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陰陽師同人】花吐07

注意事項:

◎狗>博狼
◎有OOC
◎與主線無任何關聯,還請注意

01 02 03 04 05 06

 -----------------------------------------------

八岐的幻影越發真實,濃烈的瘴氣也影響到了京城,造成人心惶惶。望著天邊日漸明顯的蛇頭影子,源博雅皺起了眉,看向安倍晴明。
「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晴明。」

「我知道。」闔起摺扇,安倍晴明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八岐的存在是個強大的威脅,即使傾盡寮裡所有戰力,也未必能順利封印牠,而寮內主戰力之一的大天狗又深受花吐所苦,力量大不如前。
望著貴族青年,安倍晴明想起了前些日子八百比丘尼說過的話。


『在不久後的將來、與八岐的最後一戰中,博雅將會死去。』


眼前的武士青年……將會死於八岐之口。
就算大天狗下了不會讓博雅就此逝去的誓言,安倍晴明仍舊不曉得大天狗會怎麼做。

心裡的不安越發強烈。

「晴明?」回過神,博雅望著自己,紅色的眸裡透出困惑,「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安倍晴明靜靜地道,藏起了心中千萬思緒。

「……結束跟八岐的戰鬥後,我想帶著白狼出去走一走。」再度看向天邊,博雅悠悠開口,「我想帶著她去看看天下,看遍這個世界。」
「找個幽靜的地方生活,感覺也不錯,像八百比丘尼那樣在附近建棟宅院,閒暇時過來串串門子,這樣的生活也挺好的呢。」

「你說是吧,晴明。」
源博雅彎起微笑,清風拂過,將青年豎起的長髮吹起,想像著未來的笑顏消散在風中。

「……嗯,挺不錯的呢。」回以微笑,晴明如此說道。
他沒看漏那躲在轉角處、露出一角的黑色羽翼,也沒看漏那微微顫動的翼端。

大天狗沉默,聽著博雅叨敍他與愛人的未來,他不知為何的想笑,但比起笑容,率先掉落的是眼淚。

他已經不會有未來了。

封印八岐的日子很快便來臨,晴明召喚了所有式神,讓大夥聚集在庭院那棵盛放的櫻樹下,面色凝重。
「八岐就快甦醒了,為了百姓的安寧,我們必須再度封印牠。」晴明靜靜地道,如狐一般的眸掃過眾人,「我不能保證在這裡所有式神的安危,也無法保證我與你們是否能平安歸來。」

「所以,想離開的便離開吧,我不會挽留你們的。」

群妖沉默,較為弱小的妖怪們瑟縮在姑獲鳥的羽翼下,眸中透出不解。

「……晴明大人。」犬神的聲音打破一方寧靜,迴盪在庭院裡,「打從與您簽訂契約開始,我等便決定追隨著您,為您所用。」
「如今正是我們能派上用場的時機,難道您不相信我們這些式神的力量嗎?」

「……」

「是啊,晴明大人。」花瓣飄落,櫻花妖與桃花妖一同開口,粉色的眸盡是堅定,「儘管我們只是治療系式神,但一定會努力協助您的。」

「式神們的生命就交給我們吧。」桃花紛飛,與櫻相雜。

「老夫的鯉魚旗始終為您飛揚,晴明大人。」乘坐在金魚上的老者笑呵呵,面容慈祥。

「不過是區區八岐,肯定也無法理解我的琴音,就讓牠葬送在琴之下吧。」纖指撥動,驚弦餘音。

「晴明大人。」平淡的聲音響起,大天狗自屋簷上落下,墨翼遮天。
「吾等將任您派遣,請善用吾等的力量,封印八岐。」

無數視線膠著在晴明身上,陰陽師輕輕吐出長氣,唇角勾起笑容。

「我明白了。」他輕道,闔上摺扇。

「時間差不多了,晴明。」站在後方的博雅出聲,身側跟著鮮少露面的神樂與八百比丘尼。
「嗯。」陰陽師頷首,深呼吸了幾口氣,「出發吧。」

「是。」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4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