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三世櫻 1-2

!!與遊戲主線沒半點關係!!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午後的陽光夾進淡淡的草根味,順著吹上草原的風化進了笛音,擦過黑翼大妖揚起的袖擺。第二道笛音在那之後趕上,成為了輔音,似是應和著最初的旋律不斷繚繞。與沉穩的主音不同,輔音顯得更有變化,在適當的時間拔高似黃鶯,又墜落如游魚,輕快且即興、卻又不搶走主旋律的風采,襯托得十分恰當。


悠揚的笛音戛然而止,大天狗放下了手中的笛,看著坐在自己身側、低頭盯著笛譜的貴族武士。


源博雅默默地望著譜,那一張笛譜似乎只記載了中間一段的曲子,沒有前頭也沒...

三世櫻 1-1

用新刊內容來混更新(X

沒有啦我開玩笑的

這一次本子的內容會把第一章節全數放上來,剩下的部分跟可能的番外(?)收在實體書

基本上兩天更一篇,更到第一章結束這樣(?

才不會搞成我整個11月都沒有更新,愧疚死了((

!!跟遊戲主線沒半點關係!!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傳言道,大山上生長著一棵百年櫻花樹,曾有患了不治之症的人類夫妻到樹前許下誓言:若情緣未斷,願來生三世再做夫妻,紅線為引,櫻花為證。

 

於是這櫻花老樹成了夫妻戀人們所嚮往之地,將許許多多的緣寄託在滿開的櫻花上。

 

這便為...

【博狗】1111段子

趁空檔碼了一下雙11


原本想要寫烤玉米的可是我累了www


新本子要找的東西比我想的還要多,覺得好累可是又有點期待完成的樣子www


OOC有,現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很短有


——————


「大天狗,你要不要吃餅乾啊?」


窩在沙發一側,面容俊秀的青年拎著餅乾盒,喜孜孜的笑容掩都掩不住,大咧咧的掛在面龐上。


「我現在不想吃餅乾,博雅。」


坐在沙發另一邊的青年淡聲說道,蔥白似的指節翻過書扉,群青色的眸緊緊盯著書籍。


「真的不要?」或許是有些不信邪,源博雅又問了一次,並且拆開餅乾盒。


「嗯,不要。」


拉扯塑膠袋的聲音響起,源博雅小...

【博狗】1025段子

呃,一開始覺得拿到了很好的梗,也想了很好的結局

結果昨天整天在寫的時候一直覺得劇情很快,老是想全部刪掉重寫

幸好最後有修改成自己滿意的樣子,嗯,就這樣吧(抹臉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跟遊戲劇情無關聯,博天曖昧而沒有互訴情意

—————

[語毒]

原因:
病症發生在,與喜歡的對方雙向暗戀的人身上。因為某些原因不能在一起,兩人遲遲不敢表明心意。

症狀:
此毒無預期發作,發作時會想起和對方互動的回憶,以及對方曾說過的,自己很在意的話,或和對方相視的眼神。

而那些都會變作無形的尖刃,一遍一遍從頭、手、腳刺入身體,最後到喉嚨,等到這時患者已漸漸不能說話。從開始發病一個月後便會死去,期間...

【博狗】1020段子

突然驚覺時間過好快

距離上次發文已經過一個星期了XDD

還在思考要不要趕篇萬聖節出來,可是好懶(軟爛

大概是個年紀差距很大的博天,一直覺得三十幾歲的大天狗外貌肯定還像個大學生XDD

ooc有,現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如果硬要將現下這份盤踞在心頭的情感、給個名字的話,大概可以被稱作是近鄉情怯吧。

火車外的風景急速向後退去,帶著些許塵埃的玻璃窗戶上,反射出了源博雅的臉。坐在身旁的不具名乘客早已環著手不住打盹,唯獨博雅仍舊緊緊望著外邊,將逐一閃過的景色與記憶重疊。

當源博雅踏出火車站時,外頭陽光豔的有些炫目。四年前的城鎮景色與四年後稍微有那麼點不同,哪處的商...

【博狗】1013段子

字數爆了,lofter丟不上來XDDD

從上次發完車後就怠惰了好幾天才把這篇寫完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博天感覺有點少(?)

