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夜

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目前半退陰陽師專心廚CP,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
邊吐泡泡邊沉沉睡去

【博狗】0906不成文段子

可以跟昨天那篇一起看,順便挑戰lof會不會屏蔽www

試著寫了揉翅膀的樣子

每次寫的時候都在想,擼翅膀是不是該先去養一隻鳥來擼,擼貓就該養隻貓來擼,只能靠想像好痛苦啊……我想更體驗看看擼貓跟擼鳥(????

大概也沒什麼注意事項,頂多就是裡邊寫的是少羽大天狗,就這樣了

雖然說少羽只是個孩子但好想踩油門…………………不行不行他只是個孩子我不能做這樣的事嗚嗚嗚

-----------------------------------------

他刻意褪下手套,比起隔著一層布料,他更喜歡實際的用手指去觸碰。

對方正襟危坐的模樣看著有些可愛,這讓他忍不住笑了起來,然而在接收到略帶殺氣的視線後,他便咳了幾聲掩飾笑容,唇角依舊是掩不住的笑意。

小巧的翅膀完美收攏在身後,映著光泛出了漂亮的深紫色,顯示這對翅膀的主人是多麼精心呵護打理,才能擁有這般令人稱羨的漂亮羽翼。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手指輕輕碰上翼端,儘管覆在外層的硬羽稍微擋去了他碰觸內層絨羽的趨勢,然而尚未長齊的羽毛摸來還是不似成年後那般扎手,反倒有些舒服。

他順著羽毛生長的方向開始梳理,濃墨似的羽翼在他面前微微展開,似乎是為了方便他觸碰,羽毛下的翼骨極其纖瘦,這讓他忍不住思考著成年後的大妖是花了多少時間去練習飛翔,才能擁有那般能撐起身體的強健翅膀。

覆著厚繭的手指緩慢而悉心的整理,他順著翼骨慢慢摸上,直到掌心下盡是一片柔軟的絨羽,既不扎手,也不排斥,就像把自己最柔軟最沒有防備的地方展示給他看一樣,只允許他的觸碰。

他按著肩胛和翅膀相連的皮肉,手掌下的皮膚又薄又細,他幾乎可以想像出那底下的骨頭有多麼脆弱,只要他使勁一捏就能斷去大妖的武器,將那只大妖怪永遠留在他身邊。

他低聲笑了笑,手上的力道又輕又緩,溫柔的按著肩胛、小心的梳理絨羽。

掌心下的羽毛又柔又軟,這讓他想起先前收集落下的絨羽製成的枕頭,又軟又暖的手感讓他極其喜愛,足足抱了一整個冬天才依依不捨的收進櫃子裡,等著下一個冬季。

他的手順著衣服上、刻意挖穿給翅膀伸展的縫隙中探進,手指撫摸斑駁生長著些許羽毛的翼骨連結處,薄薄的皮膚下隱隱透出血管,而他順著血管將整個手掌伸了進去,圈住了翅膀。

坐在面前的大妖似乎是沒料到他的動作,身體先是僵硬了下,而後又微微回頭看著他。

他朝對方笑了笑,手指輕輕按著翅膀,末了又順著大妖的身體滑到前方,將對方整個攬進懷裡。

大妖掙扎了起來,帶點稚氣的面龐泛起紅暈,他低頭叼住對方的耳朵,似嚙似舔的咬著耳殼,接著又輕輕舔著耳背。

細碎的嚶嚀從大妖口裡溢出,他滿意的看著對方紅了整張臉,連頸子跟耳朵都紅透了,回首看向他的視線有些埋怨,眸底卻透出一抹隱隱的渴求。

他將手伸了出來,轉而環抱住倚在他胸前的大妖,不管是妖怪還是人類的孩童身上都有股淡淡的奶香,他將臉埋進對方的頸窩間嗅著那股味道,而後舔了舔唇。

「……剩下的,」源博雅低聲說道,嗓音有些沙啞,「等你變回原本的成年模樣再說吧。」

「大天狗。」

END

评论(20)
热度(30)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