

『這是天命……博雅先生注定死於這場戰役……』八百比丘尼低聲說道,青藍色的眸漾滿悲傷。

一房式神們陷入沉默,任誰都看得出源博雅目前的狀況,也都清楚明瞭八百所占卜到的天命無法違抗。

拉門被猛然開啟,攔不住大妖的惠比壽被甩到了旁邊,大天狗幾乎是拖著身體闖入,愣愣地看著一息尚存的博雅。

『……大天狗……』

『……』
擁有墨色羽翼的大妖微微顫抖,他在博雅床邊跪坐了下來,伸出發顫的手。

式神們很有默契的退下了,將整個房間留給那大妖與貴族青年。

『……博雅……』大天狗低喊,聲音有些沙啞。

躺在床上的青年只是淺淺呼吸著,身上的包紮的白巾不斷滲出血水。

『……吾說過,會救你的。』大天狗似是笑了,指尖撫過青年的臉側,『吾從不食言,你懂嗎?』

低下身子,大天狗吻上了對方的額,難得露出的笑容裡盡是哀傷。

『吾會救你的。』


那怕是,需要賭上自己的性命。


『他以自己的命,去換了博雅的生。』晴明輕聲說道,看著一盒白花。

『他闖入了冥府,不顧一切地去求了閻魔,讓閻魔取走他的命,只為了能換回博雅。』

『染了花吐症的他本來就剩沒多少年性命,這樣一換,將他剩餘的壽命都換走了。』

『我也勸過他,但大天狗那個性固執地跟牛一樣,怎樣都不肯妥協。』

『妳知道嗎,白狼,妳是博雅救的,而博雅是大天狗救的,他拋下一切就只為了博雅,為了博雅與妳的未來。』

『所以……』晴明深深吐了口氣,垂眸看著那笛,『能請妳將這笛帶給博雅嗎?不需要說明太多,只要解釋成那是大天狗送他的禮物就好了。』

『……』

白狼輕輕頷首,金色的眸裡盈滿眼淚,收下了笛,『我會交給博雅大人的。』

『謝謝妳,白狼。』


「白狼?」

「……是的?」猛然回神,白狼對上博雅那困惑的視線,淺淺彎起微笑。

「妳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入神。」

「沒什麼,只是在想著該去哪裡看看好呢。」

「也對呢,不過不管是哪裡都可以的啊。」博雅揚起笑,牽起了白狼的手,「只要妳在,不管是哪裡我都陪妳去。」

望著博雅那雙清澈的眸,白狼愣了愣,接著笑了,「好的。」

她想起了那時在木盒中見到的白花。

晴明說,那是大天狗不斷咳出的花朵。

那是雛菊。

白狼暗暗想著。

那是雛菊。

名為、無法訴說的愛。


END

-----------------

後記補於下篇

评论 ( 16 )
热度 ( 18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