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606段子

今天拖了比較久才出段子哪

寫到一半實在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去寫,因此寫寫停停的也花了好幾個小時#

一樣是選自三十題,只不過這次將三十題的題目放在最後w

現paro、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大天狗是被太陽亮醒的,從落地窗曬進臥室的日光暖熱,在陽光下的細小灰塵輕輕揚起,再慢慢飄落。

雙人床上,另一側早已空出,留下另個人曾睡過的凌亂壓痕。

「……博雅出門了嗎?」用著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道,大天狗揉著惺忪的眼,從床上爬了下來。

淡淡的咖啡香氣充斥在整個空間裡,走出臥室,大天狗一眼便看見餐桌上擺著喝乾的咖啡杯,想必那是博雅出門前又忘記收進洗碗槽的吧。

一邊嘀咕一邊將杯子放進洗碗槽,大天狗不忘替自己倒了杯牛奶,就算是一點點也好,他也想再長高一點,至少別讓自己仰頭看博雅看的那麼辛苦。

他已經很久沒見到博雅了。

雖說兩人住在同個屋簷下,但他幾乎見不到對方,只能從平常亂丟在地上的襪子,或是隨興掛在沙發椅背上的外套,去確認這個人還存在。

簡單替自己弄了個早餐後,大天狗拾起包包,準備出門去上課。

晚些時候得去買個菜才行,記得博雅說過最近不回家吃飯,就算只有自己也還是不能餓著。


只有自己一個人的空間意外寂寞,當大天狗在沙發上醒來的時候,強烈的孤獨感席捲上來,讓他忍不住縮起了身體。

不過當視線接觸到不知何時覆在身上的毯子後,他有些驚慌。

驚喜的慌張。

在屋裡轉了一圈,大天狗並未看見對方的身影,倒是發現了一張貼在冰箱上的紙條,桌上還多了一盒椿餅。

紙條上是博雅的筆跡,大天狗緩慢地讀著字,視線落回椿餅上。


抱歉最近忽略了你,我的工作快結束了,等一切都結束後,再帶你出去玩吧,大天狗。


P.S 桌上的椿餅是給你的,我可是排隊排了很久才買到的啊!


──博雅


「……大蠢貨。」雖然這麼說著,大天狗卻彎起了淺淺的笑容,安心不少。


博雅回來的次數似乎變多了,雖然仍舊見不上對方,但房間裡逐漸漫起了、屬於對方身上的味道。

掰著指頭,大天狗數著對方結束所有工作的時間,期望著能見上喜愛的人。

日子一天天過去,距離博雅回來的日期也越來越近了,大天狗緊張了起來,甚至在最後一天將屋子徹底打掃乾淨,只為了迎接博雅。

坐在沙發上,大天狗面前擺著替博雅煮的一桌豐盛好菜,等著人回來後可以立即享用佳餚。

腦海勾勒出對方的面容,大天狗靜靜等著,時不時望向玄關,等待著那扇門開啟。

時間慢慢流過,夜幕低垂,附近住家的熙攘聲逐漸消失,最後燈光熄滅。大天狗並沒有開燈,月光藉著落地窗映入客廳,撒上銀白色的網。

大天狗依舊默默等著,博雅明明說會盡快趕回來,手機裡還留有對方傳來的訊息,要他準備好等他回家,為何至今仍不見人影?

活動了下有些僵硬的身子,大天狗從沙發上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看著外頭。

整個城市陷入一片寂靜,彷若仍醒著的只有他一人,伸手輕觸上窗戶,大天狗似乎看見博雅站在他背後,臉上掛著熟悉的笑。

「博雅?」

回過頭,身後空無一人,而手上的手機傳來了震動。


大天狗,我是雪女,你還沒睡吧?

明天我們要去祭拜博雅,你要跟我們一起去嗎?


發出螢光的螢幕上寫著簡短句子,大天狗愣了愣,身體輕顫。


你的工作什麼時候會結束,博雅?


抱歉最近忽略了你,我的工作快結束了,等一切都結束後,再帶你出去玩吧,大天狗。


為什麼你總是不在?

為什麼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總是不在我身邊?


對不起……


我不要聽對不起。

我只想要你能陪著我而已!


你知道我沒有辦法的,大天狗……

我的工作不允許……


我不想聽!


大天狗!


那個時候,眼前突然亮起的燈讓他睜不開眼睛。

猛然衝出的龐大車殼讓他反應不過來,只能像無助雛鳥般認命接受。

紅色的身影蔽去他的視線,一瞬間將他推到一邊的人行道上。

而他只來得及聽見強力的碰撞聲。

還有,對方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愛你。


在滿室的寂靜裡,微弱的啜泣破碎在空氣中,混著月光凋落。

大天狗抱著手機,眼淚落在螢幕上,模糊了視線。

那張字條還貼在冰箱上,只是有些破舊,像是被無限翻看過一樣。

那是博雅留下來的最後一點東西。

是他唯一還能藉此思念對方的東西。

手機螢幕上的畫面停留在博雅發給他的簡訊。

時間,是三年前。


END

-----------------------------------------

一方死亡三十題─最後一次和你談話

精神病三十題─多重人格

评论 ( 18 )
热度 ( 23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