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603段子

我在逼自己每天生一個小段子出來(#

雖然這麼說但親吻真的好難寫喔(倒地#

渣文筆有、現paro、親吻30題

---------------------------------------

親吻三十題─咬著pocky的親吻+席捲一切的強勢親吻


「……怎麼,又輸了?」用眼角餘光瞟著慢悠悠蹭到自己身側的青年,大天狗只覺滿腹無奈。

今天是博雅的生日,幾個平日較好的朋友湊在一起,決定替博雅辦個生日宴,地點則選在大天狗家裡。

雖然說大天狗並不介意出借場地,不過看到為數不少的人時還是愣了下。

當被蒙在鼓裡的博雅抵達時,也免不了被如此盛況嚇了一跳。

接著就是一連串歡脫的吃喝時間,朋友們送上了合資的禮物,雖出自名門世家,見過的珍貴物品也不少,但源博雅還是覺得眼前這群朋友所送的才是真正的寶物。

在吃飽喝足後,也不知是誰起的頭,大夥開始玩起抽鬼牌,甚至訂了輸家要玩真心話大冒險的規定。

而博雅也不知怎地連輸了好幾場,過往糗事全被翻出,甚至連中學時被職場女性倒追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所以,這次你選了什麼?」一邊注意著電視螢幕上的人物動作,大天狗有些心不在焉地道。

「……大冒險。」博雅顯得有些侷促,甚至有那麼點緊張。

「什麼大冒險?」

「這個。」晃了晃手中的pocky,源博雅眨著略顯無辜的眸子,望著大天狗,「要跟你一起吃。」

「……你怎麼不去找其他人?」看著對方手中那細細的長條餅乾,大天狗開始懷疑起這根本是那群朋友精心策畫的好事。

「不,我就想跟你。」源博雅有些理所當然地道,他們倆自幼相識,建立起地默契好的不在話下,況且這種羞恥的事情怎能找其他人呢。

「……」勉強壓下有些過快的心跳後,大天狗再度看向博雅,「好吧。」

啣起pocky的一端,源博雅刻意將塗有巧克力那側對向大天狗,自己咬著餅乾一方。

雖然明白這只是遊戲的一部份,但大天狗還是免不了的跟著緊張起來。

輕輕咬住pocky後,兩人極有默契地一同朝彼此的方向緩緩咬去,呼吸近在咫尺。

大天狗身上的淡雅味道飄來,輕輕撩動理智,眼前的青年垂著眸,淡金色的睫毛微顫,讓博雅想起了對方那雙過於清澈的藍色瞳眸。

對大天狗來說,他的鼻腔、周圍全是博雅的味道。
帶著點粗曠,因打鬧而微微散發的汗味,讓他有種被擁抱在懷裡的錯覺。

紅眸暗了暗,源博雅悄悄揚起微笑,猝不及防地向前靠了上去。

親吻著那令他朝思暮想的唇。

大天狗極為錯愕,咬著pocky的唇就這麼鬆開,讓博雅有機可趁。

有些強勢地覆上對方,源博雅細細描繪對方那形狀好看的薄唇,接著強硬地探進大天狗口裡。
大掌扣住了對方後腦,加深了親吻的力道。

大天狗幾乎無法反應過來,只能任憑對方予取予求,他感覺身體有些發軟,就連想推開對方的手都使不上力。

倒不如說,他也不想拒絕博雅。

親吻似乎持續了好幾世紀,當源博雅心滿意足鬆開大天狗時,對方仍舊一臉茫。

「抱歉啊。」源博雅彎起一貫的笑,紅色的眼如豹子般犀利,「這才是真正的大冒險。」


END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