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灣家的渣文手
喜歡的東西很多

目前深陷陰陽師坑,主吃博狗,副咬黑晴狗,偶爾食荒狗、荒川狗

不吃狗崽

不定期發文,偶爾發沒什麼意義的日常碎念

段子多半糖,長篇大多刀,請小心食用

台服:牧礿(主)、霜礿(分)
(第二個字音同月)

【博狗】0604段子

噢嗨,又到了每日小段子(不#

今日依舊甜(大概((?

一樣是從三十題裡面出來的

時間接19章後、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戀人未滿三十題─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能丟下你不管
親吻三十題─略帶猶豫地親吻


「咳、咳咳……」順利擊退八岐後,晴明等人接續追著黑晴明的腳步,留下負傷的大天狗和想勸說昔日戰友的源博雅。

「大天狗!」上前想扶起大妖的博雅被一手拍開,大天狗半跪在地,被八岐咬傷的地方不斷滲出血液,染紅了狩衣。

「別靠近吾……」

「你真是……」源博雅嘖了聲,也不管對方願不願意,劈頭就將大妖打橫抱起。

「等等、博雅……放吾下來!」大天狗足足愣了好半會才反應過來,他掙扎著想逃離,卻被抱得更緊。

「別亂動,掉下去我可不管。」

源博雅有些不悅地道,見對方絲毫沒有半點退讓的意思,大天狗只好安靜下來,任憑貴族武士帶自己離開。

倚在對方胸前,大天狗實在很難不去在意那總是繚繞在鼻尖、博雅身上的味道。

妖怪的嗅覺一向靈敏,這是為了方便追查敵人,也是保護自己的方法之一,然而此刻的大天狗卻恨不得自己沒有如此靈慧的嗅覺,這樣便不會被對方的味道給影響。

再度咳了幾聲,回去陰陽寮的路倒有些漫長,再加上博雅似乎擔心前進速度太快會弄疼大妖,腳步比平時緩上許多。

「……博雅。」像是受不了般,大天狗出聲打破沉默,避開青年朝自己投來的視線,「為什麼要救吾?」

「啊?救人哪需要理由?」源博雅沒好氣地道,抱好了對方,「我們可是朋友啊。」

「……」

嗯哼,朋友。

因為是朋友,所以才會出手拯救,而不是殺了自己。

因為是朋友,所以他才那麼生氣,對於自己投靠黑晴明一事。

但是……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不能把你丟著不管。」不等大天狗回話,博雅逕自說道,「我不會形容,但是……」

「當我看見你跟黑晴明站在一起的時候,我很難受。」

大天狗有些錯愕地望著對方,源博雅則揚起了淡淡的笑。

「那算是什麼呢,大天狗。」轉進寮裡,博雅將大妖輕輕放在庭院廊邊,擦去對方臉上的血漬。

「……吾不知道。」面對博雅突如其來的舉動,大天狗有些慌張,貴族青年的手指撫過臉上的傷,激起了些微的刺痛。

「我也不知道。」

博雅笑了,接著他湊上前,有些猶豫地靠近大天狗。

令他意外的是,大妖並未閃躲,薄唇輕掠,遲疑著覆上對方有些冰涼的唇。

像是蜻蜓點水般細碎親吻,源博雅倒有些陶醉,等到他鬆開了大天狗後,才發現對方的臉早已如熟透蘋果般通紅,藍色的眸子極富誘惑。

「……大蠢貨。」望著逐漸找回理智而開始害羞的大妖,源博雅彎起了略帶寵溺的微笑。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霜夜 | Powered by LOFTER