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陰陽師同人】花吐02

注意事項:

◎狗>博狼
◎有OOC
◎與主線無任何關聯,還請注意

01

 ----------------------------------------------- 

大天狗的房間位於寮裡深處,若不是必要,幾乎沒有妖怪願意靠近。
小妖怪們懼怕那強大的妖力,其他大妖則是秉著不互相打擾的原則,留給那喜愛幽靜的大天狗自己的空間。

回到房裡,大天狗才真正鬆懈下來,原先一直壓抑的不適感爆發,讓他劇烈咳了起來。
像是要把內臟全咳出來一般,大妖全身顫抖,扶著牆跪下。

喘著氣,大天狗睜開泛出淚光的眸,看著自己面前落了一地的白色花瓣。淡雅的香氣充斥整個房間,然而大天狗像是習以為常似的捧起花瓣,並翻出藏在矮櫃裡的小盒子。

精緻的木雕盒子內裝滿了同樣瓣形的花朵,花兒鮮嫩欲滴,彷若甫摘下一般。
將手上的花放進盒子裡後,大天狗不發一語,只盯著花看。

從他嘴裡吐出花朵,這件事已經維持一個多禮拜了。

他並不覺得自己生病了,畢竟妖怪與人類不同,即便是最弱小的妖怪,也比人類強上許多。但是他無法解釋白花的來源,只能將吐出的花收起來,並壓抑自己三不五時想咳花的衝動。

「大天狗。」安倍晴明的聲音自門外響起,大天狗迅速將盒子收回矮櫃,起身拉開門。
陰陽師靜靜看著他,臉上依舊是那副游刃有餘的表情。

「……晴明大人?」
見對方不發一語,只是盯著自己,大天狗不免有些緊張。

吐花的事情被發現了嗎?

安倍晴明伸出手,從大妖胸前拈下花瓣,「博雅和白狼的事情,你……」

「吾知道的。」大天狗打斷了對方的話,罕有地避開了陰陽師的視線,「您不必多慮,吾自有分寸。」

「……」望著眼前大妖不願多談的面容,安倍晴明輕輕嘆了口氣,「好吧,你方才出戰也受了點傷,我讓螢草替你治療……」

「不用了。」回絕掉晴明的好意,大天狗向後退了幾步,「不過是小傷,晴明大人不必如此擔憂。」

「那怎麼行,你可是我的式神,我當然有必要去照料你。」

「您的好意吾心領了,不過請不要拿吾與其他小妖怪相比。」大天狗淡淡地道,藍眸如冰。

「但是──」

「吾想休息了。」
幾乎是半強迫的,大天狗將晴明推出房間,迅速拉上門。

「等等,大天狗──」對於大妖異常的舉動,安倍晴明感到不解,然而對方已經下了逐客令,他也不好再繼續打擾。

「唉……」嘆了口氣,陰陽師敲敲門,「有需要的話就來找我吧。」

雖然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簡短的輕哼自房內傳出,作為明瞭的意思,安倍晴明再度嘆了息,離開大天狗的房間。

確認外頭的人離去後,大天狗才放下心來,噁心感再度湧上。

「咳咳……」完整的花朵混著幾片花瓣落下,碎了一地芬芳。
看著破碎在自己眼前的白花,大天狗沉默著,最後他閉上了眼,深深吐出一口氣。

花朵的造型十分簡單,大天狗拈著花,有些心不在焉地想。
不同於山茶或櫻花,從他口裡吐出的花朵小而精巧,白色的花瓣細長,是未曾見過的花。

當然,也有可能是自己從未注意到罷了。

「大天狗?」
熟悉的聲音自外頭傳來,大天狗愣了下,慌忙將白花放回盒子裡,佯裝無事般前去招呼。

「博雅。」他喚道,拉開擋在兩人之間的紙門。

「喔!」源博雅笑著,探頭進房間,「我能進去嗎?」

「嗯。」

在貴族武士對面落座,大天狗不著痕跡地將木盒收起,望著對方,「有什麼事嗎?」

「喔,是這樣的,你明天有空嗎?」

「明日?」大天狗思索了下,接著輕輕點頭。

「有空?那太好了。」源博雅笑著,紅色的眸盈滿笑意,「能拜託你跟我去趟市集嗎?」

「市集?」

大天狗愣了愣,在成為晴明的式神以前,他也曾隱藏起自己的身份與妖氣,偷溜到人類的市集看過。
人類的集會十分嘈雜熱鬧,各式各樣的氣味飄散,讓當時的他有些頭昏腦脹。

「你要做什麼?」大天狗輕聲問道,而貴族青年笑了笑,臉上盡是溫柔的神色。

「我想給白狼帶個好看點的飾品,都在一起那麼久了,連個禮物都沒送過。」

他在顫抖嗎?

大概是吧?

大天狗悄悄握起拳,止住自己微顫的身軀。

「嗯,好。」他聽見自己這麼說,唇角勾起若有似無的笑。

「真的?」博雅眼睛一亮,笑靨綻放在那俊秀的面上,「謝謝你,大天狗,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大妖靜靜望著對方,看著源博雅一臉興奮的想著要送些什麼,黯下那藍色的眸。
似乎有什麼東西破碎了,只是聽見聲音的只有他。

「……好朋友……嗎……」大天狗低語,胸口像是被揪緊般難受。

他們只是好朋友。

也只會是好朋友。

僅此而已。


TBC...

评论 ( 6 )
热度 ( 9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