鏈接這裡走

這裡

【博狗】1003車

其實我在碼的時候一直想著他到底會不會破萬XD

事實證明是沒有,不過差一點ww

大概摻了很多私設,說到底就只是一台小破車

太久沒開車覺得手感超級奇怪的都不曉得自己在寫些什麼(抹臉

老規矩啦注意事項~


OOC有,私設黑白晴明融合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連結走這


所以301就是一台小破車啦~

依舊希望各位看的開心(眨眼

【博狗】0925不成文段子

突然玩到的用一句話概括cp

寫很短很短,就隨意看看吧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博雅,我的衣服呢?

「啊,對不起,我忘記我拿去洗了!」

博雅,我的笛子呢?

「喔,對不起,我忘記我拿去保養了,等我一下哎!」

博雅,我的蕨餅呢?

「哎,對不起,我忘記沒有了!我馬上去買!」

博雅,我托你帶的東西呢?

「啊!對不起,我忘記帶出來了!」

博雅,我叫做什麼名字呢?

「……啊啊,對不起,我、忘了……」

博雅,我是誰呢?

「……你是……你……我……對不起……我……」

……博雅?

……源博雅?

……真是的,忘了那麼多事情,沒想到、還會忘了起床啊……

……博雅...

【博狗】0918段子

情話這玩意啊,某些時候聽來十分撩人呢~

說起來撩人反被撩也是件好玩的事情XDDD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興許是因為性格過於固執,又或許是因為天生的不擅言詞,大天狗開口說情話的次數實在是少的可憐,幾乎是五隻手指能數出來的次數。

倒也不是不會說,而是大天狗不覺得自己有必要說情話,或者說,他並不理解為什麼要說情話。

因此,當源博雅要求他試著說些調情的話語時,大天狗只是偏了偏頭,一臉不解的看著源博雅。

「……吾該說些什麼呢?」

望著眼下正坐在面前的貴族武士,大天狗輕輕的嘆了口氣,伸手捧起桌上的茶杯。

「什麼都行啊,撩我看看?」

「一時要吾說情話什麼的,吾怎...

【博狗】0912段子

靈感大概是來自夏目友人帳裡的某一話,所以試著想了如果是博天的話,會是什麼樣子呢?

ooc有,渣文筆也,爛尾有,私設八岐封印後劇情有

—————————

當我再度見到他時,儘管臉上仍舊一片淡然,其實心裡是激動萬分。

畢竟我跟他已許久未見,自從那件事結束了之後。

或許是心結,也或許是我的自傲所使,當八岐大蛇再度被封印起來後,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山上。黑晴明大人已消失,雪女離開了這裡,三尾狐選擇回到她的舊神社,我自然也沒有繼續留下來的理由。

所以,我獨自回到了大山,沒告訴任何人,也沒告訴他。

說是鬧彆扭,其實也有些期待,期待他會像以前那樣上山來找我,興許我可以當作給他面子的兩人和解,然後再...

【博狗】0910段子

在被屏蔽的邊緣試探.jpg

其實我有點想在9/6、9/9跟9/10這三篇裡挑一篇出來把車開完www

但是還想不到要開完哪篇的車:D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現paro有

———————————

一房四角,各據一方。

羽枕在手,彼此相望。

這大概就是大天狗跟源博雅現下對峙的情況。

也不曉得是由誰先開始的,或許是博雅玩鬧似的扯起了被子,也或許是大天狗率先執起了枕頭。當兩人意識過來時,彼此手中都捏著枕頭,一副準備狠狠打一場的模樣。

「你覺得你打的過我嗎,大天狗?」面對自家戀人,源博雅挑起了眉,唇角彎起了遊刃有餘的笑容。

「這很難說呢,博雅。」大天狗低聲笑了起來,群青色的眸子裡...

【博狗】0909段子

說起來我很喜歡只特定寫某一個場景下的博天,雖然相對的短,不過可以寫的很細

喔不過寫久了就會變成懶的寫長段子哈哈哈wwww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博天現paro

—————————

大天狗是在一片有些亮眼的陽光中醒過來的。

早晨略帶金色的光線鑽過窗簾縫隙,和著窗臺上幾只鳥兒鳴叫的聲音灑滿室。大天狗稍微揉了揉還有些犯睏的眼睛,模糊的視線在片刻後逐漸聚焦,最後落到躺在他身邊的男人身上。

依然熟睡的源博雅輕聲打著呼嚕,棉被下的胸膛隨著呼吸微微起伏,大天狗小心翼翼的翻了個身、讓自己側躺著望向對方,又揉了幾把還有些睜不開的眼。

說實在的,源博雅這個人實在是好看的有些過分。

這不是大天...

