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幻翼

現paro

OOC有

----------------------------

精神病三十題─幻肢


大天狗病了。

心理上生病了。

源博雅是第一個發現的人,畢竟他就與他居住在同個屋簷下,自然會察覺枕邊人的不對勁。

那一天本該是個一如往常般美好的早晨,當博雅翻身環住大天狗時,對方發出的悶哼讓他醒了過來。

「博雅,起來。」大天狗蹙著眉道,推開了他,「你壓到我了。」

「嗯?有嗎?」即便睡眼惺忪,源博雅仍舊向後挪了點,他記得自己是從正面環住對方,將手扣在愛人的背上才對啊?

「有,你壓到我的翅膀。」大天狗一臉正經地道,源博雅皺起了眉看向對方身後。

那裏並沒有東西。

「別說傻話了,大天狗,你沒有翅膀。」打著哈欠,源博雅用著早晨特有的鼻音說道,卻換來愛人不滿地輕哼。

「我有翅膀,我感覺的到他。」大天狗一骨碌從床上爬起,藍色的眸瞪著他,「你看。」

他向前一跳,源博雅還來不及拉住他,就看著人摔到了床下,神色狼狽。


這情況不只一次兩次。

即便源博雅再怎麼告訴大天狗他沒有翅膀,後者就是不相信。

「所以我這樣碰你有感覺?」輕觸著對方的肩胛,源博雅有些困惑地問。

「有,你在摸翅根和肩胛連接的地方。」大天狗望著他,藍色的眸透不出任何虛假。

「這是所謂的幻肢。」在醫院裡,醫生支開了大天狗後,如此對博雅說道,「幻肢是某些失去四肢的人所產生的一種幻覺,這些人感覺失去的四肢仍舊附著在軀幹上、並和身體的其他部分一起移動。」

「但大天狗的幻肢是翅膀?」

「這我無法解釋,幻肢並不侷限在四肢,也有病患出現在臉、鼻、眼睛、乳房等等部位。」看著一臉錯愕的博雅,醫生推了推眼鏡,「或許你可以從他的過往下去尋找,說不定能有所收穫。」

