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605段子

今天小段子!!!!

我不知道為什麼小段子很長,這已經不是小段子了啊(痛哭

雖然一開始想要來篇刀但翻了翻就出現糖了(嗯?

現paro,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男友力三十題-分享圍巾+背影
色氣三十題-舔去對方唇邊的奶油/冰淇淋/...etc


今年的冬天意外寒冷,就算是如源博雅這般有在鍛鍊身體的人,也忍不住穿戴上大衣和圍巾,將自己包的嚴實。

站在約好會面的老地方,源博雅四處張望著,等待情人的到來。

「博雅。」有些緊張的叫喚自後方傳來,源博雅回過頭,看著朝自己小跑步而來的大天狗。

「大天狗……」源博雅剛彎起笑容,聲音卻在視線接觸到對方的那一瞬間不悅起來,「你怎麼穿這麼單薄?」

「有嗎?」大天狗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為了趕出門,他隨意套上一件淺金色的長版毛衣和風衣,或許是因為剛活動完的關係,身體還熱呼呼的並不感覺冷。

「這樣會感冒的。」博雅蹙起眉,大天狗則聳了聳肩。

「我的身體沒那麼孱弱,博雅。」

「是、是,我知道。」湊近對方,源博雅笑得有些曖昧,「你的身體意外的很強壯。」

「……」對方的呼吸近在耳邊,大天狗瞬間紅了耳根,只能瞪著人。

「哈哈,我們走吧。」

「……嗯。」

即便再怎麼不甘願,大天狗還是跟在對方身側,任憑著博雅將自己牽起。


今天出門的目的其實挺簡單的,不過就是大天狗從網站上得知一間挺有人氣的咖啡廳,想去朝聖看看罷了。

看著店前大排長龍的人潮,源博雅不只一次慶幸幸好自己有提早訂位,否則可能會敗興而歸。

咖啡廳裏雖然人多,但意外地沒有太過嘈雜,對於喜歡安靜的大天狗來說這裡是個不錯的地方。

餐點送上的速度極快,大天狗點了店裡最夯的栗子蒙布朗,被擠成玫瑰造型的栗子泥從一推出便立刻成為店內暢銷,幾乎所有前來的客人都是為了這一道甜點,一天只限量幾十份,速度慢了還會搶不到。

「喔喔,看起來真不錯呢。」

源博雅驚訝地道,大天狗雖然看似面無表情,但微微揚起的唇角和發亮的眸子倒是毫不掩飾。

叉著眼前的藍莓芝士蛋糕,源博雅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視線不斷朝大天狗飄去。

後者似乎完全沒發現對方的注意,陶醉在甜而不膩的栗子蒙布朗,就連栗子泥沾上唇角都未能發現。

「大天狗。」輕聲呼喚對方,大天狗抬起頭,困惑的看著對方。

「這裡,沾上了。」博雅指著自己的嘴角,卻見對方一臉茫然,擦拭著完全相反的一側。

「我不是說那裡。」

源博雅有些失笑,接著他起身湊向前,靠近了對方,替著人舔去沾在唇邊的栗子泥。

「味道不錯……你怎麼了?」看著呆愣在原地,腦子當機的大天狗,源博雅出聲問道。

「……沒什麼。」勉強壓下怦通的心跳,大天狗努力擺出面無表情。

可惜,因害羞而泛紅的耳根出賣了他。

看著對方為了隱藏羞赧而埋頭咬著叉子,源博雅愉快至極。


品嘗完下午茶後,兩人又四處逛了會,時間也不知不覺來到夜晚,該是要各自返家的時候了。

冬季的夜晚格外寒冷,雖說白天太陽露臉,但隨著夕日落下,冷意猖狂竄起,氣溫又降低不少。

咳了幾聲,大天狗有些後悔自己沒有多穿點才出門,這下可好了,入夜後寒意四起,冷風像是能吹進骨子裡般讓人不適。

「大天狗。」在離開前,源博雅喊住了對方,大天狗回過了頭,神色不解。

將脖子上的圍巾解下,細細繞上大天狗的頸子後,源博雅彎起微笑,「好了。」

「我不需要……」

「別說傻話,鼻子都凍紅了。」挑起眉,源博雅輕哼。

沉默了片刻後,大天狗才低下了頭,臉上的表情有些彆扭,「……謝謝。」

露出滿意的笑容,博雅輕輕揉上對方的髮,紅色的眸子溢滿寵溺,「明天見。」

「……嗯,明天見。」

望著博雅轉身離開的背影,大天狗沒打算移動半步,只是就這麼看著。

如果可以,並不想要對方離開。

就算只分別幾個小時,也不想。

「博雅。」當大天狗意識過來時,自己早已邁步向前拉住對方,紅眸映著自己的倒影。

「那個……我……」

愣了愣,源博雅立即反應過來對方在想些什麼,笑意攀上唇角,讓他轉過身體對著大天狗。

「這麼捨不得我,我挺高興的喔。」他輕聲說道,捧起對方的臉,「明日會再見的……圍巾你就留著吧,想我的時候抱著它睡。」

「我不會想……」未完的話被堵住,博雅只蜻蜓點水似的輕啄了下,臉上泛著暖意。

「晚安,大天狗。」

「……晚安,博雅。」

明天,就能再見到對方了。

圍巾上傳來令人安心的味道,大天狗淺淺勾起唇角,返家的腳步又更輕盈了些。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