【博狗】0906段子

坑挖太多腦子好累,總覺得悖德感已經快要被我扔出去了(???

但咱還在死命掙扎XD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很短XD

---------------------------------------

「只要吾運起妖力,這般小傷轉眼間就能痊癒,實在不至於如此包紮吧,源博雅。」

望著端坐在自己面前的貴族武士,大天狗微微蹙起眉,絲毫沒有其他動作的打算。

「說是這麼說,但你通常都會扔著不管吧?」源博雅輕輕嘆了口氣,接著向大妖招了招手,「好了,快點。」

沉默的望著對方片刻,相處這麼多日子以來,大天狗最清楚眼下自己不稍微妥協的話,源博雅就會坐在這裡一整晚,直到他放棄對峙。

思及此,大天狗有...

【博狗】0906不成文段子

可以跟昨天那篇一起看,順便挑戰lof會不會屏蔽www

試著寫了揉翅膀的樣子

每次寫的時候都在想,擼翅膀是不是該先去養一隻鳥來擼,擼貓就該養隻貓來擼,只能靠想像好痛苦啊……我想更體驗看看擼貓跟擼鳥(????

大概也沒什麼注意事項,頂多就是裡邊寫的是少羽大天狗,就這樣了

雖然說少羽只是個孩子但好想踩油門…………………不行不行他只是個孩子我不能做這樣的事嗚嗚嗚

-----------------------------------------

他刻意褪下手套,比起隔著一層布料,他更喜歡實際的用手指去觸碰。

對方正襟危坐的模樣看著有些可愛,這讓他忍不住笑了起來,然而在接收到略帶殺氣的視線...

【博狗】0905段子

少羽大天狗真是可愛死我了天啊

啊啊啊好想快點帶他回家跟博雅跟大天狗組小家庭(xxx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有什麼鍋甩給石距就對了!!

--------------------------------------

「再一下,再一下就好了!」

「不要……快點放開吾!」

「只要再一下下就可以了!」

「吾不要……」

「乖一點嘛,大天狗,很快就可以結束了……」

「吾說不要就是不要!」

隨著一聲不小的怒吼,源博雅被整個扇出房間外,在草地上滾了好幾圈後才止住滾勢,一副狼狽的模樣躺在晴明面前。

「……源博雅,你又在做什麼了?」看著呈現大字型躺在地上的源博雅,晴明嘆了口氣,放下手中...

【博狗】0828段子

試著寫了十梳歌,也刻意用了比較……文青?的方式去寫

雖然寫的很糟糕就是了哈哈哈www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笛音渺渺,和聲悠悠,斑駁的雪片落盡山頭。 缽中炭火煨炙,映紅了一屋兩人的面容。

薄唇輕啟,隱隱流歌,一柄木梳挾在指間,刻劃飛梭光陰。

誰的長髮如絲,昔日一方桀驁不馴,如今沾染紛紛霜雪。

誰的羽翼如墨,昔日高冷清秀面容,未得幾旬時間殘留。

他執起一綹頭髮,梳齒順過髮頂、髮間、伴著輕語的歌聲,滑過了髮梢。

「一梳,梳到尾。」

他低言,身後黑羽飄零,和著滿室沉靜落到了炭缽旁,微微攪散了溫暖

【博狗】0827段子

半夜突如其來想到的,就短短的這樣

大概是來自七日繪裡的題目,只是我改成了文www

OOC有,現paro有,博天同居中,渣文筆有,爛尾有,選自屬於某人的七日繪-D6.你忘記帶走了行李

-----------------------------------------

「每回都說下次會改進,這句話你說過多少遍了?」

「我確實有在改進呀!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扔在地上的衣服改丟在沙發上,這就是你說的改進嗎?!」

「這跟那個是兩回事吧?!」

「是同一件事!你根本不曉得你錯在哪裡,源博雅!」

「哈啊?你不告訴我,我怎麼會知道你到底想怎麼樣呢!」

「我都說的那麼明白了,你還是不懂嗎?...

