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陰陽師同人】花吐06

注意事項:

◎狗>博狼
◎有OOC
◎與主線無任何關聯,還請注意

01 02 03 04 05

 -----------------------------------------------

將手中的茶具放下,姑獲鳥面露憂慮,望著面對面而坐、彼此沉默的一人一妖。

「……前來拜訪的原因,不是單純想聊天喝茶吧?」大天狗淡淡地道,看著八百比丘尼逕自泡起茶來。

「哎呀哎呀,我偶爾也只想做些單純的交流啊。」占卜師似笑非笑地道,悠閒的啜了口茶。

「……妳又占卜到了什麼?」

「……」放下茶杯,八百比丘尼顯得有些欲言又止,「不是什麼好事。」

「但妳仍舊為此而來了。」大天狗低聲道,瞥了坐在自己後方的晴明一眼。

「……是哪。」

嘆了口氣,八百比丘尼示意姑獲鳥先離開,看著對方的身影消失在房間裡後,八百比丘尼才正眼看向大天狗。
「我占卜到了距今不遠後的未來。」占卜師輕道,目光悠遠,「那是關於源博雅的未來。」

「博雅?」聞言,大天狗激動了起來,「博雅怎麼了?」

「你冷靜一點。」蹙起眉,八百比丘尼阻止幾乎要站起身的大天狗,等著對方冷靜下來。
「……吾失態了。」再度坐下的大天狗握起拳,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嗯。」八百比丘尼點點頭,淡青色的眼斂下,「我占卜到了源博雅的未來。」

「在不久後的將來、與八岐的最後一戰中,博雅將會死去。」

「被八岐咬穿身體的他終將死去,這是無法改變的未來。」

八百比丘尼的聲音極輕,卻像落雷一般砸上大天狗心頭,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站起了身體,襲向占卜師。

「縛!」
像是計畫好似的,安倍晴明使出靈縛,蘊含靈力的鎖鏈竄起,狠狠捆住大天狗。

「騙人!」大天狗難得的大喊,竭力想掙脫,「不可能的、博雅他……」

「大天狗!」

強烈的妖氣釋出,如風般往四周擴散,晴明加強了縛的力量,死死綁住大妖。
「博雅不可能會死的、那麼強的他,怎麼可能會因為八岐……」

「吾才不相信,少誆騙吾了!」

「大天狗!」
安倍晴明低喝,半跪在地的大妖瞬間安靜下來,身體輕顫。

「……不可能的……博雅他……」

大天狗的聲音顫抖,被緊縛的黑羽也不斷顫動,明顯地表露出大妖不安的心緒。

「我也不想相信,但這是我占卜到的未來。」八百比丘尼慢慢地說,「我的占卜一向不會出錯,這點你也很清楚。」

劇烈的嗆咳打斷了占卜師,無數白花落下,碎了滿地芬芳。

「大天狗?」
率先察覺到不對勁的是晴明,他解開靈縛,起身想扶住大妖。

而大天狗如同斷線人偶般倒地,俊秀的面容盡冒冷汗,雙眼緊閉。

「大天狗!」

幽靜的房間內,潔白的床褥上靜靜躺著只大妖,淡金色的髮散在枕上,墨色羽翼也被好好收在背後,身上蓋著被子。

「……」看著沉睡不醒的大天狗,安倍晴明嘆了口氣,轉頭望向八百比丘尼。

「雖然這麼做很殘忍,但我認為這該告訴大天狗。」八百比丘尼輕道,別開了臉。
「他有多重視博雅,關於這點你再清楚不過,晴明先生。」

「……我知道。」

大天狗對博雅有多愛慕,他不是不知道。
但那貴族青年始終無法得知他的愛意,只當那大妖是朋友。

足以出生入死的朋友。

「大天狗患病的事,我覺得該告訴博雅。」八百比丘尼靜靜地說,表情有些複雜,「畢竟他們是朋友。」

「可博雅只當吾是朋友。」微弱的聲音傳來,晴明錯愕回頭,正好對上大天狗那雙蔚藍的眼。
「吾不能告訴他、病是因他而起的這件事。」掙扎著起身,大天狗一字一句慢慢地道,扯起了慘淡的笑,「他會為此自責,吾明白的。」

「……」

晴明無語,眼前式神的妖力不斷衰退,就算是再怎麼粗枝大葉的人也總該察覺到,更遑論是博雅。

「妳說,博雅會死對吧?」在協助下,大天狗坐起身,看向了八百比丘尼。

「是的。」
沉吟片刻,大天狗輕輕握起拳,指節泛白,「……吾不會讓他死的。」

「就算是違天抗命,吾也絕對不會讓博雅就此死去。」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0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