在回家的路上,源博雅不斷思考著醫生的話語。

急促的剎車聲猛然拉回他的思緒。

「大天狗!」
馬路上,大天狗跌坐在地,眼前正是距離不到一公尺的貨車。

「幹什麼走路不長眼睛啊!」

一邊陪笑道歉一邊扶起愛人,博雅迅速將人帶到旁邊的人行道,神色不悅,「你怎麼搞的,走去馬路上了?」

「我只是想飛回去而已。」大天狗用著理所當然的口吻說,一臉不解。

博雅沉吟了幾聲,最後深深地嘆了口氣。


舒適的躺椅上,大天狗闔著眼,宛若睡著了那般放鬆。博雅站在他身側,有些緊張的看向旁邊的青年。

「我說不會有問題吧,晴明?」

「……這句話你已經問了第四十五遍了,博雅。」瞥了對方一眼,安倍晴明嘆了口氣,「這只是簡單的催眠,不會出什麼錯的。」

就算詢問大天狗,對方也回答不出什麼,幾乎尋遍各種方法的博雅只好找上昔日好友,透過催眠去探尋大天狗自己也遺忘的記憶。

「放鬆你的身體,大天狗……博雅你也是。」瞄了幾乎快捏碎椅背的博雅,安倍晴明只覺無奈。

「啊?喔……」有些抱歉地鬆開手,源博雅再度將注意力放在大天狗上。

「那麼,大天狗,回到你擁有翅膀的那天────」

躺椅上的青年放鬆至極,然而接下來他叨敘而出的話語卻讓在場兩人都愣住了。

「吾名為大天狗,是守護愛宕山的大妖。」

「吾之戰友博雅,雖然驕傲自負,卻實力堅強,也是不可多得的夥伴。」

「那陰陽師……安倍晴明也是個不容小覷的人類。」

與博雅交換了個眼神,後者立刻打開晴明的電腦,在網頁搜尋欄上敲下了大天狗等字。

而出現在螢幕上的描述與圖片,讓博雅終生難忘。

圖片上是一只戴著紅色鬼面具的大妖,身後,則有對黑而亮的大翅膀,與大天狗常言的相仿。


源博雅再也無法反駁大天狗的幻肢是想像的了。

自從他親耳聽見對方催眠後所說過的話後,他便沒法繼續忽視。

平安時代的安倍晴明、源博雅等等的資料被彙整出來,交到他手上,看著手上厚厚一疊資料,源博雅極有耐心的一頁一頁翻看。

大天狗仍然嘗試著飛行。


如果那個時候,自己可以稍微注意到他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

這是源博雅後來說的話。


當看完滿疊資料後,源博雅摘下了眼鏡,揉揉有些疲倦的眼。

資料上,詳細記載了大天狗、源博雅以及安倍晴明的歷史與關係。

包括了兩人一同擊殺惡鬼,還有死去的事情。

巧合的是,現在的自己也名為源博雅,晴明也是晴明,大天狗還是大天狗。這到底該說是命運的捉弄還是什麼呢,博雅無法思考。

「大天狗?」察覺到房子有些安靜,源博雅感覺事情不太對,起身呼喚著。

他在房間的陽台找到了他。

大天狗正站在陽台的圍牆上,吹來的風揚起他淡金色的髮,令博雅產生了他即將飛離的錯覺。

「大天狗!」衝上前將人抱下來,大天狗不解的望著對方,似乎在埋怨博雅為何要將他帶下來。

「你在幹什麼!」

「我在試著飛,博雅。」大天狗平靜地說,視線再度望向外邊,「翱翔在空中,感受氣流拂過,我很懷念那種感覺。」

博雅無語,他沒辦法反駁對方的話,畢竟千百年前他確實有雙大翅膀,也真的會飛。

「博雅?」

「……大天狗……」輕輕擁住對方,博雅將臉埋進大天狗的頸窩,聲音有些沉悶,「你能不能,不要再飛了呢?」


那是源博雅最後一次看見大天狗,隔天,他從房子裡消失,沒帶上手機,也沒帶走任何東西,活生生一個人就這麼消失了。

就算傾盡全力去尋找,博雅仍舊找不回對方,空蕩蕩的房子少了另個人的存在,顯得更加孤寂。

幾個禮拜後,源博雅收到了晴明發來的短信,短信上要他前往某間醫院,大天狗正在那裡就診。

於是博雅二話不說,立刻驅車前往那間醫院。

博雅一向討厭醫院,鮮少感冒的他每次只要一生病,常常會引發極為嚴重的併發症,這讓他非常討厭醫院。

但眼下的情況沒時間讓他多加思考,詢問過大天狗的病房位置後,博雅輕輕拉開門,看著躺在床上、身上纏著繃帶的愛人。

「他啊,從某棟廢棄的大樓上跳下來,幸好底下的遮雨棚跟樹減緩墜落衝擊,讓他只斷了手跟幾處擦傷、瘀傷。」

輕輕握著愛人的手,源博雅無法理解為何對方如此執著於飛行。

「……博雅嗎?」孱弱的聲音自病床上傳來,大天狗睜開了藍色的眸,看向來人。

「……」即便張開嘴,博雅也發不出聲音,不曉得該說些什麼,「……你這個……大蠢貨啊……非要把自己搞成這樣才甘心嗎?」

大天狗似乎是笑了,唇角彎起了小小的幅度。

「……抱歉。」他輕聲說道,再度閉上了眼。

博雅開始就近照顧大天狗。

既然找到了人,就沒理由再輕易丟下對方不管,博雅每天來往住處與醫院,時不時替大天狗帶上營養品,既然醫院伙食不好吃,那麼他便拜託八百比丘尼教他,做些能快速補充體力的料理。

「大天狗,我來────人呢?」拉開房門,潔白的病床上空無一人,只剩下凌亂的被子孤拎拎躺著。

「……不會吧……」不好的預感升起,源博雅迅速轉身跑出病房,還險些與來探病的晴明撞上。

「博雅?」

「大天狗不見了!」源博雅急急地道,紅色的眸透出慌張。

「不見了?」晴明愣了愣,神色突然嚴肅起來,「……我大概猜的到他在哪裡,但是你的動作得快。」

「在哪?」

「屋頂。」


當博雅撞開頂樓的門時,大天狗正坐在欄杆上,身上還穿著病患服。

「大天狗!」源博雅緊張至極,他明白對方一直想飛翔的心情,然而那終究是幻影,翅膀是不存在的。

「……」

大天狗緩緩回過頭,藍眼看向了博雅,清澈的一如天空。

「你先等等,不要亂動,拜託你不要亂動!」

博雅慢慢地靠近著,深怕自己一個輕舉妄動,大天狗就會直接跳下欄杆。

赤著的雙足晃呀晃,醫院的樓層數極高,讓底下的人們看起來像是螞蟻般,變成好幾個小黑點。

「……博雅。」大天狗輕聲啟口,突然發出的聲音讓博雅嚇了一跳。

「我一直都,夢見自己會飛。」

「夢裡的我有雙黑色的大翅膀,只要用力一搧,便能搧出強勁的風,帶自己離開地面,翱翔天際。」

「你知道嗎,夢裡的我跟你是戰友,也是情人,跟現在一樣,但我最後悔的是當你被殺死的時候,來不及去救你。」

大天狗輕輕揚起笑容,風吹起了他的病服,鼓鼓的彷若羽翼即將破出。

轉過身體,大天狗跳下欄杆,讓自己落在頂樓的地板上,看著一臉錯愕的博雅。

「然而當我在醫院看見你來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並不希望你露出跟我一樣的表情。」他低聲說道,伸手撫上對方的臉龐,「所以我不飛了,因為……」

你就是我的天空。

大天狗用著極輕的嗓音道,歛下了眸。

周圍陷入一片沉默,大天狗垂著頭,等待著對方的一頓責罵。

意外的是,博雅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擁住了他。

「……謝謝你。」源博雅輕聲說道,將人抱得更緊些,「謝謝你留了下來,大天狗。」

聽著對方的低語,大天狗閉上了眼。

千百年前的記憶閃現,他們也曾擁抱彼此,以笛合音,吹奏只有他們兩個知道的情歌。

前世未完的緣,就留到今生再續吧。


END

-----------------------------

其實這本來是小段子

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越寫越多然後就qqqqqq

順帶一提現在是凌晨3:45

原先是想寫BE,但越寫越想睡,然後覺得自己寫的超級糟糕,所以就決定還是讓這兩個快樂活下去吧(O)

故事設定上是狗子在某天睡覺時意外夢到以前的記憶,進而產生了自己有翅膀的幻覺,原本最後一幕是要在醫院屋頂上跳下去的,但多方考量後還是拔掉了這個結局,最後變成現在這個微妙的ending

好我要去睡覺了...............

提醒我下回腦洞開小一點不要太大不然會寫到很想哭

评论 ( 6 )
热度 ( 55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