【博狗】0820段子

最近一直在下雨,每天都在下雨,總覺得自己都快要發霉了(軟爛

特別是這樣下雨的天氣還要出門……啊……討厭弄濕自己……

近期依然天天往醫院跑,行程規律到壞掉的生理時鐘都快修好了XDD

只是還是很想一覺睡到自然醒啊……

OOC有,學院paro有,渣文筆有,爛尾有,男友力三十題-傾斜一邊的雨傘

----------------------------------

滴答。

在灰藍色的馬路上,印出了深灰的漬痕。

滴答。

在平靜的水池邊,泛起一圈一圈的漣漪。

滴答。

在乾淨沒有一絲髒污的玻璃窗上,黏上了一排短促而整齊的水珠。

滴答。

在夏季悶熱的午後,揉和了淡淡的雨幕。

當宣告課...

博天信件-後記

太久沒講話,突然忘記平常我都怎麼開場XD

信件到這邊算是結束了,原先就不打算寫很多,不過還是原諒我占一下tag

一開始是想要寫成兩人和解後,偶爾還會穿插幾封信,有些像是生活中的小紙條那樣

喔不過歪了一下就往刀那邊去了,嘛雖然說是刀不過應該也還好啦,大概吧

為了怕看不懂……不對,應該是蠻多人都看不懂的www

我試著把源賴光給塞了進去,不過他的戲份還是少的可憐,雖然這麼說但絕大多數的誤會還是源賴光搞出來的

一開始的各三封信就是簡單的生活傻白甜,一直到博雅寄出的第四封信後才開始有點變化

信使烏鴉是在那時候被源賴光除去的,他讓偵查用的紙人偽裝成通信用紙人並交給博雅,實質上是想藉此機會對大...

【博狗】給大天狗的信-第?封

給大天狗:

從那起事件後,輾轉的,又過去了多久呢?

當年八歧大蛇被重新封印,晴明同黑晴明再度融為一體,成為了真正的安倍晴明,八百比丘尼終究得不到她真正的願望,我的妹妹……神樂也無法取回原本的記憶。

你也,在那一場戰役中逝去。

我並不曉得,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沒有背叛你,那起對你所掌管的山發動的妖怪退治,並不是我下令的,從頭到尾,我都被蒙在鼓裡……也是,那個時候的我正忙著尋找失蹤的神樂,哪會知道這些事情呢。

這些,都是在一切平息後,他告訴我的。

被抹殺的信使烏鴉,我以為的傳信紙人、實質上是探察紙人,這些,都是他為了發起退治而做的。

與我同為源氏部族的他,掌管著源氏另一面的他...

【博狗】給源博雅的信-第六封

給源博雅:


那位大人說了,能給吾更為強大的力量,他的言行,他的想望,都是吾所追尋的大義,唯有跟從黑晴明大人,吾才能實現理想中的大義、理想中的世界。


而吾將站在這世界的頂端,同那位大人一起開拓新的秩序。


黑晴明大人的理想是多麼崇高,憑你是無法理解的,源博雅。


早在你背叛吾的那一天起,吾等便不再是朋友了。


是你先背叛吾的,源博雅。


─大天狗

【博狗】給大天狗的信-第五封

給大天狗:


我知道,以現在我們的立場,傳遞這封信或許十分奇怪,老實說我也不確定這封信到底能不能如實交到你手上。


但是,大天狗,為什麼你要選擇投靠黑晴明呢?


那樣一個高傲自負、能力高強的你,為什麼會願意委身於黑晴明麾下,成為他的僕從?


黑晴明所做的事情,可是要翻轉整個世界啊!是要將這一切秩序摧毀殆盡、是要將這個世界狠狠毀滅的啊!


你難道不知道嗎!


口口聲聲說著要剷除這世上的惡鬼,如今的你,卻也墮落成惡鬼了啊!


為什麼呢,大天狗!


我昔日的戰友,那個追奉大...

【博狗】給源博雅的信-第五封

給源博雅:

 

那些人是你派來的嗎?

 

高舉著繪有源氏家徽的旗,在吾所掌管的大山中肆意進行妖怪退治的那些人,是你所派來的嗎?

 

你到哪裡去了,源博雅?

 

為何不出現?為何不回覆吾的信息?

 

下令退治吾等妖怪的,是你嗎,源博雅?

