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719段子

我覺得蠻可怕的,昨天在開車今天又幾乎要發了一台(

偏偏我開的很歡

好了那麼這邊是今天的段子

發的晚了不要太介意w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怎麼了,博雅,笑的那麼歡?」

坐在廊邊悠閒啜茶的安倍晴明看向甫戰完麒麟歸來的博雅一行人,不解為何對方臉上掛著極為燦爛的笑容。

反倒是跟著他後方的大天狗似乎有些不悅。

發生什麼事了嗎?

難不成博雅又幹了什麼惹大天狗生氣的事,自己卻渾然不知?

「沒什麼,只不過是跟大天狗打賭賭贏了而已。」

「打賭?」

雖說這兩人勝負慾都極強,偶爾也會彼此切磋,不過沒想到這次會以打賭的方式來分出高下。

「你們賭了什麼?」

「嘿嘿。」博雅在晴明身側坐了下來,順手拎了塊椿餅就往嘴裡塞,「我跟他打賭,這次出去擊殺麒麟,要是他的針女有跳便算他贏,沒跳就是我贏。」

「針女?」

「是啊,大天狗的針女魂不老是愛跳不跳的嗎?所以我就跟他賭啦,輸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任何一個要求。」

「是這樣啊……但我記得……」

「源博雅。」

大天狗出聲打斷了晴明,俊秀的面容稍稍浮起了不滿。

察覺到自己笑得太誇張的博雅稍微歛起了笑容,接著伸手勾住了坐在自己身後的大天狗,「要願賭服輸。」

「……哼。」

「……所以,你想到要提什麼要求了嗎?」安倍晴明識相的不再接續方才未完的話,轉而看向博雅。

「這倒是還沒……讓他背著自己遨遊平安京一圈倒是不錯。」

這傢伙是蠢貨嗎?大好的機會要拿來遨遊平安京一圈?

安倍晴明默默想著,瞥了跪坐在後方、一臉懵逼的大天狗。

罷了罷了,再繼續說下去的話,沒準會被塞一嘴羽刃風暴,自己還是別說話好了。

讓小紙人替博雅與大天狗送上茶,墨翼大妖輕輕端起杯子,啜著還有些燙口的熱茶。

博雅倒是無暇理會對方,逕自同晴明說起方才擊殺麒麟時所落下的材料。

「材料湊合著倒是能再給個式神覺醒,你說,這回要給誰好呢?」

源博雅揮舞著雙手,然而過大的動作卻不慎拍落大天狗正欲送至唇邊的瓷杯,撒了一身燙茶。

「啊……」

大天狗發出了簡短的驚呼,還冒著熱煙的茶水自胸口淋下,濺進寬鬆的衣領內。

「大天狗!」

見自己闖了禍,博雅立刻慌張地起身查看,雖說還隔了層狩衣,可皮膚上還是免不了泛起被輕微燙傷的紅,在那一片白晰上顯得格外矚目。

與慌張的博雅相比,大天狗本人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妖怪本就有自癒能力,這也只不過是點小燙傷,運起妖力便能癒合。

只不過自己這身衣服勢必要去換下了。

「你沒事吧?」

博雅問道,大天狗僅輕輕頷首,接著自廊下起身,「吾去換套衣服。」

「我也跟你去吧。」

「你跟來要做什麼?」用著古怪的眼神看著對方,大天狗挑起眉。

「畢竟是我弄傷你的,我還是得跟去看看吧。」

源博雅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道,大天狗沉吟了幾聲,也沒拒絕對方,只是在離開前瞄了晴明一眼。

看著前後接連離開的一人一妖,安倍晴明彎起了小小的笑容。

「……我怎麼記得,今天沒給大天狗裝針女四件套呢。」

他用著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低語,慢悠悠的啜了啜手中茶水。


房間內,博雅打開了衣櫃,替大天狗翻找著替換的衣物,而大妖就站在博雅後方,先解下了腰間的面具。

「抱歉,我剛剛說得太激動了。」

對於不小心燙傷大天狗,博雅還是感到有點愧疚,雖然知道對方是個癒合能力極強的大妖怪,可心裡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無妨。」

翻出相仿的衣服,博雅實在無法理解為何大天狗的衣櫃內總是擺著多套相同的衣物,一點變化性都沒有,乾脆找個時間帶著人去市集轉轉,添幾件新衣好了。

拿著衣服轉過身,大天狗早已將身上狩衣褪去,露出底下白皙而略微纖弱的身體,博雅並不是第一回看見大妖光著身,只是以往都是由他親手脫下,這回是對方自己褪去的,衝擊感到有些不同。

「怎麼了?」

見博雅遲遲沒有動作,大天狗側了側頭,不解地望著貴族武士。

「呃,沒什麼……」

將手上的衣服遞給大妖,博雅悄悄嚥了口唾沫,看著大天狗將衣服換上。

「……大天狗。」

「嗯?」

「我想到要提什麼要求了。」

「什麼?」

一邊換著衣服,大天狗一邊心不在焉地回答,準備繫上腰帶地手被扼住,大天狗錯愕地看著博雅,接著一把被扯倒在地。

「你在幹什麼……」

與博雅一起摔在地上的大天狗不滿地道,接著他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博雅。

「抱歉啊。」抱著對方,源博雅刻意在大天狗耳邊低喃,「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替我做以前我都會替你做的事就行了。」

「什……」

大天狗整只妖都壓在博雅身上,因此格外能感覺到對方的身體起了什麼變化,包括那微微硬起的地方。

「你……」

「這是我的要求。」舔舔有些乾燥的唇,源博雅拉起微笑,「要願賭服輸啊,大天狗。」

「……」

咬著牙,大天狗抬頭瞪著對方,大有想塞博雅一記翅擊的衝動在。

末了,大天狗低低嘆了口氣,別開了臉。

纖長的手指輕輕揉上對方胯間,源博雅扯開得逞的笑容,撫摸著對方柔順的髮絲。

「……僅此一次。」大天狗低聲說道,面有不甘。

「嗯,僅此一次。」

揚起燦爛的笑,源博雅吻上對方的唇,神色滿足。

什麼僅此一次,他源博雅才沒那麼乖呢,這種機會當然要多來個幾次啊。

望著過分單純的大天狗,博雅暗暗竊笑著。


END


緊急剎車!!!!!!

其實也沒車,我也只說差點發一台哇XDDD

是有後續的,可後續是明天的份 (你好意思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