 

殺害了吾的信使烏鴉、派出陰陽術紙人的人,也是你嗎?

 

笑著對吾說、吾等早已成為朋友的話語,難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嗎?

 

是你為了讓吾卸下心房所說的謊話麼?

 

回答吾,源博雅,你到底在哪裡?

 

─大天狗

【博狗】給源博雅的信-第四封

給源博雅:


接連許久未見你的蹤跡,明明以往都是每天往山上跑的,怎麼一聲不響的就不見了呢。


派去傳信的烏鴉無論如何呼喚就是沒有任何回應,彷若完全消失於這個世界上似的。


源博雅,你出了什麼事麼?


─大天狗

【博狗】給大天狗的信-第四封

給大天狗:


事出緊急,我在慌亂中寫下了這封信,做為信使的烏鴉不見了,因此我只能借助簡單的陰陽術紙人傳遞給你。


我的妹妹不見了,大天狗。


想來我不曾對你說起,我的妹妹啊,雖然年紀尚幼,心緒卻十分善良。這樣一個溫柔的人卻從源氏宅邸中消失無蹤,肯定是被哪個地方的惡鬼捉走了!


我必須去找她,大天狗,若你能收到這封信的話,希望你也可以一起來幫我。


─源博雅

【博狗】給源博雅的信-第三封

給源博雅:


可別太得意忘形了,釀酒可是需要時間慢慢醇化,哪那麼快就能釀出一罈來。


騎射比賽上吾未露面,一方面是你定性尚且不夠,二方面是大賽結局早已定,又何須吾再去多看兩眼,不過是湊巧路過罷了。


至於你所說的獎品,原來是笛子啊,品質見著不錯,音色也極其優美,想必是上等的材料所造,那麼,吾便收下了。


期盼下回,能與你共奏一曲。


─大天狗

【博狗】給大天狗的信-第三封

給大天狗:


最近我的部族裡似乎有些奇怪,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隱瞞了一些事情未提,但詢問起的話又說是我多心了……


無論如何,都希望只是我過於多慮了。


對了,上回騎射比賽的獎品已經分發下來了,打理打理過後我就送過去給你。你說不來看我比賽,結果還不是偷偷來了,遺留在那棵桃花樹下的黑色羽毛我可是不會看錯的。


送我的那罈野葡萄酒味道真是不錯,下回再替我釀一次吧,大天狗?


─源博雅

【博狗】給源博雅的信-第二封

給源博雅:


吾一向不喜人聲過於嘈雜之處,況且人類貴族間所舉行的比試、定會有更多陰陽師們戒備,令吾去觀賽豈不多惹是非?


再者,你說你是當今這皇城中數一數二的強者,區區騎射比賽於你而言,應是小事一樁吧,若你真能奪得優勝歸來,吾自然也有禮物予你。


至於勝者的獎勵吾不需要,錦衣珠寶不過是身外之物,況且吾在山上居住習慣了,並不缺什麼,你就自己留著吧,源博雅。


信件就交由吾派去的這只烏鴉吧,他會是你我間的傳信使,吾等著你的捷報。


─大天狗

【博狗】給大天狗的信-第二封

給大天狗:


抱歉啊,最近這幾天都沒能到山上找你比試吹笛,京城裡說要舉辦騎射大賽,奪得優勝的人據說能得到非凡獎勵。我對那些獎勵什麼的一點興趣都沒有,倒是對可以見識其他人的弓術而感到有些興奮。


哎,大天狗,還是你有沒有想要什麼東西呢,想要什麼就跟我說吧,反正我也不曉得可以要求什麼獎勵,住在山上的你,肯定會有些需要的用品對吧?


騎射大賽那一天,你會過來看我比賽麼?我可是很期待能見到你啊,雖然每次同你比試都分不出真正的勝負,但我會讓你知道,我是這平安京中屬一屬二的強者!


─源博雅

【博狗】給源博雅的信-第一封

給源博雅:


說打探到吾的居所,也不過是拜託湊巧經過的鴉天狗,哪來的費一番功夫呢。再者,你明明每日都會上山來,信件也是多餘的吧。


罷了,不管吾說的再多,估計你會聽進去的也只有那麼幾句而已。笛曲的話,吾還以為上回你聽過一次便已記著了,看來技術尚須多加磨練,吾就多備著幾份譜等你吧。


─大天狗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